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翟乍醒细致探查 妖女受绑蹊跷得脱

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翟乍醒细致探查 妖女受绑蹊跷得脱

 热门推荐:
    待梗阳皋话音是话音刚落,但见墨翟躺在那里竟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而后,又是从薪塌之上昏昏沉沉的坐起了身。却顿时只觉得周身袭来了一阵酸楚,而胸口又如同是巨石压卵一般难受:

    “大哥?!……杜宇姑娘?……哎?翟……翟如今却是在何处?……”

    武维义和杜宇只见这墨翟竟对之前的事情是完全没了印象,便是感到有一些诧异,当即是与他言道:

    “方才贤弟状况却是极为凶险,我们自宫中回来之后,便是寻不见你。苦苦寻找无果之后,还是在梗阳高士的帮助之下,这才是在城西的一处土地祠中找见了你!……不知贤弟这里究竟是出了何事?竟是到了这步田地?”

    墨翟听武维义发得此问,便是不禁回想了起来……突然,只见他猛的一起身,却好似是想到了什么。但就在此时,由于是有力过猛,这身上却是又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

    “哎呦!……我……我这心口……如何这般疼痛?!只感觉到是整个心都要坠落一般……!”

    梗阳皋见这墨翟是这般难受,便也只得是摇了摇头,与他言道:

    “哎!……你呀!莫说是这一身的疼痛……若不是我替你先将这些个钻心的蛊虫给暂时逼了下去,只怕你即可便是要成了死尸一具啦!”

    墨翟听得此言,只当自己是不久便要死去,不禁是又悲又恼的大怒言道:

    “对了!……定是那名异族女子!起先我只是将她给绑缚于一处护所之内,本想着是待大哥回来之后再做计较……不曾想,墨翟守在屋内之时,却是忽然泛起了一阵迷糊!然后,便只觉得又是一阵恶心呕吐就好似是中毒了一般!……至于再之后的事情……翟便是全然都没了印象!”

    众人听罢,只觉得此事倒是颇为离奇。他们在朱提关也算是待了数日,却是从未听说过这城内竟是还有一支异族人出没。

    而墨翟处事又向来是谨慎小心,按理也不会搞出如此大的纰漏。而武维义此时自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便是向墨翟又继续询问道:

    “既然如此,那你可还记得当时究竟是将那名女子绑缚于哪间屋子?……”

    墨翟点头言道:

    “自是记得……”

    于是,武维义与杜宇二人当即对视了一眼,也是心照不宣。将墨翟是扶起了身来,又一人一边的将墨翟是从塌上给架起了身。

    而就在此时,杜宇却是从墨翟的身上莫名的闻到了一股奇香来!

    “哎?!方才倒是未曾察觉,如今挨近过后,却是只觉得这墨翟的身上竟是弥散着一股极特殊的香气!……莫不是你在背负那名异族女子之时,无意之间留下的?”

    只见墨翟却只能是忍着疼痛,微微摇了摇头。随后,众人便是一起出得屋外……在墨翟的一路指引下,众人便是来到了方才绑缚那名异族女子的屋子。

    当众人一入得此屋内,却只觉得屋内竟是四处弥散着与墨翟身上完全一模一样的香味来!而墨翟则是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向屋内的一处墙角指去。

    “诸位且看,此前翟便是将那名毒妇给安置于那一处角落之中的!”

    武维义和梗阳皋听罢,便是一齐往那处角落走去,却只觉得此种异香是愈加的明显。

    而且他们的脚底竟还平白无故的黏上了一些赤色的粉末。二人惧怕其粉有毒,便是想将其拭去。却发现这些红色粉末却是带着粘性,一时之间竟是无论如何都是擦拭不尽……

    梗阳皋闻得此种气味,又见其红粉之状,便好似是想到了一些什么:

    “嗯……只怕如今此间的这种异香……便是那名女子驱使蛊虫的手段了!”

