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墨翟初制火折成功 巫主误作火神显圣

第一百四十八章 墨翟初制火折成功 巫主误作火神显圣

 热门推荐:
    武维义与墨翟把事都嘱咐完之后,便再是去到帐外又找来柯迩震西与柯迩遐义二兄弟,并是与他二人言道:

    “二位兄弟,如今我等急需此种白毛石头!……若是可以,还请二位是携着此地识途的僰民是去往山上搜找此种石头或是霜土,且尽可能是多多益善!”

    柯迩震西与柯迩遐义二兄弟听了,虽说不知此物究竟是有何用处,但也知道武先生既是如此吩咐,那定然是有些道理!因此也是无有他言。立刻是恭辞了武维义并是带人上山而去。

    而武维义,则是一个人悄悄的下了山去,却也不知是要去干些什么?……

    ……

    待是到了翌日一早,武维义却还在睡梦之中,只听得墨翟竟是一阵形色匆匆的赶了过来:

    “大哥!……大哥!……成了!成了!”

    武维义一听墨翟如此叫唤,不禁是突然睁开了眼,并是朝着墨翟一脸吃惊的看去。只见墨翟这张原本便是面如黑炭一般的脸上,如今却更是被那些烧炭给熏出了黝黑黝黑的斑痕来:

    “哦?!成了?!……走,快带我去看看!”

    于是,墨翟便领着武维义是赶紧去了那一处他所搭建起来的制硝烧炭的平台上。待武维义入得此台,却还未见到硝炭,便已是闻到了弥散于此的一股浓郁冲鼻的硝水味来!

    “咳咳!……嗯!没错!……就是这个气味!”

    武维义闻到这气味,一时被呛,不禁是大咳了两声。待是缓和过来,又是略有些兴奋的是与墨翟言道:

    “快快将那硝炭是取来予我一观!”

    于是,墨翟便是将其中一管细细的竹节是双手递给了武维义:

    “大哥请看,翟已是遵照大哥的吩咐,取炭先是浸了一夜硝水,再是用器皿将其隔火蒸干,制成了此种硝炭。再将此种硝炭是塞入竹管之内。露出一些炭头,并是配上一个顶帽,可将其严严实实的密藏于竹管之内!”

    武维义自墨翟手中是随手取过那节塞了黑炭的竹管,但见其木炭虽亦是黑色,却已是结了一层浅白色的晶衣!而那一层晶衣,于光照之下又是闪闪发亮!

    只见武维义是手持竹管,又伸手往身旁的一处火坑内借了个火来。而那一块硝炭一遇到明火,便是突然冒出一阵白烟,并是伴随着呲呲的木炭炸裂声响。

    “翟也是如此试过,这些个浸润过硝水的木炭,确是比那些普通木炭更易引燃!……”

    不过,武维义此时却依旧是在那聚精会神的操作着,却是不敢与一旁的墨翟搭话……

    只见武维义将其竹管是持在手中,见炭头上已是点起了明火,于是便又对着炭头是极短促的猛吹了一口。待是熄去其明火之后,只见露出的炭尖处已是被其内火烧得通红。

    武维义再是从墨翟手中取来了一节事先便匹配好的竹帽,将其炭头又是严严实实的给盖了上去……

    “大哥?你这是?……翟虽是愚钝,却也知道这火全是赖气而生!若是如这般是将火给绝了气,这火不就是要灭了?”

    武维义耳听了墨翟是如此说,却只是微微一笑,又斜着眼朝着他是略了一眼。随后,又是将那个竹帽给拔了开来。

    果然是与墨翟所言一致,那块炭尖之上此时却已是见不着了半点的火星!

    而武维义却将它是拿在手上,挨近口鼻,又是朝着炭尖是轻轻的拂吹了几口……

    “啊!……这!……这怎么可能!这‘火’居然又活过来了!”

    只听得在身旁守着的墨翟是见得此状便不禁是惊叫了一声,却是将周围的僰族工匠都给吸引了过来……武维义见是四周顿是围了一圈的僰人,便是颇为显摆的又将竹帽给套了上去……又如方才那样是操作了一番!

    “哇!这……这人难不成是祝融显灵?……竟是能够这般轻松的驾驭火种?!”

    “快!快去告知巫主大人!……这下可是出了不得了的怪事了!”

    那些僰人是东一言,西一语在武维义周围是争相围观着,却是不禁发出阵阵低沉的惊叹称奇的声音来……

    柯尔震西与柯迩遐义闻得此讯,只当是真以为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便也是一路疾赶过来!

    “维义兄!……你却又是在这搞些什么古怪?!……竟是把这些僰人都给惊吓成了这副模样?!”

    只闻得柯尔震西先是从人群外是传来了一声叫唤,随后便又是挤开了人群,径直往武维义那里挪去……待他们是亲眼见到武维义竟是好似会变法术一般的将火种是玩弄于鼓掌之间,却不禁也是都被吓了一大跳:

    “妖法!……这……这绝对是妖法!”

    就在此时,九黎尤女和仰阿莎却也是同样被此间传闻所惊动……待赶过来之后,同样是见到武维义这一番神技之后,不由得是大惊失色,竟是直接毕恭毕敬的是朝着武维义是跪拜了下去:

    “僰族尤女有眼不识真神!此前竟是错将上神给当成了歹人……却不知原来真是上神显灵来替我族人化解劫难!……尤女蒙昧无知,还望上神能够宽恕我等僰人的大不敬之罪!”

    那些僰族中人眼见自己的巫主大人竟是二话不说,朝着武维义便是跪伏了下去。他们却还如何敢是在那站立着!只见他们纷纷也是俯下身去,把头点低着跪了下去!

    这一幕,却一时也是将武维义和墨翟等人是看傻了眼!……见得此间众人皆是将此物给视同为怪力乱神……非但如此,而且竟还将这跋扈得不可一世的九黎尤女是给硬生生的给吓破了胆……

    武维义虽是不知这九黎尤女是叽里呱啦的与他是说了些什么,但也能听得出这言语之间是极尽谦卑之意,观其言行举止则更是对他满怀敬重!

    因此,武维义见得此状,不禁只觉得这一幕倒亦是颇为有趣……不想他武维义于此处只不过是略施了一些小把戏,竟会是莫名其妙的被此处的僰人是给当成了神灵……

    要说这武维义被人给错当成神灵,倒也不是头一回了。此前初至蜀国之时,他武维义亦是万不得已,只得以怪技示人,以求保命……只不过,当时亦确实是情非得已,才是出得此下策!其实在武维义的骨子里,却还是对那些欺世盗名的诡诈之徒最是深恶痛绝的!

    因此,只见武维义此时是一手持着“火种”,一边又是以单手将那九黎尤女给扶了起来,并是与他们众人解释言道:

    “呵呵!……大家切莫是有了误会!……此物其实也并非是什么神物!而武某更不是什么鬼怪神灵。众人所见者,乃是一种火折之术。而此术亦不过是一种可保得火种一时不绝的方法罢了!……世间众人皆可为之,确是无甚稀奇可言呐!……”

    那些僰人原本亦是听不大懂他是在那里说些什么?所幸是有柯尔震西从旁传译,这才是令他们这些僰族之人是尽皆明白了过来!但见底下众人是纷纷的交耳传开,并无一不是在那里称奇道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