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两百二十三章 无知为智众出且兰 遁入曲寨寻得斥探

第两百二十三章 无知为智众出且兰 遁入曲寨寻得斥探

 热门推荐:
    武维义听得居谷兰所言,似乎已是将自己给盯上。却依旧是表现得镇定自若

    “呵呵,小的实不明白谷少主所言究竟何意?还望明示……”

    要说这居谷兰,由于乃是居谷奢晚年所得嫡子,欢喜之余,便是竭尽所能的培养于他。而居谷兰也是不负众望,练就得一身文武双全。且为人粗中有细,深入部众,也是颇得人心。

    而他自从是与武维义过手的那一刻起,就觉得此人绝非常人。而这几日虽未加以监视,却也知晓武维义和墨翟他二人是整天在那捣鼓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些举动又如何会是寻常下人所为?

    因此,居谷兰却是笑了笑,又摇头叹道

    “呵呵,仁兄乃是智者,自然该是明白本公子所言何意!……”

    武维义闻得此言,不禁是心头一紧。却也依旧是面不改色,只淡淡的回道

    “呵呵,回公子的话……有些事……无知可比知晓了好……公子许不闻‘大巧若拙’者乎?”

    居谷兰两手一摊,不禁回道

    “哦?‘大巧若拙’?不知本公子却又该如何分辨何为知之为妙,何为知之为恶?!”

    武维义抬头看了看居谷兰,又是诡异的一笑言道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谓智也!”

    居谷兰见武维义这般谈吐不凡,不由得是疑虑更甚。然而观其言语似是而非,看似强词夺理,却也好似是有些道理,着实令人摸不清其底细。于是,便只得是展颜回道

    “哦!然也!既仁兄多有不便,那本公子便不再过问便是……诸位,父豪有请,且移步宫中。”

    毕摩和武维义等人闻言,便立即是去了且兰宫殿。而此次碰面却并未设在大殿,而是位于侧旁的私房之内。

    但见两列案几之上摆满水酒佳肴,而居谷奢也已是端坐于主位。待毕摩等人进殿行了礼数之后,便各自坐定。

    宴饮即开,但见居谷奢是举起青铜杯,说道

    “来!毕摩大人光临敝部,本豪不曾远迎,失敬……失敬。还望毕摩大人莫要见怪。”

    毕摩急忙是跪坐着躬身回道

    “酋豪言重了……酋豪能容吾等在此栖身,已是莫大恩惠。毕摩又如何敢有其他奢想?更何况,酋豪这般殷勤,更是令我等无地自容呐……”

    居谷奢一边端举着酒樽,一边甚是爽朗的笑道

    “哈哈哈,毕摩大人客气了,来。来!请诸位尽饮此酒!”

    众人闻言,便尽皆是一起端起酒盏,将盏中美酒是一饮而尽。而随侍于两侧婢女则是继续为其斟酒续杯……

    待是酒宴巡至毕摩,只见毕摩亦是恭起身来,并是与居谷奢道

    “多谢酋豪今日款请。想吾等已是叨扰多日,不胜感激。因此,来时吾等便已然决议是明日出发归往柯裸姆多,待毕摩是回禀日达木基,定将此间恩义款请是如实回告。”

    居谷奢对于毕摩要走的消息倒也一点也不奇怪,毕竟其子方才入宫之时,已是做了通禀

    “哦?毕摩大人不再多住些时日?”

    毕摩亦是十分和气的回道

    “毕摩还有要事缠身,度留这几日,已是偷闲。”

    居谷奢又一边是切得几片羊肉,一边亦是一副颇不经意的模样说道

    “哦……那……既然如此,本豪便让兰儿是送送尔等。在我且兰本豪尚是能保得诸位平安无虞!……只是……恒部边境距离柯洛倮姆尚有一段距离,届时还需诸位是多多保重。”

    毕摩起身,并是双手恭上回道

    “多谢酋豪相助!酋豪大恩,毕摩没齿难忘!”

    居谷奢自然也没有过多挽留,也未曾是细问毕摩,武部究竟是与摩雅邪的乍部发生了什么纠葛?

    俨然装出一副明哲保身两不得罪的态势。毕摩深知居谷奢为人处世,倒也不以为奇。

    宴席过后,毕摩等人回了驿站之后,便各自整备起明日的行装。是夜,杜宇和武维义各自理完以后,便在驿站私院里是述说着亲昵耳语,以为道别。

    杜宇对于武维义亲往行刺摩雅邪一事,终究还是有些耿耿于怀,放心不下。言谈之中,亦是尽皆吐露不安心绪。

    武维义虽是一再保证,更是将自己的行刺计划、逃跑路线、“烟雾弹”等等是和盘托出,皆只是为了能让其安心。

    “无论如何……武郎,你可一定是要活着回来……武郎若是死了……宇儿……宇儿也绝不独活!”

