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猛虎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完人甘相公的燕云

第四百八十四章 完人甘相公的燕云

 热门推荐:
    东京的圣旨到了,来人还是曾孝宽,快马加鞭而来,一个几乎不会骑马的宰相之子,如今短短时间,竟然练就了一身精湛的马术。

    随圣旨而来的,还有从东京枢密院白虎节堂带过来的虎符,北方兵马,皆在节制之下,任由甘奇调动。

    “辛苦了,孝宽,也辛苦曾相了,待得回京,一定上门拜访曾相。”甘奇拿着这些东西,也承了曾家的情。

    曾孝宽嘿嘿一笑“甘相公不必如此客气,都是小事,还有朝廷拨的钱款在路上,想来十来天内就能到了。拢共四十七万贯,甘相公不要嫌少,这可是陛下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凑到的,其中有二十万贯来自内库。”

    “不嫌少,有这么多钱已经出乎意料了。”甘奇笑着说。要说这大宋朝,一年的岁入在六七千万贯,加上甘奇改革商税之后的收入,勉强在一亿贯左右。

    但并不是说东京朝廷每年就有一亿贯的钱财可以拿来花销,各地的赋税收入,本身在各地就得花销出去很大一部分,比如各地官员差吏军汉的俸禄,衙门里的日常开支,这是直接就发了的,其次修桥修路修学堂,这又要花去一笔,还有一些大笑灾难之类。

    富庶的地方有结余了,才会往上级交,转运使衙门做好统计之后,就会报到东京来,也会把结余运到京城。当然,也还有穷地方,或者有灾的地方,那自然是入不敷出,还得朝廷补贴,不然俸禄都发不出来,转运使衙门在地方上也会做这种事情,把富裕州府的钱直接运到穷州府去。

    而今这大宋朝,基本是南方补贴北方的局面。并不是说河南河北中原之地穷,而是近些年黄河泛滥,水灾太多,还要养边境兵马,整个华中平原,本来是极为富庶的地方,如今却也交不出钱给朝廷了。

    至于西北,那就更不说了,连年征战,靡费无数,也得朝廷频频补钱。

    魏晋之后,唐宋之时,几乎就是中国经济局面的一个转折点,经济中心南移,从此之后经济中心就再也没有往北去过了,这种局面一直延续到后世。

    按照这种角度,汴梁说起来,在地理上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都城所在。兼顾南北,既与北方边境战地不远,又与南方经济中心也不太远,是一个连接南北的重要节点。汴梁的繁华,显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其中。

    说完钱的事情,曾孝宽又道“甘相公,这回宣了这封圣旨,小弟暂时就不准备回京了。”

    “哦?不回京了?”甘奇倒还没有反应过来。

    曾孝宽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家父说小弟长这么大,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希望能在甘相公麾下效一些犬马之劳,也长长见识,还能与甘相公学一些谋事之道,还请甘相公不要嫌弃。”

    曾孝宽这话,说得姿态极低,犬马之劳这种词,就不是文人会轻易说出口的,说出来带有自我贬低的意思在里面。

    这个官二代,不简单。难怪日后也能当上宰相。

    “孝宽言重了,既然曾相如此安排了,我岂能还有二话?不若你就先跟在我身边做一个文书刀笔之类的事情,待得回京了,我去官家那里给你讨一个枢密院承旨之类的官职,如何?”甘奇知道投桃报李,应该的。

    “官职什么的,小弟不多想,只愿跟在甘相公身边耳濡目染,往后也做一个有用的人。”曾孝宽一直自称小弟,但是真要论起年龄,甘奇十有才是小弟。

    “好,那就这么说,今日就上任,帮我草拟一些公文,发到陕西与秦凤的,招兵公文,具体细节你去问狄相公。”甘奇直接交代起了差事。

    “下官这就去办。”曾孝宽还真的干劲十足,转身欲走。

    “稍等,再行一篇去东京的奏章,请调商税监主事李定为析津知府,另调蔡确判析津府,还有孔子祥出知涿州事,冯子鱼请调易州知州,苏辙知檀州事,苏轼知滦州事,陈翰……陈翰好像没有功名在身,他祖辈可是开国功勋,父亲也是知京县,恩荫一个官吧,判大同。还有……”

    甘奇一通安排,东京此时正在分蛋糕,但是这蛋糕是甘奇打下来的,他也要分,分他七八个地方就可以了,还有一堆人,资格还不够的,回京在运作,判官推官,也要弄一堆在手。

    一人得道,岂能不多让几个人升仙?

