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 第1439章 蜕皮

第1439章 蜕皮

 热门推荐:
    “你是谁?”

    面对朴闵岚的问题,张陆眉宇舒张,轻笑道“我是猎人,代号大牛,现在缺一个媳妇。”

    “你要是愿意留在我身边,我吃肉,你一定有汤喝。”张陆调侃起了朴闵岚,双目微微一弯,笑意盎然。

    对方居然敢开自己玩笑?

    微微错愕,朴闵岚的面容一冷,冷声道“这样的玩笑很不好笑。”

    “记住,我是军人,职业军人。你再开这样的玩笑,我会干掉你!”

    “不愿意,那就继续赶路吧。距离9号山峰,还有一段路程。”

    朴闵岚转头过,不在理会张陆,经过对方这样一闹,也不想再问对方是谁了。

    拖动着担架前行,四天没有休息,一个人在山林里行走都费劲,再拖着一个人的巨大负担下。

    朴闵岚也开始吃不消,脚步越来越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被投放到海岛上的野狼,开始夜间的捕食,四周不断传来狼嚎之声。

    太平洋之泪岛屿,面积不小,约莫半个东海市。

    整个岛屿也不知道是后天人为,还是先天的缘故,这一片树木灌木还不少,再往前走,竟然进入了类似沙漠地区,地面上都是海沙和细小的碎石。

    海岛上是有淡水河流,不过看到这一带的环境,连草都稀疏,哪里会有什么淡水。

    普通人面对这样的环境,只能束手无策。

    但朴闵岚可是特种兵,野外极限生存经验丰富。

    “你别乱动,在原地呆着。”

    说完之后,朴闵岚动手挖起了一个土洞,然后在土洞上面起火。

    利用热胀冷缩的原理,很快将土壤里的水分烤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收集到巴掌大的树叶里。

    这个方法还不错,很快就收集到了50毫升左右的淡水。

    朴闵岚走向了张陆,分了一半递给张陆。

    张陆摇头道“别浪费,你自己喝吧。”

    对方的拖行自己整整一个下午,嘴唇都裂开了。

    而且自己用仙人掌的行气抗旱,早已锁定了身体的水分,别说是在半沙漠区域,就是穿越了炎热无比的撒哈拉沙漠,也可以在三五天内,不需要补充任何水分。

    朴闵岚停下了动作,借着清冷的月光,看着对方,嘴唇红润,竟然一点开裂都没有。

    这倒是让她啧啧称奇。

    他看起来真的不缺水!

    但是一路走来,都是沙漠区域,身体水分蒸发很快。

    按理来说,受伤的人,不是更应该缺水吗?

    “这家伙,有秘密!”

    朴闵岚对张陆产生了浓浓的好奇,看着对方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可惜没有水。

    要不然,真想将对方脸上的淤泥洗干净,看看对方的样子!

    朴闵岚也不勉强,一仰头,将树叶里的水全部喝光,身体恢复一丝力气。

    转身去寻找一些干草和木头,在张陆的四周,设置了一个火焰区,防止夜间野兽偷袭。

    做完这一切,朴闵岚拍了拍手,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你先睡吧。”

    张陆看着走远的朴闵岚,微微带着诧异,不过看着对方有意避开自己,估计是却解决女人的麻烦事情了吧。

    片刻之后。

    张陆诧异之色更浓,眉头都皱了一下,竟然听到了朴闵岚离去的方向,传来一阵阵的闷哼,交杂着痛苦之声。

    好像是朴闵岚的声音。

    “不会是受伤了吧。”

    张陆双腿不动,双手和身子紧贴着地面,在沙地上,蟒蛇潜行更是容易,一下子就无声无息潜行了过去。

    毕竟对方拖了自己大半天,能帮自然要帮上一把。

    这……

    当张陆看到朴闵岚,顿时愣住了。

    朴闵岚居然在给自己注射药水,打开一个盒子,只剩下最后一根药剂。

    朴闵岚看着手中的药剂,自语道“炎国有人体开八门,r国有忍者之术,国有基因药水。”

    “而我们骄傲的h国,投资了几千亿资金,却只是研究了蜕皮之变。”

    “这么多实验体,竟然成功,只有我一个人。朴闵岚,你算是庆幸还是不幸?”说着,朴闵岚嘴角一动,露出一个无比苦涩的自嘲。

    蜕皮之变?

    这是什么?

    显然,朴闵岚在打算注射药剂。

    张陆瞳孔微微一缩,很是吃惊,这个场面他也见过,老狐在跟自己角力,追赶黑猫一伙入侵佣兵的时候,就曾经注射过药剂。

    只是现在又不是什么生死关头,只是力竭而已,没有必要注射药剂啊!

    而且这个蜕皮之变,张陆还真没有听说过,像老狐和姆巴勒注射的药剂,多是提高速度,或者瞬间补充体力,增强力量所用。

    蜕皮之变有什么作用?

    张陆眼珠转动,满是疑惑,但也好奇不已。

    跟着就看到朴闵岚将针头刺入了自己的手臂。

    “你一定要成功,朴闵岚,你没得选择了。”朴闵岚咬着牙根,面上泛起痛苦之色。

    似乎注射的过程很痛苦!

    但张陆注意到了药剂的针筒,竟然画着扭曲的蛇。

    像老狐他们,针筒上这是一个代号,连任何的解释都没有。

    h国的药剂,竟然还画着一条蛇,这就不能不让人感觉到讶异。

    蜕皮之变,难道跟蛇有关联?

    就在张陆诧异想着的时候,朴闵岚从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沙哑,低沉,又带着一股特殊的意味在里面。

    这跟之前她的野性召唤不同,这种声音,听起来就让人有种悚然之感。

    下一刻。

    诡异的一幕出现。

    先是沙沙的声响大振,似乎有人在筛沙子一般。

    接着沙地里,草丛中,树上,岩石缝隙……四面八方,钻出各种各样的蛇类。

    大的,小的,花色,黑色,红色……颜色各异,有毒无毒的蛇类,都飞快的窜了过来。

    在清冷的月光下,密密麻麻的蛇类围住了朴闵岚。

    这……

    饶是张陆胆大无比,也看得头皮发麻。

    刚才对方那一声低吼之声,应该是在召唤蛇类。

    可是,她召唤蛇类过来做什么,而且还不是一两条,而是密密麻麻一大群。

    张陆目光紧紧盯着朴闵岚“她要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