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七十二章 习剑三月初有小成 即日离行杜宇怅然

第七十二章 习剑三月初有小成 即日离行杜宇怅然

 热门推荐:
    专诸和要离站在一旁,见武维义竟是将这鱼肠剑一眼便是给认了出来!二人皆是心头一惊但是,他二人现如今也知这武维义毕竟不是常人,与他惹下的那些个诡怪离奇的事情相比,这些早已是见怪不怪了!于是,二人便只是朝他微微一笑,又向他问道

    “呵呵,徒儿倒也是好眼力!不过你又是如何识出此物的?”

    只见武维义是手持剑鞘,又将那鱼肠剑给一把抽了出来。一边是凝望其剑身花纹,一边是对其点头称赞道

    “此剑剑身纹路曲折婉转,剑背又是凹凸不平,就好似鱼肠之逆状,似龟纹、似高山、似流波!而手持此剑,于隐约仿佛之间,却是只感其肃杀忤逆之气甚重!况且,既是专诸前辈所赠,若此剑不是鱼肠,却又是何剑?!昔日薛烛相剑,说此剑鱼纹逆长,因此是逆理不顺,得此剑者为臣则弑君,为子则杀父。因而,此剑却历来被视为乃是一把不祥之物不曾想,今日竟是有幸能够于此处得见其真容样貌!”

    这专诸虽为此剑旧主,但是当年受赠于阖闾之时,却不曾知原来此剑竟是有如此大的来头!此后,专诸但凭此剑一举便是刺杀了吴王撩。而专诸与鱼肠剑,也便是由此而名声鹊起!

    而后,由于此剑样貌实在是过于奇特,因此,专诸为了能够顺利避祸遁走,便是将其裹得是严严实实的,也从不将其示人。因此,即便是要离,却也是从未见过此剑之真容的!

    然而,如今却听这武维义是将此剑说得如此神乎其神,原本却是不信。但是,如今细细想来,事实上当年他专诸正是以此剑替那阖闾行了弟杀兄,臣弑君之实。若是要说起来,这鱼肠之名却也可谓是确凿无疑的了!

    “呵呵,好一把逆理之剑!那么徒儿却是究竟敢不敢接?”

    听专诸问罢,武维义却只是颇为漫不经心的说道

    “呵呵,我又有何不敢?!我武维义于此时此地,却真可谓是个无君无父之人,便是手持鱼肠,却又能逆得了谁?你们虽怕,我却是不怕!”

    说罢,武维义便将那鱼肠是给紧紧的握于手中,只觉得此剑倒也是极为轻便,挥舞起来也甚是舒展,心中好不欢喜耍玩过了一阵之后,武维义将鱼肠剑又是归入鞘中。单手抱拳向专诸作揖行礼道

    “多谢师父赠剑!”

    正当此时,武维义却又于脑海之中突然想到一人,只听他开口便又是向二位师父问道

    “相传欧冶子共铸有五把宝剑,分别为鱼肠、巨阙、纯钧、胜邪和湛卢。这所谓的鱼肠想必便是此剑,那其余四把却不知如今是又在何处?”

    要离听这武维义居然还知晓这欧冶子所锻铸的绝世五剑,也是感到甚是惊奇。但是却也不知为何,当要离听得此问,脸上却是显出了些许的异样,似是哀叹,又似有些惆怅。只听他是稍稍停顿,与武维义回道

    “哎徒儿本非江湖中人,却是不曾想,你竟是还有这般的见识!不错,这鱼肠之剑应当便是你手中的这把至于另外四把,哎也罢,也罢,不提也罢将来若是与你有缘,你自会与它们相见好了,如今此二柄宝剑皆是已在汝等之手,其他闲话便不再多说。我们这就开始吧!”

    要离说完,便是起身与他们三人一同出了屋门来到院中。

    “如今,我便将这袁公剑法的口诀,传授与你们,你们可都听仔细了凡剑之道,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道,内实精神,外示定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气候,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虎。追形逐日,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顺逆,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此处摘自《吴越春秋》)

    只听要离将这袁公剑法之口诀,悉数教于武维义与墨翟二人。武维义与墨翟二人倒也是悟性极好,可谓是一闻千悟,见微知著。只半天的功夫便是已将其剑法口诀都详记于心了。

    此后的一个月内,武维义和墨翟便是在要离的督促指正之下,日夜勤学苦练,不日,便将这六十四路袁公剑法给演练得是烂熟于胸。而专诸虽是不通剑术,但是凭借多年的打斗经验,也是每日变着招的陪他们是以实战为基,演练各路剑法。

    所谓名师高徒,武维义和墨翟在此二位前辈的悉心指导下,对袁公剑法之中的精微变化,也算得上已是略通了门路了!

    “你二人如今已将为师的这六十四路袁公剑法悉数学会,切记往后每日也还需不断精进纯熟。外兼以战代练,时时切磋!剑法之道,奥妙无穷,为师如今虽是将你们引入门内,但是造化修行却还是要靠你们个人领悟如今,你们剑法皆也已学成,那我们明日便将你们给送出秘贤村。你们今日回去之后,便是好好的准备一下吧!”

    武维义与墨翟一听明日二位师父竟是要将自己给送出村寨,却都是吃了一惊,立刻是单膝下跪向他二人请道

    “二位师父却是为何要这般急着将我们送走?二位师父即是将平身所学倾囊相授,我二人却还未曾来得及报得师恩,又如何能够便是如此一走了之?!”

    要离和专诸将他二人见状,便赶紧从地上将他二人从地上给扶了起来

    “哎徒儿们起身吧!实不相瞒,其实,也并非是为师要赶你们走。只不过前几日,有名往来鱼凫城的村中好友是传来音信,说蜀王杜疆如今是被雅尔丹正囚于鱼凫城中!杜疆虽是有错,但是毕竟予我二人有恩。因此我二人也绝无袖手旁观之理。因此,这才决定于明日送你们出秘贤村之后,便再偷偷潜入鱼凫城中,一探虚实,伺机而动!”

    “即使如此,那我二人正可助二位师父一臂之力!”

    听武维义和墨翟如此说,要离却是立即摆了摆手,否决道

    “不可不可!你们二人若去,岂不是正中了那巴贼和那朱天宗师的诡计?更何况,你们还需要一路护送公主前往夜郎!前路漫漫,更是容不得半分闪失!”

    听二位师父如此说道,武维义和墨翟自知也确是此理,于是他二人便不再多说。双手抱拳前推过去,行礼辞道

    “好吧既是师父之命,我等自当遵从。若是无有他事,徒儿这便先行告退了。明日一早再来与二位师父汇合。”

    说罢,他二人又行礼作了一揖,便是恭恭敬敬的退出了院外,转身朝着自家院落走去。

    一回到了院中,武维义便是将此事与杜宇分说了一番。杜宇不由是心中一惊,却是感到有些忧郁悲伤起来,但是她也自知,这一天终究还是会来的。

    “好吧那宇儿这便先回屋内收拾一番,到了明日,便随武郎一同出发”

    只见杜宇刚说完,便是转过了身,略感悲伤的朝着自己的屋内的走去。

    “宇儿!”

    杜宇一听武维义竟是又在身后唤她,便是止住了脚步。此时,她却也不敢回过头去,深怕是被武维义瞧见她泫然欲泣的模样。只听她是背着身,又颇为轻柔的做了一声

    “嗯?”

    “宇儿你可是有什么心事?”

    杜宇听到武维义这样问道,也知道他定是看出了自己如今是有些什么异样。只见她却是极力掩饰,颇为勉强的微微一笑

    “呵武郎果真是多虑了宇儿宇儿真的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