    武维义微微一笑,手里则是抚揉着杜宇的纤纤细指,与她是宽心言道

    “宇儿……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自当是要以信义为本。武郎既已是答应了宇儿,又岂能食言?”

    杜宇那玉葱般的右手轻抚武维义的面庞,亦是笑着对道

    “好……宇儿自是愿意信你的。武郎本领高强,自是能够化险为夷的……而且,武郎也自是最关心宇儿了不是?更不会是弃宇儿而去的……”

    两人就这样一边说着,身子亦是挨得越来越近。月光之下,但见二人身影便渐渐的重叠在了一起。

    ……

    次日清晨,众人跟着毕摩一起是上了路,由居谷兰护送,直出且兰,取官道而行,朝着柯洛倮姆进发。

    行了将近半日,眼看便要出得恒部边境,武维义眼看前队是由居谷兰护送着,也不便与众人一一辞行。

    只得是与杜宇,墨翟暗中告别之后,便悄无声息的故意掉队,改路而行。

    居谷兰显然亦是察觉到了武维义的异样,却也不明言,只管与毕摩言道

    “毕摩大人,你们此行对我恒部该是无所图谋的吧?!”

    毕摩一听,不禁是大惊失色,深知这居谷兰为人亦是太过谨慎,如今竟是怀疑起了自己来

    “兰少主多虑了,毕摩这如何是敢?夜郎谁人不知,恒部最是与世无争,且酋豪为人亦是最为中正不阿的。真有二心,我等却又是何苦来哉?!”

    居谷兰一听,却是在那哈哈大笑了三声

    “哈哈哈,毕摩勿要惊,兰亦不过是一时戏言。不必当真,不必当真啊!……毕摩说得极好,想我恒部素来与世无争,却也最是遵守正义,倘若有人胆敢行些不义之举,为乱夜郎,兰便是第一个不答应!”

    毕摩知其误会稍解,也便是放下心来。随后,又与他是坦言说道

    “哎……待来日……兰少主自会明白毕摩此番用意。今日之所以是有所隐瞒也实属情非得已,知道得太多……对恒部实在是有害无益……因此还请少主见谅。”

    居谷兰听罢,也是点了点头,颇为傲然的言道

    “嗯……毕摩大人既如此说,那兰也就不再多言……”

    ……

    再说武维义是携带蛊王,独自一人前去曲寨。为避免是被人察觉,便将鱼肠剑是给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曲寨乃是乍部首府,说是一处寨子,但其实也已成了一座规模不小的城邑。

    城中戒备森严,武维义入城之时,也是经历了一番严密的搜查。

    守备虽是发现了他随身携带的鱼肠,但由于这鱼肠被有意遮掩,因此其貌不扬,剑背又多有鱼鳞斑驳,被守备只当成了是出城砍柴所用的顺手工具罢了,便直接将他放行了过去。

    进城之后,武维义便是根据之前刺探曲寨的护卫所言,来到北面的一个市集。

    但见其中是鱼龙混杂,形形色色的买卖应有尽有,武维义在诸方打听之后,也是颇为轻易的就找到那家旅店,并是住了下来。

    住下之后,武维义便将蛊王的罐瓮是藏在一个妥帖之处。夜半时分,又悄然是来到隔壁,三长两短,但见门是应声而开,开门之人正是此前留于曲寨的探子——白乙。

    白乙矮小精干,为人小心。且将武维义请入之后,立即掩门,又侧耳是听了许久,这才转身行礼道

    “见过武先生!……武先生如何是亲自来了?”

    武维义微微点头,却也不及是与他细说其中缘故,只管是立即打听问道

    “嗯,此事说来话长。乙,我且问你,这几日曲寨上下可还有什么讯息?”

    白乙闻言,立即是放低了声音,几乎是贴着耳根说道

    “倒是和往常一样,并无二致。且经在下是三番确认,那朱天自与鄂鲁默是一起出城过后,至今未回!”

    武维义听罢,便是点头“嗯”了一声

    “既如此,乙,你明日一早便出城去,赶紧是往柯洛倮姆去吧!”

    白乙听了,不禁是眉头一簇,

    “先生!……不如乙还是留下来给先生作个接应?”

    武维义却是摇头言道

    “此番行动,武某一人即可,乙尽可先走!”

    白乙显然还想要是说些什么,武维义又摆手止言道

    “不必担心武某,武某自会留有退路,人多反倒不便。因此,乙只管是顾好自己便是!”

    白乙听得武维义这般笃定,却也不知为何,反倒是更加忧虑起来

    “先生!……白乙虽是不才,但好歹也是个探马出身,脚程自是轻快一些。若是有个好歹,起码也可回去讨要救兵呐!”

    武维义思量一阵,又与他是拒绝道

    “不必……该做的,你都已是做得极好。眼下,你便尽快是赶往柯洛倮姆,跟戌将军汇合。至于其他的,且待武某回去之后再说不迟!”

    白乙也知先生意愿强硬,便也只得是颇为无奈的遵从道

    “喏!”

    ()

    whichunqi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