顶点小说 > 大宋猛虎 > 第四百八十三章 乱,大乱

第四百八十三章 乱,大乱

 热门推荐:
    狄咏,本该早早就离开滦州城的,却是他迟迟不走,已然在滦州城待了好几天。

    不是狄咏不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问题,而是狄咏想做更多的事情,他想为甘奇,或者说也是为国家做更多的事情。

    所以他得多在滦州城留些时间,见更多的人,有可能的话,也要做更多的安排。

    这个大燕国掌权的人员架构,主要都来自最初跟着麻牛在燕京城放火抢粮的那些人,但是后来狄咏也留了一些心眼,自己提拔了一些人。

    狄咏身边,也一直跟着一队人马,人数不多,只在几百号,这些人都是狄咏自己亲自挑选的亲信,打仗的时候也一直带着身边,这是狄咏对自己人身安全的保障。

    麻牛终于是忍无可忍了,哪怕闹出内乱,闹得个人心惶惶,也必须要解决狄咏之事。

    所以麻牛召集了从燕京一起随他抢粮的几个人,这几个人如今的官职,不是宰相就是国公,手底下至少都有过万的人马。

    在所谓的皇宫之内,一个小小的客厅之中,几个人聚在一起。

    皇帝陛下麻牛开口说道“想来诸位最近也都见过狄相吧?”

    众人都点点头。

    麻牛用眼神扫视着几人,又问“狄相与大家都说过什么话语啊?”

    有人答道“大哥,狄相与我倒是也没有说什么,就是回忆一下过去,喝了几杯酒,让我不要沉迷酒色。”

    麻牛不知道为什么面色有些不爽,兴许是因为“大哥”这个称呼让他不爽了,又或者是麻牛觉得这人没有与他说真话。

    麻牛问了一句“沈黑子,狄相当真只是与你说这些?”

    沈黑子一脸真诚点着头“倒也没说其他,哦……他还说让我多多照顾一些弟兄们。”

    皇帝麻牛面色铁青,又问另外一人“邓钟,狄相与你说了什么啊?”

    另外一个汉子也说道“倒也没有说什么,与黑子的差不多,吃吃酒,叮嘱一下不要忘本之类,要把弟兄们都照顾好……”

    麻牛脸色再变,他心中已然起了怀疑,又问了几个人,都是类似回答。

    麻牛心中更加不信,但是面前都是与他有过命交情的人,却是也不知道从何怀疑起。

    其实狄咏,与这几个麻牛最心腹的人见面,还真就没有多说任何事情。有些时候,并不一定真的要说什么,狄咏见他们,只是为了在麻牛心中埋下一些引子而已,这就足够了。

    麻牛开口说道“你们可知道狄相真正的底细?”

    沈黑子脸色带着一些为难“最近风言风语许多,倒也听闻了一些,大哥,难道狄相真的是……”

    “嗯,他就是宋军主帅甘奇的心腹,他帮助咱们,也是为了让咱们牵制辽军主力,咱们虽然得了他的帮助,也被他利用了。”麻牛说完,立马又去关注所有人的表情变化,他似乎总想从这些人的表情之中看出他们内心真正的想法。

    沈黑子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咱们与狄相的缘分尽了,以后就不再是一路人了,当真有些可惜,每次打仗,都是狄相运筹调度指挥,百战百胜。狄相真是一个好人,以后没有了狄相,我这心里还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麻牛眼神一张,看着沈黑子,带着一些怒意说道“狄相头前见了朕,让朕向宋军投降!”

    “啊?”

    “大哥,还有此事?”

    “这怎么能行?咱们弟兄用命换来的富贵,怎么能拱手让人?”

    “大哥,这真是狄相说的吗?”

    麻牛心情略好,说道“狄相说出此语,朕就立马回绝了他,他却还威胁朕,说朕若是不投降,那甘奇到时候就会带兵来打朕的大燕。”

    “大哥,不会吧?”

    “是啊,咱们怎么说也是帮了宋军……狄相也不该这么不讲情面啊。”

    沈黑子一脸的震惊,问道“大哥,狄相见我的时候还挺好的啊,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麻牛瞪眼而去“你的意思是朕在说假话不成?”

