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梗阳皋揭巫蛊秘术 柯迩震西知恩图报

第一百一十五章 梗阳皋揭巫蛊秘术 柯迩震西知恩图报

 热门推荐:
    而杜宇毕竟只是个姑娘家的心思,此时却是对这些个僰人的陈年恩怨却是无甚兴趣。

    但见这墨翟如今的样貌是极其可怖,一看便知是中毒甚深!却也不知这墨翟如今究竟是能不能治?

    只听他二人之间的讨论是告一段落,杜宇是一边观察着墨翟,一边又甚是关切的向梗阳皋询问道:

    “既如此,那如今梗阳高士可是有何法子是替墨翟疗毒?”

    梗阳皋扭过头去,只是朝着杜宇看了一眼,却只是摇头言道:

    “他如今身上中的不是毒!是蛊!”

    “蛊?!……这蛊与毒却又是有何区别?”

    只见武维义和杜宇皆是一脸疑惑不解的向他问道,梗阳皋只顾是摸了摸额头,显得是颇为有些为难:

    “哎……这毒啊,乃是些死物!而且是最循因果,无论是入得何处经脉,必是在体内积于一处。因此,但凡天下之毒,只需是疏泄得体,则必有其解法!然而这蛊……却是个活物!中蛊之人,蛊虫会随人体之经脉四处游走,操持人躯……真可谓是柔毒至极!”

    武维义和杜宇听得高士之言,却不禁是有些左右无措起来……他们也是不曾想到,墨翟如今的这副状况,却是连这高深莫测的梗阳皋也是束手无策:

    “难道说……墨翟就真的便是无药可治了吗?!不……墨翟是绝不会死于此地的!……”

    武维义如此说着,却是一脸的怆然和不知所措!就在此时,却又听到梗阳皋与他二人言道:

    “如今二位却还不必是如此悲伤……我虽是无有办法,但是也知此种蛊毒却还是有一人可解的!”

    武维义和杜宇一听此言,不禁是眼前一亮,惊喜万分:

    “不知究竟是何人可解此蛊?!”

    只见梗阳皋是用手轻轻的将墨翟的嘴微微张开,但见其丹药已是化了一半,而墨翟此时的脸色竟也已是缓和了许多……

    随后,只听他又是叹了一口气,并与他们继续言道:

    “传言这巫蛊之毒……别人却皆是无法可解的,却也唯有施蛊者可解之!……”

    武维义听罢,却是不由是惊问了一声:

    “啊?施蛊者?!……难道说……这世上唯有施蛊之人可解自家蛊毒?但是,既为施蛊之人,又如何会肯轻易替人解蛊?”

    梗阳皋听的此问,便只是捋了捋胡须。只见他是一边思索着,一边回答道:

    “然也!……我方才也说了,这些个蛊虫乃是活物,而且这些个活物却是只认其主的!……哦,对了!你们或许还有所不知,这些个巫蛊之术其实是当地僰人女子的一种独门绝学!……所以你们若是想要替他去寻那解蛊之法,看情形……却还需要走上一遭!”

    武维义听得此言,却是立刻对此种说法感到是极为诧异。以他的唯物史观而论,却是不能理解究竟是何种绝学竟是只能让女子修炼?因此,武维义便是又立即与他询问道:

    “女子绝学?这却又是为何?

    见武维义倒是对此事颇为好奇,梗阳皋却也不厌其烦,又是与他细言答道:

    “具体究竟为何,其实我也是不得而知其实……只听说因其豢养这些蛊虫,必要喂食其主之精血!而这些蛊虫又是惧阳,因此若是换成男儿之血养蛊,却是极难养活……当然,此等说法我也不过是道听途说,却也不知其真假!”

    这些个言论,武维义乍听起来,只觉其简直就是荒谬至极的!依常理,男女之血液皆是同属一物。倘若真是男女精血有别,那岂不是男女之血皆不可通用?那医疗血站里的血岂不是还得分为男阳?

    但是,武维义也知眼下并非是循证辨理之时。当务之急,是要想方设法先替这墨翟解了身上的蛊毒才是!

    “既然如此……那高士可知这些个僰人究竟是在何处?又该如何找到这个下蛊之人?……”

    武维义问罢,却只见这梗阳皋却又是连连摇头,叹息一口并是回道:

    “这些个僰人,是散居于蜀南各处。单说这朱提关之西南,那些个僰人便是分为十几处寨子……姑且不论这些个寨子是地处偏鄙,极不好找……而且,就算是找到其人,却又如何与她分说?而且这些个僰人,绝大多数皆为异族,与我们是言语不通……却是根本无法与其沟通!……”

    武维义和杜宇听得此言,便是显得极为焦虑。只见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却也只能是一筹莫展……

    正在此时,突然,只听却是从旁边的塌上,竟是传来一句:

    “诸位不必担忧,呵呵!这黑面小鬼此前也算是救得我一回!我们羌人向来是有恩必报的,所以他这条命,本豪便是管定了!”

    众人闻声便皆是扭过头,往回看去。却见方才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被武维义和墨翟一起舍命救出的柯迩震西!

    原来那柯迩震西在病榻上闻得此间交耳人声,便是独自苏醒了过来!杜宇见状,自是十分欣喜:

    “柯迩大哥?!真是……真是上苍保佑啊!……你终于是醒过来了!”

    但见此时,如今柯迩震西他身上的伤势是已是无有大碍。只不过,他如今的脸色及其说话的语声,却依旧是实中带虚,并未完全好得透彻利落!

    “柯迩大哥……听你方才所言,莫不是你识得那些僰人之所在?”

    只见柯迩震西是倚在床沿,与他们是微微一笑,又是轻咳一声:

    “呵呵……非是我柯迩震西在此吹嘘扯皮……要说我柯迩震西走过的这些个南北,却又有哪条道路是我未曾走过的?……至于那些个僰人……本豪确实是曾与他们有过一些联系……而当地的僰人言语,正巧本豪倒也是略晓一二!……”

    武维义听罢,只觉这柯迩震西倒是当真厉害,非但通得蜀人的诸夏之语,而且竟还通晓那些僰人言语!便是颇为好奇的问道:

    “柯迩兄弟,想那些僰人地处偏鄙,其言语也必是晦涩难懂。你却又是从何处习之?”

    那柯迩震西听罢,却是颇不以为然的答道:

    “呵!……这又有何难?我们羌人天生便是走南闯北,若是与人通不得言语,却还能做何营生?!此去往南之夜郎、骠人、身毒,于我们而言,皆是要通得其语才能往来行走的!……而这区区的僰人言语,却又是与我们羌语极为相似,因此却是又有何难可言?!”

    武维义听得这柯迩震西竟是有此异能,不禁是对他佩服得是五体投地!既然知道柯迩震西如今是能够帮得上忙的,武维义自是喜出望外!但是,惊喜之余,却依旧是有些疑虑:

    “柯迩兄弟能够帮得上忙,自是最好不过!只是……依照方才这位梗阳高士之言,这些个僰人于此地是要散居十几处大寨。倘若是一处一处的找去,只怕是贤弟他……”

    但见柯迩震西是勉强起身,坐在床沿。并是与他们摆手言道:

    “你们且放宽心!……这些个僰人虽是于此间是有十几处僰寨,但其中擅使巫蛊者却也只有一处。而且此处僰寨与此地相距倒也不远。因此我们只需是前去那里再细细打探一番,想来要找出这下蛊之人也并非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