    官场这一道,当地方任职是必须的,而且在地方上提升品级,回京就能重用了。甘奇是要趁着自己如此大功的时候,把许多人的前途都布局好。

    曾孝宽是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些人的名字他倒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有想到甘奇竟然胃口这么大,一口气要了七八个官职。

    没有想到甘奇胃口还不止如此,又道“你再问一问狄相公,军中之人该如何升迁,请他先出一个意见,到时候我看一下,再来决定。先前的奏折先不要发,待得军功奏折一起发。”

    文官要升,那些卖命的武官更要升,史洪磊、折克行等人,连升几级都不为过。

    “甘相公放心,下官一定把此时办得妥妥帖帖。”曾孝宽在惊骇之中点着头,心中却还升起了一些羡慕之心,不说别人,就说陈翰,他是知晓的。陈翰虽然是开国功勋之后,但是到得如今,陈翰的家世比起曾孝宽早已差得十万八千里,陈翰老爹陈礼,不过京畿小县的知县,陈翰压根就没有资格恩荫。

    但是甘奇一开口,就给陈翰恩荫了,还直接到了大同府任判官。连有个宰相老爹的曾孝宽,也不过是审官院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闲职,但是陈翰就因为结识了甘奇,七品下就到手了。

    曾孝宽此刻,多少有点后悔之感,后悔自己怎么不早点认识甘奇,如果早点认识甘奇,为甘奇奔走一二,此时说不定也能主政一方了。

    不过事情又想回来,而今也不差,待得回京,枢密院承旨,也不错。

    “有劳。”甘奇还客气一句。

    曾孝宽拱手退下,才刚赶到燕京,立马就开始干活了。也是甘奇身边实在缺人手,特别是缺处理政务的文人,曾孝宽来得正是时候。

    甘奇不免多想,那位曾相公这么安排,其实就是知道甘奇身边缺人手。不过也是,这也不难猜,甘奇忽然有了这么一个大摊子,自然是缺人办差的。

    不得多久,狄咏也到燕京了,老爹都没有去见,第一时间找到甘奇,两人密谈了许多。

    密谈之后,狄咏问了一语“大哥,什么时候动手?”

    甘奇答道“不急,而今堪用之兵不多,狄相公正在整训降卒,河东也抽调了许多禁军青壮,这几日才到,万胜军如今也还不过四万多人,加上威武军一万五千左右,还得分兵驻守关口,等上个把月,等到整训得差不多了,再往东去会一会大燕国的皇帝陛下。也让那滦州城里的事情再发酵一下,如此也不枉你冒险一番。”

    狄咏点着头,问道“大哥,那我最近去做什么?”

    “你去帮狄相公整训兵马吧,也直接提领几千人马在手,到时候回了枢密院,我给你把官职诰命都一应办妥就是。”甘奇如今,武官好说,有他这个正枢密使,还有狄青这个副枢密使,安排一应武官不在话下。

    “嗯,我去帮帮父亲也好,他如今年纪大了,不比从前,日夜操劳的,真怕万一有个好歹。”狄咏答道。

    看着狄咏的模样,甘奇忽然笑道“回京之后,我让你嫂嫂给你在京中寻个大户人家的姑娘,你再不娶妻,就该抓到衙门里去打板子了。”

    狄咏老脸一红,还嘴硬说道“我家几个兄弟都已成婚,我大哥也生了儿子,传宗接代的不差我一个。”

    “你啊……心气倒是不小,你是看不上一般人家,总想个建功立业,如今不差了,狄家从此也当是一方豪门,大户人家的小姐,当是任你挑选了。”甘奇知道狄咏之前的处境,狄青式微,在东京城里人人喊打,哪家知书达理的姑娘会下嫁给狄咏?娶个小门小户不读书不识字不听曲的,狄咏又不愿意。

    这回再回京,只要朝堂上有甘奇在一日,狄家就是豪门,什么人家都配得上,什么才女都不在话下。

    “大哥……我……也不是心气高,我就是没顾得上而已。”狄咏还是嘴硬,几年前那个偏偏少年,如今越发帅气了,越发英气逼人,若不是狄青的原因,东京城里哪家哪户的姑娘看到狄咏都不会有一句拒绝之语。

    “如今算是扬眉吐气了。”甘奇笑道。

    狄咏不言。

    “去吧,去与你爹说说这件事,就说包在我身上。”甘奇这也是投桃报李,不仅报的狄咏,更是报的狄青。

    狄咏起身拱手,转身的瞬间,留了一句话语“拜谢大哥。”

