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十八章 白马羌血战惊马河 武维义引水陷重兵

第十八章 白马羌血战惊马河 武维义引水陷重兵

 热门推荐:
    只听那柯迩震西大笑三声,众人却是蒙了。

    “如今正是进退两难之际,柯迩兄弟却为何反倒……”

    武维义回过头去,向柯迩震西询问道,那柯迩震西却是大声与墨翟等人说道

    “哈哈哈!不就是拖上两个时辰!好办好办。这些个蜀人是放着活路不要,偏要来自送死!行了,这事便包在我身上了!你们不用担心,只管搭桥铺路,追兵自有我来挡之!哦,对了,你说你要固定节点的布料,便也顺便交给我一并给办了!”

    那柯迩震西话说完,便将自己手底下白马氐的羌人勇士给召集了起来,与他们盘腿席地围成了一圈商量道

    “如今前有湍流,后有追兵。看样子今日必是一场死战!诸位都是跟随我父与我一同走南闯北的老部下,我其他话便不多说了。等会你们分为两队,一人截一片带着枝叶的竹竿栓于马尾。一队从左往右,另一队从右往左,往来扬起尘土作为疑兵。待蜀兵在此攀坡之时,我们便一起冲杀下去。”

    商议完毕,众人都领命而去。而墨翟此时正领着其他人在竹林内伐竹制栈,将稍粗稍长一些的竹竿,三两根一起插入河床固定下来,再于水面上铺上两层制成的篱笆,只是由于无节点固定之物,因此竹制栈道只能暂时的漂浮于河面之上,却是无法承重的。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柯迩震西派出去的探子便传来情报

    “豪!蜀兵已经阵列于坡下,一眼估摸着,大约来了千人有余。”

    柯迩震西于是爬上坡顶,往下一瞧,只见半坡之上密密麻麻的蜀兵正在缓慢的攀着上坡,却不见有战车相随。

    “哈哈!这些蜀兵追我们太急,又是走的山地,竟然把战车给弃在了山脚之下。真是天助我也!”

    于是,柯迩震西便命他的部众都上了马,拔出佩刀,大声吼道

    “兄弟们!那些蜀羊就在坡下,大家随我一同去抢它一番。走!”

    只听柯迩震西一声令下,那些羌人便驾起了马狂奔了起来,翻过坡顶,一路呼啸着便是俯冲了下去。

    那些蜀兵原本见彼坡之上扬起了一阵滚滚尘土,便知潜逃出城的贼人就在前方不远处。却又由于视线被那山势所阻,因此并不知晓其虚实,更是不敢贸然上前。

    如今却见这羌人铁骑突然朝着自己俯冲了下来,顿是闻风丧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许多,竟是一路丢盔卸甲的丢往山下逃命而去。

    “大胆的蜀人!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们西羌白马氐的厉害!”

    只听柯迩震西这一声怒吼,可谓是震耳欲聋。而坡下的蜀兵再被羌骑这么一冲,刹那间便已经是溃不成军,几十名羌骑就杀得他们是七零八落。光是夺路奔走自相践踏者便是死伤无数,半坡之上只见是尸横遍野,霎时间血流成河。

    武维义此时正站在坡顶观察着战局,心中不由得感慨

    “这西羌铁骑果真是虎狼之师!只凭几十名羌骑竟能杀退千余蜀兵。难怪几百年之后,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成了一流军事强国,而秦人更是得了马背之武力进而一统天下。此等神力若非亲眼所见,又如何会信。”

    正在此时,却见对面山坡之上又来了一排重装步战车,正于彼坡之上一字将阵型排开。武维义再定睛一看,隐约见到一人身穿红袍坐于六马车驾之中,又顶着一顶华盖。武维义对此车驾自然是认得的,暗自心想道

    “呀!大事不好!没想到这王子疆竟然会亲自领兵前来,柯迩震西如今正处于坡底,若是被他们的战车俯冲下来,柯迩震西的轻骑必然难以抵挡!”

    正在此时,武维义却注意到了此处山坡的地形,坡底颇为阴湿,植被稀疏。虽是地势平坦,却是与一处山谷相连。又看那谷道幽长,而且长着的杂草也甚是稀疏,全然不似其他地方那般茂密,更见有乱石掺杂其中。其中有几块大石也颇为奇特,普通山石皆会被风沙磨成各种形状,而此处的山石却更似鹅软石一般平整。武维义于是想道

    “此处地势偏低,而且还有这种类似于圆形鹅软石的大石头,难道……嗯,此处必然是一处河床所在,若是没有看错,而这阴湿的洼沼之地,应当是惊马河的一处天然堰塞水库所在!如今刚过了隆冬,惊马河水势尚不及此处,这才形成了如今的滩涂之地。”

    于是武维义便朝着周边山势起伏之处看过去。离自己不远处,这惊马河果真便有一处浅滩与河谷的路径相连。中间有一处缺口,这惊马河水势距此缺口尚有一丈的高低,因此才没发生倒灌堰塞。

    武维义看着此处缺口,想到了一个法子,便唤来了还在搭桥铺路的墨翟,与他比划着说道

    “墨翟,你看,此处惊马河与山坡之下连有一处缺口,若是将此处缺口再挖开一些,便可将惊马河的河水引入此处河谷之中!”