    “不是不是,大哥,我只是……”

    “不用解释了,最近他狄咏可不止见了你们,他把军中所有人几乎都见了个遍,你们可知道他到处见人是为什么?”麻牛得把狄咏的真面目给揭开,然后还得靠这些人去解决狄咏。身为皇帝的麻牛,从始至终几乎从来没有管过带兵打仗的事情,此时他得要人支持他。

    众人都不说话,有些震惊,也在等着麻牛继续往下说。

    麻牛接着说道“狄咏正在到处策反军将,想要瓦解朕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国家,想要把咱们所有人用命搏来的富贵拿到大宋去换他的前程。”

    众人闻言,倒吸一口凉气,不管信不信,也只觉得如临大敌,一旦真是如此,此时好不容易到手的富贵都成了过眼云烟。

    “怎么?你们怕了?”麻牛作为皇帝陛下,那自然就是主心骨了。

    “大哥,你说,咱们怎么办?”邓钟问道。

    麻牛慢慢抬起手,比了一个手势,说道“狄相对咱们大燕太过了解,如果到时候真的要刀兵相见,那此人万万不能留。”

    这话一出,一个个目瞪口呆,这是要杀狄相?

    麻牛立马又道“谁去做这件事情?”

    麻牛的眼神从左至右慢慢看去,所有人在这一刻都低着头,沈黑子也低着头,邓钟也低着头。

    去杀狄咏,去杀那个带着他们从燕京城跑出来的人,带着他们在燕山里发迹的人,带着他们攻城略地的人,带着他们打败辽国无数军队的人。

    他们不是不敢杀人,他们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做不到,也不敢做。狄咏的威势,狄咏的能力,甚至狄咏个人的武力,都在他们的内心深处留下了深刻的威严。

    “你们不去做这件事情,到时候都将死无葬身之地!”麻牛气愤一语,又道“你们不去做,那你们就把麾下最精锐的人都调过来,朕去,朕亲自去!”

    兴许这个办法是最好的。此时所有人都抬起了头,邓钟说道“大哥,我这里出八百死士。”

    “我出六百。”

    “我这里有一千亲卫营。”

    沈黑子没有立马答话。

    麻牛看向沈黑子,说道“怎么?你想投宋?”

    沈黑子立马连连摆手“大哥,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咱们能不能再把狄相叫来商谈一番,兴许总有一个和平解决的办法,也不至于这般兄弟相残。毕竟……毕竟是狄相带着咱们建起了这大燕国,是狄相带着咱们有了这一场富贵。”

    “胡说八道,富贵是弟兄们用命搏来的,不是谁给的。只要有人想要把弟兄们用命搏来的富贵夺走,那就得死!黑子,咱们自小一起长大,朕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外人吗?”麻牛心中气愤无比,却还忍着说上了一番晓之以情的话语。

    “唉,那好吧,那我回去也调六百亲信过来。”沈黑子终于点了头,不论他心中作何想法,事已至此了,只有跟着弟兄们干了。

    滦州城,东南西北,聚来了四五千号人,这些人对于正规军来说,称不上什么精锐,但是在这滦州城里,那就是实打实的精锐了。滦州城内有二十万大军,几千人马调动,几乎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狄咏,依旧在城内忙碌着,大中午的,他又带着四五百人走进了一处临时的军营,军营里的主将早已备好了酒菜,站在营门口等着狄咏的到来。

    此时,滦州城的各处城门开始关闭了。

    狄咏心中似乎很明白许多事情,但是他要见的人还没有见完,有些安排还没有完全做好,此时他不能走,他得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才能离开滦州。

    比如这座军营里的主将,名叫林岩石,这个林岩石乃是狄咏从滦州城的牢狱里亲手放出来的人,当时林岩石因为报父仇而杀了契丹人,还有几天就要处斩了,却被攻进滦州城的狄咏给救了,之后一直带在身边,在守城之战中,林岩石表现极其突出,连连升级,如今已然是几千人的主将了。

    这个人,是狄咏真正的心腹亲信,狄咏要与他真正交代一些事情。

    见完林岩石,天色还早,狄咏带着四五百号人从军营出来了,走在滦州城的主干道上。

    此时忽然有人来报“狄相公,城门忽然关了。”

    狄咏眉头一皱,他一直派人盯着几座城门,城门一关,其实就预示着一些事情。

    只见狄咏手一伸“把枪给我。”

    旁边之人立马递上了长枪,却也多一脸疑惑之色。

    狄咏立马大喊“城中有人作乱,大家随我冲出城去,到城外大营里调动大军入城弹压。”

    话语说完,狄咏也不多等,打马就奔。

    身后之人,虽然还没有消化这个消息,马匹骡子驴子,也立马随着狄咏奔了起来。

    头前狄咏还在大喊“但有阻拦者,格杀勿论!”

    “是!”

    “遵命!”

