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猎谍 > 第二十五章 袍哥人家(3)

第二十五章 袍哥人家(3)

 热门推荐:
    忽然听到身下屋内的人说自己右神秘身份,唐城此刻能想起来的除了土匪,就只剩下日本人。只是下一秒,唐城的这个疑问就得到了解答,“幺哥,这次来重庆的有南京派来的大员坐镇,我跟你说的那个人一定要抓住,否则不单单是我,就是你可能也要受到牵连。”孙小川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幺麻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似乎是发现幺麻子的脸色变的极差,孙小川随即放缓了语速,“幺哥,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可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南京派来的人盯的很紧,如果我不能帮他们抓到那人,很可能我就会被调回南京。南京虽说繁华,可我这样的小角色根本没有出头之日,还不如留在重庆给自己多谋一些好处,等以后也好有个安身立命的本钱。”

    孙小川的这番话令幺麻子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这几年里,孙小川可没少拉着他做烟土生意,靠着孙小川的关系,幺麻子没少从烟土生意里挣钱。如果孙小川离开重庆,只凭自己很难继续这能挣大钱的烟土生意,同样渴望财富的幺麻子没敢继续想下去,因为他觉着肉疼。

    “孙哥,你老实跟我说,你入的到底是个什么部门?”幺麻子沉默的片刻,这才终于开口说话,只是屋顶上的唐城并没有听清楚接下来的交谈,因为孙小川的回答是凑到幺麻子耳边低语的。唐城并没有听清楚接下来的交谈,但他心中却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推断,这个孙哥很可能是中统的人,而被幺麻子手下追捕的人或许是重庆的地下党。

    中统的人意外出现在这里,唐城事先绝对没有想到,更加让他想不到的,却是中统在重庆抓人居然需要当地袍哥势力的协助。政府职能部门求助与黑帮势力,这恐怕是唐城来到这个时代之后,迄今为止听到的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了。唐城屏气凝神继续侧耳听着,过了没一会,幺麻子两人的声音又渐渐大了起来,这可是乐坏了屋顶上的唐城。

    躲在外面街道里的光头几人,一开始还能看到唐城的身影,可是随着夜色的深沉,光头几人很快就失去了唐城的踪影。“大哥,那人是来打探幺哥堂口的,咱们要不要去跟幺哥的人说一声啊?”光头正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暗自思索,蹲坐在他身侧的一个手下突然低声言道。

    幺麻子虽说在重庆的袍哥圈子里不算什么,可是在他们这几个街头混混的眼中,却已经算是不得了的存在,如果这次帮了幺麻子,或许就会被幺麻子收进堂口里也说不定。光头闻言左右看了看,看身侧几个弟兄似乎都是这种打算,习惯了随波逐流的光头没有二话,立刻带着几个兄弟跑去了街口那里。

    习惯了在这一带厮混的光头几人,早就知道街口这里的小酒馆,是幺麻子的产业,来这里,只是不想被唐城知道是他们给幺麻子报的信。“何老倌,快去告诉幺哥,有人来打探堂口的事情,我们亲眼看到那人爬上了房。”光头几人冲进小酒馆,找到老眼昏花的酒馆掌柜,便急吼吼的叫喊起来。

    光头几人经常在这一带出没,小酒馆的人自然也认识他们几个,耳听的光头几人说有人打幺麻子的主意,还已经爬上了屋顶,小酒馆里的人可不怎么相信,因为这一片可是幺麻子的地盘。“是真的啊!何老倌,是真的,我们亲眼看着那人顺着围墙上了屋顶。我们原想着院子里的人能发现,可这都有好一会了,我们几人也没有听到有动静。”

    酒馆掌柜何老倌看着老眼昏花,实际却是个心思缜密的湖,虽然不怎么相信光头几人的话,可他也知道光头他们绝对没有胆子来戏弄自己。只是略微思索的何老倌不敢怠慢,马上叫来一个小伙计耳语了几句,后者解下身上的围裙和袖套,很快从小酒馆的后门消失在夜色之中。

    还趴伏在屋顶上的唐城,此刻还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败露,还好他事先已经有了提防,右手中握着的手枪便是最好的提防手段。小酒馆的伙计按照何老倌的指令,很快从酒馆的后巷绕出来,最后出现在幺麻子堂口的后墙外。一墙之隔的院子是幺麻子的堂口所在地,酒馆伙计自是不敢翻墙进入,但他有其他手段联络院子里的人。

