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两百二十五章 巧舌如簧智激酋豪 渐释疑意驿馆验蛊

第两百二十五章 巧舌如簧智激酋豪 渐释疑意驿馆验蛊

 热门推荐:
    摩雅邪生性多疑,对于武维义的一面之词自然还是不大相信的,但正如武维义所言那般,蛊王之于他诱惑而言,确是有着异乎寻常的意义。如今既是有此良机又岂肯轻易错过?

    “也罢!……本豪便姑且是信你一回,这便将蛊王呈来!”

    但见武维义却是微微一笑,又双手摆道

    “呵呵,不曾带得身上……豪长勿要心急,想必豪长也曾听说过,这蛊王若是离了寄主,便会变得极为虚弱。因此,如今那蛊王已然是奄奄一息,自是不可随意挪动。还请豪长能屈尊移步出宫,待在下是亲自奉呈予豪长手中!”

    关于蛊王这一特性,摩雅邪其实也是略知一二的,所以在第二次派鄂鲁默前去之时,是要求其将九黎尤女连人带蛊一并虏来。

    因此,眼前武维义的这一番话,倒也合情合理。只是若要让他出宫,这不免是有些过于唐突。再者,摩雅邪又如何能够分辩眼前此人所言究竟是真是假?

    摩雅邪踟蹰不已,武维义见状,便更进一步道

    “酋豪请看!不知酋豪可曾认得此物?”

    武维义取出一个小瓮,打开之后,只见里面有几条金色的小虫附着在一块腐肉之上,并是不断的扭曲蠕动着。

    摩雅邪观毕,却是侧目掩鼻回道

    “这……莫不是喂食蛊王所用的蛊虫?”

    武维义合住蛊瓮,又是点了点头

    “呵呵,酋豪英明!此物除了僰族,可以说是别无二处可有。在下偷得蛊王,此物顺便也就一并取了一些……不瞒酋豪,蛊王眼下已是奄奄一息,不可妄动。且如今其饲食也已不多,酋豪若是想用,还需趁早才好!”

    摩雅邪听罢,不禁是轻叹一声,颇为有些左右为难

    “那……眼下蛊王却又身在何处?”

    武维义知道此番计议已成了大半,不禁又是嗤笑了一声,继续是惹其心智言道

    “呵呵,自是在妥当之处,酋豪可移步宫外驿馆!在下这便将蛊取来,面呈于酋豪!”

    摩雅邪一听此言,心中不禁又是疑心骤起

    “宫外的宾驿距离此殿亦不过二三里的脚程,却为何不能将其直接携入宫中,而非要选在宫外?”

    武维义既是如此说,那自然早已是有了计较,于是开口回道

    “在下已经说得十分清楚,蛊王现在已经不可擅动,而酋豪所居之宫,隐隐中又透有君王之气。因此阳气过甚,而蛊王乃由僰族女子精血所化,当属极柔之物。因此携带入宫固然对酋豪而言更加方便,却对蛊王是极为不利!……至于酋豪究竟要蛊王是死是活,还请酋豪自裁!”

    摩雅邪本对蛊王也不甚了解,只听得武维义在这里是一桶胡说八道,却竟也是信了。但是对于亲自出宫一事,依旧是有些犹豫不决。

    “酋豪若还是放心不下,不若先派一名心腹,随在下一同前去验看蛊王。是真是假,一见便知!再说这里到底也是曲寨禁地,既有重兵把守着,难道还怕在下区区一届野夫不成?”

    摩雅邪听罢,不禁是站起了身,来到武维义的面前,两人相距不过三尺。

    武维义在心中估算一下位置,心道

    “哼!若此刻我有鱼肠在手,当可一剑将你诛之!”

    摩雅邪绕其周身挪步一圈,又将武维义是上下打量了一番,并是眯起眼来开口言道

    “本豪仍是信不过你。”

    武维义向其躬身行了一礼,并是笑道

    “呵呵,大豪您即是信不过在下,在下亦是无话可说。不过,既然大豪有心,难道还不知派人先行查验?莫不是……大豪竟是连一心腹之人也无?!”