    话音才刚落,街道迎面,阻拦之人就来了,黑压压一片。

    不用回头,狄咏也知道身后必然也有人来前后夹击。大街之上,只要堵住前后,路边小巷子里在放一些人阻拦,几乎就是必死之局。

    但是狄咏依旧朝着前方人群飞奔而去,一匹健马,快如流星。口中还在大喊“我乃狄咏,快快让路。”

    却是对面也有人大喊“皇帝陛下有旨,诛杀狄咏者,官升三级,赏赐万金。”

    就是这话一喊出,立马乱了起来。

    就算是这些来围杀狄咏的人,也是一头雾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显然只知道今日是来杀人的,杀的也是作乱之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作乱之人竟然是狄咏。若是早早知道是要来杀狄咏,兴许十有这些精锐军汉还没有来设伏,就已经在军营里先闹起来了。

    兴许这就是狄咏敢在这滦州城一直没走的原因所在,他很有自信,自信自己在这些人中的威望。

    狄咏也在大喊“有人假传圣旨作乱,本相欲调兵弹压,所有人让路,不知者无罪!”

    头前果然有人开始让路了,狄咏的马步也来了,身后还有几百铁甲蜂拥而至。

    忽然,一个人出现在了路边一座楼的露台廊道之上,他一身黄金龙袍,开口大喊“朕就在此,听朕圣旨,狄咏犯上作乱,格杀狄咏者,官升三级,赏赐万金。”

    街道虽然宽敞,但是对于几千人来说,依旧太过狭窄,狄咏已然扎进了人群。人群之中,尽是懵逼的脸与不知如何是好的眼神。

    狄军师说有人作乱,皇帝陛下突然出现说要杀狄军师。

    这叫人怎么弄?

    但是狄咏似乎早有应对,当麻牛站在那露台之上喊出话语之后,狄咏立马喊道“救陛下,陛下被人挟持了,速速冲进去,把陛下救出来!”

    这话一出,许多人都望向了街边楼上的露台,皇帝身边,铁甲许多,透过露台看向那房间里面,也是无数人。

    狄咏身后亲信倒是对狄咏的话语很相信,立马有人转头往街边小楼冲去,开口大喊“救陛下,救陛下!”

    随后有许多人都往那小楼涌去,都在大喊救陛下。

    狄咏却在人群之中不断打马向前,口中依旧大喊“反贼势大,快出城去搬救兵,让开,让开!”

    狄咏不仅往前奔,还不断用长枪去抽打左右挡路之人。

    街道之上,已然大乱,呼喊之人无数。

    “让路,快给狄相让路,让狄相去搬救兵……”

    “堵住堵住,堵起来!”

    “动手啊,杀……”

    “别愣着!”

    “快给狄相开路,把人都赶到一边去。”

    “救陛下,救陛下!”

    “冲进去!”

    “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

    “咱们怎么办?”

    “看一看再说……”

    “我去救陛下了!”

    “我也去!”

    皇帝麻牛也在大喊“杀狄咏,杀他,把他杀了!”

    “朕下圣旨了,把狄咏堵住,杀了他!”

    可惜了,这个时代,在这种四处都是叫喊的地方,谁说的话也听不清了。唯有一片吵杂,任凭麻牛如何叫喊,远远看去,也像是在呼救一般。至于麻牛到底在歇斯底里说什么,每个人心里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

    狄咏就这么打马到了城门口,紧闭的城门处,有一个军将阻挡在狄咏面前。

    “开门!”

    “狄相,末将是接了圣旨的,说是没有皇命,谁也不准出城!”

    狄咏直接说道“陛下已经被反贼挟持了,本相要快些出城去搬救兵,快快开门。”

    “这个……”

    “你莫不也是反贼?”狄咏已然不等,话音一落,直接一枪捅刺过去,把那守门军将捅杀当场,大喊“开门。”

    军将已死,左右军汉惊慌之间连忙去开门。

    出门之后,狄咏却还没有急着走,而是转头看着这座滦州城,口中喃喃说道“唉……倒也不知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其实在滦州城里的狄咏,不一定非要选择跑,而是有其他选择的。比如他回来的时候,啥也不说,直接把麻牛杀了!这对狄咏来说并不难做到。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不想把城内的大部分人推向深远,比如沈黑子,若是当时狄咏真的把麻牛直接杀了,麻牛的那些心腹之人,必然带着仇恨誓死抵抗,到时候必然死伤无数。

    甚至狄咏也还想保麻牛一命。

    狄咏显然对这些人真的生出了不少感情。

    狄咏想得太多了,冒着风险留下了一大堆伏笔,自己却也不知做得是对是错,也难以预料最后的结果,也不知道能不能达成所愿,真的能保住那么多人的命。

    惆怅了片刻之后,狄咏终于头也不回打马西去,直去燕京。

    此时的甘奇,也从古北关口往燕京而回了,古北关口带燕京城,只有二三百里的距离,其实燕京就是边境之地,这也是辽国皇帝从燕京而出,就只能离开燕云的原因。燕京一失,其实燕山之南就无什么城池可守了。

    也就是说只要古北若是被辽国打破,立马就兵临燕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