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五十二章 误判敌我杜宇折臂 墨翟救主再陷重围

第五十二章 误判敌我杜宇折臂 墨翟救主再陷重围

 热门推荐:
    所幸天意垂怜,这一夜竟是安然无恙。杜宇则是一直守护在武维义身边,整整一夜未眠。

    好在经过这一夜的折腾,杜宇的努力也算是没有白费。杜宇摸了摸武维义的额头,他身上的烧确是消退了不少。杜宇见状,也是在心中暗自庆幸。

    但见此时黎明破晓,天色放明。杜宇抬头环视四周,借着曙光,总算是将那些林间的草木,身后的溪流都渐渐的辨识出来。

    于是,杜宇就将她自己身上的衣物和武维义的衣服都重新整理了一番,随后便独自一人到了河边想要漱洗一下,顺便给武维义再捧一些水解解渴。

    但是,正当她蹲在河边漱洗,却忽然听见从远处传来了一阵船桨拍水的声音,随后又听见似是有人声传来:

    “快看!那里有烟!”

    “走!到那看看去!”

    此时的杜宇一听仿佛是有人在沿着河流四处搜找他们,不由得心惊胆战起来。此时的她早已成了惊弓之鸟,于是赶紧转身回去拖起武维义便要往丛林里跑!

    “你们两个!莫要再跑!”

    只听从河面的船上,竟是又传来了一声颇为雄浑的叫唤声。杜宇更是惊恐万分,也不知这浑身是哪里来的蛮力,竟是将武维义的右手跨在自己的肩上一提,便带着他朝着林内跑了过去。

    但是杜宇毕竟也只是个羸弱女子,无甚力气可用。想要拖着武维义那虚弱又沉重的身子跑起来,又是谈何容易!

    只看她往前没跑出几步,一步没有踩稳,便是扑通一下的摔倒下去。杜宇眼见武维义是要仰面朝上,四脚朝天的摔下去。

    杜宇只怕是武维义这一摔是要摔坏,情急之下便将左手的胳膊垫在武维义的后背。因此,武维义整个身子便是直直的压在了杜宇的一条胳膊上。

    只听“咯吱”一声,杜宇的手臂竟是折了,直疼得杜宇是趴在地上失声惨叫。

    正在此时,只见从那艘船上,下得三人。其中一人赶紧下了船,直奔上前去,却只听他朝着杜宇叫唤道:

    “公主莫慌!我是墨翟!”

    公主一听竟是墨翟来了!不由得是又惊又喜,也顾不得折臂之痛,立即扭过头一眼看去。

    “果然是墨翟……!”

    只见墨翟匆忙赶上前去,却见武先生竟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又见公主是刚折了左臂。便赶紧问道:

    “公主殿下!武先生他如何变得这般虚弱?!”

    公主看着武维义,想起这一路的坎坷,不禁又是要哭出声来:

    “都是为了我都是为了我!兄长没了,紫娟也替我赴死,如今如今连武先生也!”

    说道这里,杜宇又是失声痛苦了起来。只见墨翟在一旁,立即蹲下身去,仔仔细细的将武维义的状况给查探了一番。

    “所幸刀伤不及要害,但武先生如今这失血过多以至血厥却也甚是要命!但是分明是血厥,却见武先生面色这般的潮红想必是昨日还受了一场大病。亏得公主处置得当,这才将病邪给暂时给压了下去!”

    杜宇听墨翟如此说道,便是心下稍定。正在此时,只见墨翟身后,又有二人走上前来,便向墨翟问道:

    “哎?墨家贤弟,此二人莫不是?”