    摩雅邪却也不正面答应与他,只管是继续问道

    “那么……定于何时献蛊?”

    武维义闻言,不消分说,知道这摩雅邪已是上了勾,便是双手作揖回道

    “悉听酋豪之意……不过自是越快越好。”

    摩雅邪听罢,便转过了身背对着武维义,与其左右言道

    “来人!”

    但见一名矮小精干的青年步出,向其行礼

    “臣在!”

    摩雅邪举手往身后的武维义指了一指,却是头也不回

    “穆博,你和此人一同立即出宫,前往宾驿查验蛊王!回来后,再一五一十的与本豪转述,不得有半分遗漏!”

    那穆博闻得尊意,单手抱拳,横斜于胸,并是极简练的躬身回了一句

    “得令!”

    武维义听罢,知此事已成,当尽早脱身,以免是露出马脚

    “那在下先行告退,在宾驿静候酋豪大驾光临!”

    摩雅邪不再说话,只是背身挥了挥手,示意其退下……

    武维义和穆博出得宫,先来到之前所住客栈外。武维义且让穆博在外等待,他自己先行入得屋内是取蛊王的蛊瓮。待其拿出客栈,穆博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观上一观,武维义却立即阻拦道

    “大人!还请稍安勿躁,此处可不是观蛊之所。”

    穆博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又与他是笑面迎合道

    “是是是!确是在下过于心急了,还请先生移步,前往驿馆!”

    接着,武维义在前簇后拥之下,是被带到驿馆。摩雅邪对蛊王极为重视,此时早已命人将驿馆内外清空,并是里里外外皆布置了守卫。

    武维义见状,也不以为意,这些早已是在他的预料之中。进得驿馆的客殿之后,武维义将蛊王的罐瓮取出,并是掀开了一条缝隙,穆博向前凑眼一看,只见蛊王竟是一动不动,静静的倦曲在那里。穆博观望一阵,不禁是好奇道

    “为何这蛊王是一动不动?”

    武维义听罢,又将罐瓮是再打开了一些,但见那蛊王一见了光,竟是突然动弹了一下。

    原来武维义早有准备,此时蛊王已死,于是他便将一根细丝是系于蛊王之上,另一头则是粘在盖子上,只要瓮盖一开,在其牵扯之下,自然便会动弹一下!

    正当穆博还在验看,武维义为了避免穆博是再看出些许端倪,便急忙合上了瓮盖,解释言道

    “蛊王如今已是奄奄一息,见不得强光。还望穆博大人是与酋豪通禀一声!只亦从速用之,切莫再是耽搁!”

    穆博虽是不识得蛊王,但此蛊奄奄一息确也是看得真切,便急忙是连连点头说道

    “谨遵卫先生之言,博自当全话带到。”

    穆博倒也客气,朝武维义是行了一礼,这便转身匆匆而行。武维义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暗自一笑,知道计策已成,只待摩雅邪上钩。于是,便要回转踏入驿馆。

    武维义正要回房,确突然感到腰间的“赤光勾玉”是陡然跳动了一下!武维义心中一紧,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身形一闪而过。

    武维义箭步冲出,却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武维义四下又是仔细查看了一番,依旧是一无所获。赤光勾玉内含有超导磁,只要接近磁铁或者铁器均会有所反应,而且若是隔空遇见了另一块“赤光勾玉”的话,此等反应将会更加激烈。而对于武维义而言,方才赤光勾玉的那一阵陡动,确是似曾相识的……

    武维义见状,不禁是警觉了起来,并是忖道

    “为何赤光勾玉的反应如此强烈?刚才那个身影甚为熟悉……莫不是!……是朱天那厮转而复返了?!……如果真是那厮……”

    武维义想到此处,不禁眉头一皱。他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在此关键时刻,竟还遇到了这等的变故。

    whichunqiu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