    墨翟却有些不解

    “先生?你这是要做什么?即便是能引入河谷,若要等河水能阻挡蜀兵,却是无论如何都来不及的呀!”

    武维义却挥了挥手,回答道

    “如今情况紧急,你只管找人挖开此处缺口,越大越好!”

    墨翟虽有疑惑,却也不敢迟疑,赶紧找人用竹竿,裹上石头,做成了简易石锤,便去疏通河道。

    而武维义也是顾不了危险,一股脑的往坡下狂奔而去,终于在乱军之中找见柯迩震西,柯迩震西大惊

    “你来干嘛?你这不是来添乱的嘛?!”

    武维义一边喘着大气,一边又急忙用手指着对面坡上,与柯迩震西回道

    “柯迩兄弟英雄豪杰,在下是十分佩服。只是,对面坡上如今又来了一队战车,如今正在排成阵列。若是到时候从彼坡俯冲下来,柯迩兄弟如今的骑兵怕是已经不能抵挡啦!”

    柯迩震西朝着武维义的手指方向看去,看见果然是有一队人马正整装待发。只听武维义又继续说道

    “我如今有一法可以致胜,还请柯迩兄弟听我一言!我已命人将惊马河之水引入此谷之中。如今需要柯迩兄弟领着人马冲到对面山坡脚下,诱对面蜀兵驾车俯冲下坡。届时柯迩兄弟再领着众人回撤到此,到时我自有安排。”

    柯迩震西见这武维义似乎已是胸有成竹,而且他细细想来,却也想不出有其他什么法子可解此难,于是也就应允了下来。

    过了没一会,武维义脚下忽然感到一丝凉意袭来,紧接着整只脚便顺势陷入泥地之中。武维义低头一看,原来是墨翟已差人打通了缺口,河水正慢慢从惊马河倒灌了进来。武维义见状便叫柯迩震西赶紧冲至对面坡下骂阵。

    王子疆在坡上一看到这番状况,却是根本不以为然

    “这些贼人虽是勇武,却毕竟愚昧!竟待在此等要冲之地叫骂!若是不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蜀国步战车的威力,还当我们蜀国真没半点能耐!”

    于是王子疆振臂一呼,所有战车皆随他一同呼啸着往坡下冲去。柯迩震西见对面已然上钩,便率众人又往回撤去。

    那王子疆见羌人败逃回去,更是不以为然起来

    “我当这柯迩震西是有三头六臂,原来也是个窝囊废,见我等车阵势大就要逃跑!将士们,奋勇向前!随我一同上去捉拿贼人!”

    蜀国战车就这样一路呼啸而去,行到坡底,前进的速度却突然降了下来!

    原来,此处坡底的土地与其他土石性质不同。此处的土地都是由之前惊马河堰塞之后的淤泥沉积而成,而此谷又处于荫蔽之地,终年不见阳光,因此沙土之中水汽不散。如今一旦遇水之后就变得凹凸不平,再经过羌骑兵这几番踩踏,侵了水的粘土立马就变得是泥泞不堪。而那些重装的蜀国步战车在这种地方就显得异常笨重了起来。由于有些车驾稍快,有些车驾则稍慢,因此战车与战车之间便互相碰擦了起来。马匹受了惊吓,四处乱窜,王子疆的车队瞬间乱成了一锅粥。甚至有些战车的车轱辘一个不留神直接陷进泥地动弹不得,久而久之,整个车队都陷在了坡底的洼地,堵了个水泄不通。

    而随着墨翟他们凿开的缺口越来越大,这倒灌的水势也越来越强,不一会儿,大水已经淹过了那些深陷泥潭之人的半腰。

    此时,刚刚撤回来的柯迩震西就站在武维义的身旁,放声大声笑道

    “哈哈!真没想到,你这诸夏人长得是白白净净,但这胸中竟藏有雄兵百万呐!服啦!服啦!”

    而武维义此时却是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只见到那些蜀兵个个都是惊惧万状,甚至有些人哭爹喊娘起来。武维义心中有些不忍,便与柯迩震西说道

    “速去取些竹竿过来,将他们拉上岸吧……”

    柯迩震西听了却是大惊

    “姓武的!你说的这是什么胡话!战场之上只见刀光之影,只论生死存亡!哪有听说过还有什么救敌之事?胡来!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