    甘奇笑了笑,其实也有一种感动,还有一种成就感。

    呃……也有一种幸福感。

    辽国的军队,其实训练得不差,至少与大宋的军队比起来,还是要好一点的。所以辽国的降卒,抛去那些老弱之辈,剩下的质量还真挺高。

    甘奇一边忙着燕云各地的事情,一边还要亲自对这些降卒进行思想改造,改造的办法其实还是老一套,往死里练,然后给钱给粮给肉吃。

    不过这回,甘奇加了一点东西,那就是对于个人崇拜的宣传,个人崇拜的对象自然是甘奇自己,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很有用。

    宣传的内容,不外乎到处都有人说甘奇的往事,添油加醋去说,文曲星下凡,武曲星附体,考过状元,当过大儒,当街杀过人,带兵打了无数胜仗,武艺高强,身先士卒亲自冲阵杀敌,百战百胜。

    而且还是观音菩萨降世,如何如何爱兵如子,如何如何爱民如子,如何如何平易近人。

    甘相公,那是天上的事情知道一半,地下的事情知道圆全。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经天纬地明察秋毫,神佛在世无人可比,才高八斗,风流倜傥,无敌天下!

    对,咱们的主帅甘相公,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人!

    跟随甘相公的脚步,这一辈子都是好日子,光明前途,康庄大道,就在眼前。

    “甘相公来了,甘相公又来了……”

    “站好站好,不要乱动!”

    “挺直了挺直了……”

    “甘相公给大家送羊肉来了!”

    “拜谢甘相公!”

    完人甘奇,带着春风和煦的笑容,站在将台之上,看着左右列队,挥手致意“弟兄们辛苦了,今日加餐,好好吃一顿。今日不仅有羊肉,还有酒,今日前军营破例,饮一场,敞开了喝。”

    “拜谢甘相公!”

    “甘相公万胜!”

    “今日还请了本地的杂戏班子,下午在这将台上演,大家记得都来看。”甘相公相当狡猾,狄青每天严厉非常,扮黑脸。甘奇来了,那就是一个红脸,比狄将军好一万倍的主帅。

    满场欢呼声起。

    狄青还铁着脸骂“禁声,都给我禁声,军营之中,主帅讲话,都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甘奇还笑了笑,抬手拦了拦狄青“罢了罢了,连训多日,辛苦疲惫,休整一天。”

    狄青还气呼呼在一旁说道“这些狗崽子,每天操练偷奸耍滑的,不该休整。”

    “狄相公息怒,就算看我面子,消消气。”

    “若不是今日甘相公来了,非得罚他们今日每人跑上二十里地不可。”

    这一老一少,还真会配合。

    “拜谢甘相公。”

    “拜谢甘相公。”

    “吃肉喽,喝酒喽,看戏喽……”

    “还是甘相公爱兵如子!”

    “可不是,甘相公来了,才有好日子过。”

    “我得回家给甘相公立一个长生牌位,每日拜一拜。”

    “能在甘相公麾下当兵,不知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祖坟都冒青烟了。”

    ……

    不得不说,完人甘相公,是真的有一套。

    其实甘奇不知,私下里,许多之前随甘奇出雄州的军汉,竟然开始自称甘家军了。

    这是好事,其实也是坏事。

    好事就是这支军队的凝聚力真的起来了。

    不过,兴许,也会落人口舌,成为政治上的问题。这就是坏事了。

    燕京城南的另外一个地方,有一片不小的土地上,还住着不满一千的女真人,如今这些女真人也开始在燕京城安家落户了,每个女真人都被甘奇赏赐了许多奴隶,少的男女七八个,多的男女几十上百个,多是契丹人或者渤海人之类。

    甘奇还专门派人教他们管理自己的土地,要让奴隶们去种田。

    种田的事情,完颜乌古鲁倒是不管,他只管上值操练,下值播种……就是生孩子。

    对于女真人来说,只要有吃的,有女人,就得赶紧多生,越多越好。要融入农耕文明,这些女真人还得要一段时间。

    不过女真军队倒是也扩大了,陷阵营八百,凿击营八百,利刃营八百。完颜乌古鲁的传销组织,盘子越来越大了。

    重甲,弓弩,刀枪,健马,马甲。

    三营之中,开始有汉人了。甘奇特地安排的,选一些悍勇之辈,重金赏之,若是立功,比一般士卒赏赐更多,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如今甘奇有马了,几战之后,在燕云收拢了七八千匹好马,还有轻骑兵的组建与训练,也要提上日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