    公主见此二人样貌奇特,却是有些心慌。只见其中一人穿着一身屠户的皮衣,身材魁伟甚是彪悍,一张国字脸下面满是留着的深黑色的络腮须,一双眼睛是不怒自威。另一人则是头顶一代雨笠,肩上又披着一身的棕色蓑衣,双脚则是赤着走路。一看便是一副常年在外渔猎的打扮。而隐藏在雨笠的下面的那一双眼睛也是炯炯有神,令人看了也是不寒而栗。

    而且,说来却也奇怪,此二人竟都是各自缺了一条手臂,只见那名屠户打扮之人是缺了一条左膀,而那名渔猎之人却是缺了一条右臂。

    墨翟看出公主似是有些惊慌,便赶紧向她解释言道:

    “哦,公主莫慌,此二人正是此前蜀王杜疆与武先生所言及的那秘贤村的二位贤人。”

    只见他们二人听到墨翟这番引荐,便立即向公主请道:

    “在下要离,在下专诸,见过锦织公主!”

    原来,昨日杜疆口中的那“渔贤”二贤,所指的便是此二人!若要说起这二人,他们却也是极有来头的。

    要说这要离是何许人也?那可是当年享誉九州,名满天下的剑客!便是他,替那吴王阖闾刺杀了以勇武绝冠而闻名于世的猛将——庆忌!

    说起这庆忌,勇武之名可谓是响彻九州华夏,世人皆说他能折熊扼虎,斗豹搏貆,其勇武之力可见一斑!

    当年为报吴王阖闾的杀父之仇,庆忌大起江淮之士前来兴师问罪。阖闾不敌,就在此时,阖闾结交了要离。委他以国士之礼,邀其刺杀庆忌。

    要离一来感念吴王阖闾的知遇之恩,二来,想到若是庆忌领兵来犯,则吴地百姓必遭横祸,因此便答应了吴王阖闾最终成功刺杀了庆忌,解了吴国之危。

    坊间传言,说庆忌虽是最后身死,但在死前却也认定要离乃是真正的国士,因而最后还是给他放了一条生路。却不曾想,如今竟会是出现在此地!

    而这“厨贤”专诸,说起来则是更为离奇,据说此人学厨三载,却是只为一剑!

    专诸此人当年同样也是吴王阖闾当年的门客,同样也是为了报答吴王阖闾的知遇之恩,便是替他在宴席之上献鱼刺杀了当时的吴王,也就是庆忌之父——吴王僚。而之后此人便也是一直下落不明,不知所踪了。

    当然,此二人之名声虽在江湖之上都是威名赫赫,广为流传。但是蜀地与诸夏毕竟群山相阻,信息不通。而且公主杜宇又是从小在宫中深居简出,却是从不听闻这些江湖之事的。因此对他二人之名也是极为陌生。

    “公主殿下!杜疆待我二人情义深重,如今见到公主,便是如同见了杜疆一般。此番公主多有受累,皆是我等护驾不周,还望公主恕罪。”

    只见要离,专诸此二人皆是单膝下跪,异口同声的向公主杜宇说道。杜宇知他二人原来是兄长好友,便是如同心中的大石落了地一般,着实踏实了许多。

    杜宇此时转念间却又想起身边的武维义却还躺在冰凉的泥地上,于是赶紧向他们三人说道:

    “快快些救救武先生快些救他”

    专诸听罢,竟是用了单手便将武维义给举过了头部,并将其甚是轻松的扛在了肩上。而杜宇则是由墨翟搀扶着起了身,要离则在前方引路,众人便是要往林间小路走去。

    正当此时,却见河岸之上竟是又从背面迎来一队样貌怪异的士卒,将他们给团团围住!

    专诸和要离见来者不善,果断分列两边,将墨翟和杜宇护在身后。他们仔细将这些士兵打量了一番,却见这些士兵却是各个都装扮怪异,不似蜀兵,也绝非巴人模样。只听到从这些士卒之中,又是传来一阵猖狂的大笑声:

    “哈哈哈,被你们逃了一夜,终究还是被本座给找了出来要怪也只能怪你们太不当心了,若是你们不燎火腾烟,或许还真能让你们给逃脱了!”

    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昨日在惊马河渡口设下天罗地网追杀武维义的朱天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