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墨翟领众僰匠下山 阿莎乔装一路尾随

第一百五十一章 墨翟领众僰匠下山 阿莎乔装一路尾随

 热门推荐:
    再说墨翟这一边,自墨翟是独自出了大帐,便是又来到了制硝台上,筹备着引火焚林所需的火折竹筒。

    由于此前已是得了武维义的指点示范,因此之后再动手制作便是要简单了许多。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墨翟与诸多僰人工匠便是制得火折竹筒七十余枚。

    而后墨翟又是从这些僰人工匠之中,是精心挑选出了沉稳持重者三十五人,并是每人分得两枚火折竹筒,又是一人给他们又配了一把竹制袖箭。

    经过一番筹备操持,眼见如今山上僰族各部兵将皆已是被调度起来,并是分头由着柯迩震西与柯迩遐义各自引兵往山下赶去。如今已是唯有墨翟的“引火分队”是还留在山上忙碌的筹备着。

    见得此番景况墨翟更是有些着急了起来,唯恐山脚下的那些匪徒已是有所行动。为了能够是抢在夜郎人的前面埋伏下来,待得他的这支“引火分队”是准备了个大概,却也不及是再细细检查一番,便赶紧是召齐了那三十五名一同制硝的工匠,一路是火急火燎的往山下赶去。

    然而他们在这一路之上,却也依旧是手脚不停。只见他们每人手中又皆是携有一块黑炭。而这块木炭,却也并非是用来烧火的……

    只见他们众人原来是遵了墨翟之令,皆是赤膊着上身,竟是一边赶路,一边又拿着木炭是往身上擦拭着。后背擦拭不着,便是互相帮着擦拭。

    只是行到半途,却见他们个个都已是抹成了黑炭一般的颜色。远远望去,若不是见得是那几十双眼睛忽闪忽闪的在山林间波动,仅凭着其黝黑的身形,却已是完全寻不见他们一行人的踪迹!

    正当墨翟是领着众人,在一路之上发现在两侧山道,随处可见的都是武维义于昨日特意留下来的暗号标识!

    原来,武维义于昨日已是得知如今竟是可以制硝引火,不禁是喜出望外!而后,亦是不禁又想起了墨翟此前于后山上所引起的那一场大火来。于是,他昨日于分派完任务之后,便是独自一人下得山来,专找那些积蓄着沼气的枯木,并且是一一作了标记。

    而墨翟正是循着这些个暗号标记,这才是带着队摸到了他所预先设定好的那一处“火树”区域。但见此处竟还有一处微微隆起的坡台,竟可将山脚下僰寨的一举一动是一览无余!

    “真不愧是大哥选得这一处宝地,非但是可在此瞭望观察山下的一举一动。更兼此处是坡势平缓,植被茂密……确是一块极好的伏匿之地!”

    随后,墨翟便先将那些匠人是聚于坡台,又透过前排所遮蔽着的树缝,远远便是望见如今山脚下,果然是列着十几头战象!但见那十几头战象皆是体型硕大,每一头战象都几乎是有三四人那么高!而其周身径宽,大约七八个人都是要合抱不住!

    又见此时山下的僰寨之中,一眼粗略估计,估摸着已是聚集着数百名来自夜郎的匪人,于山脚下的僰寨中是忙碌进出着。

    墨翟见得那些山下的夜郎匪人,虽说如今却还尚未是有什么大动作,却亦是一刻都不能马虎!

    于是,墨翟便立即将此间的“火树”计划是与那三十五名“引火人”再是仔仔细细的叮嘱一番……

    索幸是在这些僰人工匠之中,亦是有人能够通得外邦的言语……只见墨翟是一边用手指着一处燃火的暗记,一边又是与他们众人是严辞说道:

    “待会你们各自散开之后,便到四周去是去搜找与此标记相同的树洞!各处皆是以我燃火为号,但见火起,尔等便各自是将手中的火折竹筒给拔取竹帽,吹着明火后,便是掷入其树洞之中!……切记投完之后便立刻跑开,若是稍有迟疑,便极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正当墨翟是在那里与众人一本正经的解说着,却听得人群之中竟是无端端的冒出了一句女声来!

    “何必这样麻烦?站得远一些投不就是了?!”

    听得此声,墨翟不禁大惊失色,心下是暗自言道:

    “这!……这些人里……何时竟是混进了一个女子来?!”

    待他是循着声音往那看去,见得此人,却又顿是令墨翟脊背一凉!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巫主之女——仰阿莎!

    却见仰阿莎此时竟也是同他们一样,半身皆是黝黑!就连原先颇为艳丽的上身衣翎,此时也是被木炭给染成了一块块的黑色!若不仔细去看,却根本是辨识不出……而且这仰阿莎由于这一路从山上跟下来,却是始终走在最后,而众人又赶路甚急,临行前也未曾是再清点一番。因此众人却是根本没有发现仰阿莎的存在!

    “你!……你却为何会在此地?!……此处哪是你能来的地方,还不速速离去!”

    只听墨翟此时见得仰阿莎,感觉却是显得十分的怪异。心中明明是有些惧怕于她,但是却也并不十分厌恶……

    “呵!……本姑娘想跟着谁便跟着谁!你这块黑炭却还管得着我?!”

    墨翟知道此时绝非是与这刁蛮女子说理的时候,因此,便只得是摇了摇头,也不再理她。并是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是继续与那些匠工们是叮嘱言道:

    “还有!……千万是要好生隐匿!……待会那些夜郎匪人必然是会路经于此,届时可万万不能被那些夜郎歹人给擒拿住了!以免是使得此间密谋败露……如今我给你们每人手中皆是配有一把袖箭!倘若……到时候真是有人不幸被俘,那便当场是饮此袖箭自尽!万万不能是被其生擒活拿!……尔等可都记住了?!”

    听得墨翟此言,只见那些匠人皆是面面相觑,不由得是心中生出了一丝胆怯来!……其实这也难怪,毕竟把话说到底,他们这些人虽然也是僰人,但其实却也都是些技工杂役罢了!若论身份地位,与那些真正的僰人相比却是不可言喻的!

    因此,倘若只是要他们是在举手投足之间互相帮衬一把,那还是可以的。但此刻若是要他们以命相博,他们这些人却也是有些不太乐意的。

    见得众人眼色,竟然皆是有些疑难之色!见此情形却不禁是把墨翟给吓了一跳。墨翟起初只当这些工匠与那些僰人既是同族,那么置之生死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却不曾想到,当他是谈及生死之时,竟是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遇到这些问题来!

    “哼!我们可记不住这些!……你这块黑炭少在这里是危言耸听!不过是放把火而已,却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况且,我僰人自有祝融火神护佑,如今又是要以净火之术去焚尽山下那群宵小之辈!……祝融大神必会护佑我等僰族之人旗开得胜!却还要你一门心思做出来的那些什么‘袖箭’有何用处?!……当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些挺好的竹子!”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