    武维义听得此言,不由得是心中一惊:

    “依高士之意……难道说墨翟如今身上所中的蛊毒,便是那名异族女子有意拭于墨翟身上的?其意便是在于以其驱使蛊虫附体入身?……”

    梗阳皋听罢,便是不住的点头称是道:

    “嗯……以我之见……此种可能确是极大!……”

    他二人这是一边说着,又一边是在屋内继续四处搜寻着那名奇异女子所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突然,武维义却是在一处角落中又寻见了一段粗麻编制而成的捆绳。

    武维义见状,便是小心谨慎的将其拾取了起来。又走了回去,递于墨翟是过目了一番:

    “贤弟且看……这条捆绳可是贤弟用来绑缚那民异族女子的?”

    墨翟从武维义手中接过一看,不禁是激动的言道:

    “是!……确凿无疑!……翟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时便是用此捆绳将那妖女给绑缚于此间角落……而且,翟还曾经是反复确认,确定是将其绑得是严严实实的……你们看,翟于那时所打的死结如今却是依旧还在……也不知为何,只凭着她那羸弱纤小的身子,竟是能将此等粗绳给挣脱开来!……这可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了!”

    但是,此时武维义是一边看着这根粗麻捆绳,一边却是不住的摇头说道:

    “贤弟……你当时进屋之时……可曾确定当时是无人跟踪在你身后的?”

    墨翟听得此问,却是一脸的茫然,不禁反问道:

    “大哥此言何意?……翟却是有些听得不甚明了……不过,翟可以确定,当时除翟之外,应是无人知晓此事!更是无人跟随其后!”

    但见武维义却是将这根捆绳的断裂处给端在了手上,又示与众人一同观看:

    “这便是奇了怪了!……诸位请看!”

    只见屋内的众人闻得此言,便是一同聚上前去。而武维义则是继续与众人言道:

    “诸位且看此处截断之面!可是有些蹊跷?!”

    于是,众人便是定睛看去,却见这根捆绳断得却是极为干净利落,断面也是极为平整光洁!绝非是以蛮力挣脱的模样!

    而且,非但不可能是以蛮力挣脱,而且即便是寻常兵器,却也不可能是一口气将其斩得是如此的干净利落!杜宇见得此状,便是寻思着言道:

    “难怪武郎会是如此问道……以武郎的意思,这根捆绳的断面竟是断得如此光整……应当是被某一极锐兵器一击斩断所致……然而,倘若是如墨翟所言,无有外人进来……那么仅凭这名异族女子独自一人被绑缚于此,却是根本无法使出此等劲道,也不可能是手持锐器来割断这根绳索!”

    只见武维义一边听着,一边是不住的点头认同……就在此时,却听墨翟竟是突然惊呼了一声:

    “不好!……承影!……翟的承影没了!……”

    武维义听得墨翟如此惊叫,却也是不禁吓了一跳。赶紧又是与他问道:

    “对了!……墨翟你的承影呢?你的承影却是去了何处?……当时为兄将你从土地祠救回之时,也曾是在那里四下寻过,却是不见其踪迹?待你醒来之后,到如今却也还不曾来得及是询问于你?……”

    只见墨翟是低头凝神,又是苦苦的寻思了一番。随后,只见他是在那摇头言道:

    “承影……乃是大哥和杜宇姑娘委以墨翟保管之物!……因此,翟却是无时无刻不将其系于腰间!……然而,翟于此间屋内昏厥过去之后,对于在此期间之事却是全然没了印象!……也不知究竟是被谁给摸了去!”

    听得墨翟此言,武维义也是一同陷入深思之中……只见他揣着断绳,于屋内是来回踱步走着,并是喃喃自语道:

    “若是确定无有外人出入……依如此来看,承影定是落入了那名妖女之手……但是,如此说来岂不怪哉?……难道那妖女是会分身之术不成?分明是被绑缚于此,却又如何能持剑斩断自己身上的绳索?!……当真是奇哉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