    酒馆伙计看着左右无人,便伸手拢在嘴前,几息之后,一阵鸟鸣声从酒馆伙计的口中发出。鸟鸣声惟妙惟肖,可酒馆伙计却忘记了这会天色已黑,谁家的鸟都不会这个时候还无头苍蝇一样的到处乱飞乱叫。“是街角酒馆的小六子!”两个在后院闲聊的汉子听到鸟鸣,对街角酒馆很是熟悉的他们,马上就听出鸟鸣声来自何人。

    “这么晚了,在后墙学鸟叫,小六子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后院的两人也不傻,只是一个默默对视,便已经大致猜出酒馆伙计的用意。只是在这两人翻上墙头跟酒馆伙计对话的时候,趴伏在屋顶上的唐城同样听到后院传来的鸟鸣声,虽然不是很清晰,但唐城的反应却不慢。

    “啥?有人闯进来了!不可能,我们两个一直在这里,别说是人,就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过。”骑坐在墙头上的两人满脸的不信,他们两个一直在后院,前院更是有十几人,闯入者如果想要避开所有人的视线,那绝对不可能做到。酒馆伙计奉命来传话,见对方两人不信自己说的,当即便急眼了。

    “许九,我可跟你说,是何老倌让我来传话的。信不信是你们的事,不过你要是出了错,以后可就别想再去酒馆喝酒了。”酒馆伙计匆匆离去,骑坐在墙头上的许九两人对视一眼,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原路从墙头上跳下来。点着烟只抽了几口,心烦意燥的许九便扔了香烟,转身往前院去了。许九两人一前一后的忘前院走,屋顶上的唐城也已经从趴伏的姿势改为蹲坐,一旦有紧急情况出现,唐城可退可守。

    唐城实际并没有真正预感到危险逼近,他此刻的反应只能算是下意识的,只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这边才改变了身形,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喧嚣。前院屋檐下的那些短衫汉子,听许九说有人潜入还摸上了屋顶,其中几个性格暴躁的家伙当即便发作起来,口中吵嚷叫嚣的同时,已经有人冲出屋檐,走到院子中间查看起围墙和屋面。

    “屋顶上有人…”突然出现的一声叫嚷,令蹲坐在屋顶上的唐城瞬间傻眼,他此刻只觉着脑袋里空落落的,真是不知道下面院子里的人是怎么发现自己,现在可是天色已经暗下来的晚上啊!可是不管唐城此刻如何的吐槽,院子的确是有人发现了屋顶上的唐城,伴随着叫骂声,马上就有在空气中发出呼啸的短刀、斧子飞上屋顶。

    “怎么回事?”就在屋顶上的唐城左闪右避退到屋脊另一面的时候,房间里跟孙小川密谈的幺麻子,这时也听到院子里的喧嚣声从房间里出来。“去几个人上房顶看一看,剩下的人都出去,先把周围几条街封起来,然后集合人手给我把人找出来。”这一片可是自己的地盘,无缘无故被人摸进堂口还上了屋顶,幺麻子的心中此刻满是怒火。

    这一片都是幺麻子的势力范围,他手下的人加上这一片的一些街头混混,很快就把周围几条街彻底封堵起来,所有出现在这几条街的陌生人都会遭到他们的围堵和逼问。幺麻子原本以为很快就能找到那人,可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从屋顶逃走的那人却还是毫无踪迹,气的幺麻子叉着腰在院子里跳着脚的骂人。

    一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丝毫不见结果的幺麻子只得把手下人都叫了回来,在院子里站了一个多小时的他,这才想起,孙小川还被自己留在了主屋里。只是幺麻子没有想到,孙小川并非没有人陪,只是这个人,幺麻子并不认识。“关门,闭嘴,进来坐好。”幺麻子的左脚才迈过门槛,脑袋就被枪管顶住,一个低沉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边。

    幺麻子无奈,只得走进屋子还回身关上了房门,再看孙小川,早已经被一根麻绳牢牢捆在了椅子里。出现在房间里,并且把手枪顶在幺麻子脑袋上的人正是唐城,唐城再被幺麻子手下发现的时候,就已经预见到自己还被幺麻子的人封堵围捕。所以在他从屋顶滑落到屋后,并没有马上逃离这个院子,而是借助夜色的掩护悄悄返回前院。

    幺麻子叉着腰站在前院里骂人的时候,也更加没有想到,唐城就是在那个时候,突然发动轻身技能从窗户翻入主屋。“幺麻子,我今晚来,就是专门来找你的。”把幺麻子也用麻绳捆在椅子里,唐城搬过来一把椅子,大摇大摆坐在了幺麻子两人身前。“你们两人的交谈,我在屋顶上已经听了一阵了,其他的事情我不关心,我只是想知道,我手下人的死伤,你们谁来负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