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含服灵丹再度死劫 厉声责惩又激小性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含服灵丹再度死劫 厉声责惩又激小性

 热门推荐:
    正当他们是在言语之时,只见九黎尤女是一把将屋门给推了开来,武维义及其众人便是一齐围了上去。却见九黎尤女的面部却是一脸的哀荣,在那是颇为忐忑不安的站着。

    “巫主大人?……墨翟他?……却是如何了?”

    武维义见九黎尤女和仰阿莎出得屋门,却皆是神色有些不对,便知墨翟如今的境况定是有些不妙!

    “本姑已是尽了全力……但是……此人如今已是中蛊太深……当时这噬心蛊感知其主是危在旦夕,因此便是驱使着他,一时耗尽了心力而奋起搏战了一番!……而这一番搏战,却又是使他耗尽了其周身心血……如今他那全身的五脏六腑皆已俱损……只怕……只怕是回天乏术了!……”

    武维义、柯尔震西与杜宇在一旁听罢,面色不禁是被吓得惨白。只见武维义听得此言,脚下是一个酥软,险些是昏倒过去……待得他是勉强站稳,便是立刻又冲进了屋内,到得墨翟一旁!

    “贤弟!……贤弟!……不……不会的!贤弟他……他可是墨翟啊!怎么可能会是殒命于此?!这……这绝不可能!”

    武维义此时除了悲愤之外,更是只觉得这一切皆是令人感到难以置信!……他武维义如今早已认定眼前的这位小弟是于史书之中那位赫赫有名的墨家鼻祖——墨子。即是如此,墨翟却又如何会是死在此处?!若真是如此,要不然便是墨子是另有其人,要不然……便是因为他的穿越,而造成了时空的错乱来!

    正当武维义是陷入了悲痛与沉思之中,却听屋外的杜宇突然是惊语言道

    “快!……梗阳高士的灵丹!”

    这一语却是突然将沉思中的武维义是给惊醒了过来

    “对啊!……梗阳高士临走之前一共是给了三粒灵丹!并是叮嘱他是一定要在最危急之时,将此第三枚丹药服下!……若是如此……如今这墨翟眼看已是要成将死之人,岂不是正好应验了此言?!”

    于是,武维义赶紧是在墨翟的周身衣衫内是四处搜找了一番!果然是被他又搜出了那两枚丹药来。于是他就取了其中一枚是立即给墨翟含服了下去!

    而九黎尤女与一众僰族的婆婆姑姑眼见武维义是拿了手中的那两枚不知为何物的丹药是给那将死的墨翟服下,却尽皆是摇头叹息言道

    “哎!……这噬心蛊乃天下无解之蛊!……想仅以这几枚丹药便想将他救活,却是痴心妄想了!……”

    正当她们是在拥挤的屋内是一阵的交头接耳之时,却只见得墨翟那张已是犯了蜡黄的颜面,以及游于脸上的那一条条已显得深褐的血路,竟是慢慢的回转了过来!……

    而当场的僰族众人亦皆是被这一幕是给惊了一跳!

    “这!……这如何可能?!快看!……看他这颜色!……”

    只听得那些僰族的巫姑和巫婆们是在那里交头接耳,无一不是在那里惊叹万分,啧啧称奇!

    九黎尤女自也不例外,此时她的心中却是喜忧参半。能见得这墨翟在此刻是能转危为安,她心里自然是极为高兴的。

    但是如今得知这武先生的手中竟有此等绝世丹药,竟能抑制住自家的蛊毒,不禁亦是令她有些胆战心惊起来!

    毕竟,这噬心蛊乃是她们僰族的立足之根本,倘若是真有了解药,那他们这一支最为古老的僰族,岂不是转眼间便是要崩了?

    “你……你这丹药……究竟是有何玄机?!竟是能够将我族的噬心蛊给解了?!”

    武维义此时却也没有心思是与她们多说,见他只是屏息凝神的注视着墨翟的气色变化,又与她们是极简的回道

    “其实武某亦不知这其中的道理!……这枚丹药乃是墨翟于朱提关之时,得一位高士所赠!而且并是与我等嘱托过,倘若是墨翟陷于生死之时,便可取其一用!……不过还请巫主是且放宽心,此等丹药绝非寻常人所可炼得!……我等获之实属机缘巧合……想来此世间除了那名高士之外,更是无人可炼的!”

    听得武维义如此说,那九黎尤女与众巫姑的心思这才算是稍稍定了下来……

    眼看这墨翟的面色是越发的好转,甚至其呼吸和心搏也已是变得较之前是有力不少!……众人皆是在那里等着墨翟醒来,但是这一等却又是大半天的功夫,竟依然是迟迟等不来墨翟苏醒过来。

    “这黑炭究竟是睡够了没有……他这不上不下的,反倒是好生令人不爽!”

    只听仰阿莎在那憋闷的屋子内却是已经等了有些不耐烦了……而她这一句抱怨,却是令她母亲和父豪是丧尽了颜面

    “你还敢说!……定是因你贪玩,又私自跑下山去惹下的祸端!如若不然,你二人却又如何会是被那摩雅笮是给绑在那里当了人质?!……如今要不是此人舍命救你,你此刻早已是成了别人的刀下亡魂了!”

    仰阿莎心中原本确是有愧,但一听母主竟是这般的厉声将她是给训斥了一顿,为此言一激不禁又是耍起了刁蛮来

    “哼!母主尽是帮着外人说话!……要怪也怪那块黑炭太是小气,阿莎亦不过觉得那火折子颇是好玩,便是在那里讨来了一个玩玩罢了!也不知这黑炭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却是莫名其妙的要与阿莎动起手来……阿莎也是一不小心,这才是把他又给迷晕了过去的!……阿莎……阿莎也是无心的嘛!”

    武维义、杜宇和柯尔震西此时在屋子里听了,得知原来此番险情竟然都是这仰阿莎给惹出来的!不禁皆是有些怨愤,但是看在其父母的面上,却也不能是责备她些什么……

    “胡闹胡闹!都怪是你母主是把你这臭丫头是给宠惯坏了!……如今竟是这般的不分轻重!你可知……此番族人却是险些便是要葬送于你手!……而如今却令这位墨家小弟是昏厥不醒!……倘若他真是被你给害成了没心的离魂之人!我看你就在此处照料他一辈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