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犯蛊毒墨翟再疯癫 策群力三杰暂封蛊

第一百六十六章 犯蛊毒墨翟再疯癫 策群力三杰暂封蛊

 热门推荐:
    然而此时虽说贼首已毙,敌众也已是被尽数歼灭,却还不及是让众人喘上一口,只见那墨翟竟是一下子又挣脱了捆绳,又一把是将那仰阿莎给连人带柱的一起抱住,径直往外逃走!

    “贤弟!……贤弟!”

    武维义见此情形,知道墨翟身上的蛊毒如今却是又要发作!于是,立即便冲将上去,要将他是给竭力止住!

    但却也不知为何,这墨翟此时的劲力之大,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按理说,这武维义与墨翟也算得上是出于同门,其所习武艺也算得上是半斤八两。但见此时武维义虽是先于众人冲了上去与之厮斗在了一处,但如今竟然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只是草草的与他交手几个回合,武维义便是被墨翟那一身的蛮劲是给逼退了下去……

    柯迩遐义与柯迩震西见武维义此刻竟完全不是墨翟的对手,便是要一起向前帮忙……但是当他们三人是一齐联手,却也只能是与这墨翟勉强打个平手而已。

    正当他们三人是在那里力战那个入了疯癫的墨翟,九黎尤女则是立刻赶上前去,将她的女儿是给解救了下来……

    “阿莎!……你没事吧?!”

    仰阿莎虽是被解了绑,但是她却早已是被这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阿妈!……这……这黑炭如何变得这般疯癫了?!……而父豪与叔父这般有本领的人,一齐联手竟也拿他不下?!……这黑炭却是究竟如何了!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九黎尤女替她女儿松解开来之后,却也不及是与她细说。立刻是从自己的袖口处是撕扯下来一块布料,又将仰阿莎的手给抬举起来,用随身的小刀是将她的手臂处是给割开了一道口子。

    “啊!……疼!阿妈!……你这是……”

    仰阿莎一时忍不住疼痛,只听其惨叫了一声……但见九黎尤女却也依旧是不声不响,又用那块撕下来的布料是在其手臂下面兜着。

    待其血液是将那块布料给浸透之后,九黎尤女便是转过身去,与远处正在打斗的柯迩遐义唤道

    “夫君!快是将阿莎的血是予他服下!……迟了只恐是有性命之忧!”

    九黎尤女言罢,便是将那块血布是远远的掷给了柯迩遐义。而柯迩遐义此时是正与墨翟激战正酣,却根本是无暇来取……

    “快去取来,这边且由我二人先应着!”

    柯迩震西亦是知晓那血布之用乃是最为关键之物,因此是一边竭力与墨翟相争,一边又赶紧是让其弟将那物件给取来!

    又是斗得好一会,待得墨翟是被柯迩震西是给接引了过去,柯迩遐义这才是抽身出来,去将那一块血布是捡了起来!

    柯迩遐义携着血布也是一刻都不敢停留,立即是折返了回去,又是与墨翟缠斗到了一块!

    说来也是奇怪,这墨翟一见得柯迩遐义是携着血布又来。也不知是何缘故,竟是更加癫狂的是往他这一侧猛攻过来!

    柯迩震西与武维义于其两翼是想要将其拖住缓住,却是根本拿不住他!

    “夫君!……你将那块血布投去便好!……莫要与他再打!”

    只听九黎尤女是在那里又是朝着她夫君柯迩遐义是大叫了一声,柯迩遐义听罢,便是遵着夫人之意,将血布是往墨翟扑来的方向是投了过去!

    果不其然,那墨翟见得此血布,却好似是饿虎扑食一般,竟也管不得周围的状况,便是直接跪在地上,拾起那块血布便是一阵咀嚼吸吮……

    而后,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只待这墨翟是一阵咀嚼吸吮过后,竟是莫名其妙的安静了下来!……渐渐的,待得他是将血布给吸吮干净之后,只见那墨翟便是直接脱了力,并晕死了过去!……

    而众人见得此状,也不知这墨翟是究竟如何了,又深怕他是旦夕间是会有性命之危。武维义不由分说,便是赶紧将他给背负起来,并是随着众人一起往山下的僰寨奔去!

    ……

    待武维义是将墨翟安置在了寨中的一处屋室内,九黎尤女便是立即与他们言道

    “除了本姑与阿莎,其余人这便都先是暂且出去!……此人中蛊太深,而且如今又是被催动了蛊力。如今这般的状态只怕是凶多吉少,危在旦夕!……须是尽早施治,或许尚有可为之机!……夫君,你速速是去找寨中的姑婆们,让她们是赶紧来此处施蛊!”

    只待九黎尤女是此言说罢,便是立刻将屋门一关,并将他们一杆人等皆是闭在了门外……

    此时,武维义亦知道自己是帮不上什么忙,也只得是无可奈何的立于屋外是焦急的候着……

    “武郎……你也是莫要太过担忧,你不是一直都说这翟弟乃是命系于天的吗?!即是如此,想来此番劫难,他也必是能够安然无恙的!”

    只听得陪在武维义一旁的杜宇是突然开口柔声的与他劝慰言道,武维义循着声音,便是转过了身……想他与杜宇是于朱提关一别,却已是大半个月。眼见这杜宇的姿容却亦是消瘦了许多,武维义甚为殷切的是与她问道

    “宇儿……这许久未见,见你却也是消瘦了不少……想来宇儿一人独守朱提关亦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吧!”

    原本杜宇能够见到武维义,便已经很是欣喜。此时又听得武维义是如此与说,不禁又是心头一暖。

    “没……没有,这些时日,戌僰他将朱提关内外是操持得极好。而且还陆陆续续是探到了巴人设于朱提关内的好几处暗哨……而那雅尔丹和朱天宗师自是撤走之后,便是完全销声匿迹,没了踪影。如今朱提关又已是恢复了往常那般的熙攘……”

    只听杜宇是浅笑着与武维义说了这些,而武维义听得此些,便亦甚是欣慰的点头回道

    “好,好……若是如此,那便是最好不过……”

    正当他二人还在那里是说着绵话,那柯尔震西却亦是在一旁悉数是看在了眼里。见他二人竟已是这般亲热的模样,不禁又是泛起了一阵醋意来。

    于是,只见他赶紧是抢上前去,又直接是往他二人中间这么一立,并是装模作样的是与他二人言道

    “啊呀!……此番危急,确是太过于凶险!亏得是宇妹领着蜀人是来得及时!要不然,还真不知是该如何是好了……哎?对了宇妹,你却又是如何会赶来此地的?莫不是因为……想念柯迩大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