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氏春秋录 > 第两百四十九章 遁走暗道贼人追讨 取道摘星母犊情深

第两百四十九章 遁走暗道贼人追讨 取道摘星母犊情深

 热门推荐:
    武多同听得天玑夫人的这一番言语,自然是理解不能,便是断然拒绝道

    “不可!若是如此,多同宁愿是留于此地,与父王及嫡母共同进退!”

    只见天玑夫人渐渐是面露不喜之色,厉声呵斥道

    “你这般意气而为,将来又如何能成得大事?事不宜迟,还请二殿下速速接过金杖,即刻离开!”

    显然武多同还想要再说些什么,武维义此时亦是反应了过来,于是一同是上前劝阻道

    “夫人,国主如今昏迷不醒,对摩雅邪造不成任何威胁,因此可能反倒是安全的。夫人若能脱得险境,则更可让摩雅邪是投鼠忌器,自不敢再妄自对国主做些什么!

    正于左右为难之时,天玑夫人再一次将手放进那个暗门,啪地一声,下面竟是显现出一条暗道来。

    “莫要多言,快些下去,迟则生变!”

    天玑夫人也管不得许多,径直将权杖硬塞给武多同,推搡着是一阵催促着说道。

    武多同却还有些愣神,武维义知道此时也不是争辩的时候。便与墨翟使了个眼色,墨翟自是领会,只道了一声

    “王子殿下,多有得罪了!”

    于是,只见他携起武多同的臂膀,两人一起是跳入了暗道。暗道幽深,待武多同反应过来时,已是纵身滑入了暗道之中。

    再是回首张望,只希望父王与母后能够一并下来,而这一切也着实令武多同懊恼不已……

    此时,摩雅邪在殿外已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夫人!时辰已到,本豪可就要进去了!”

    天玑夫人本想是就此留下,殉于武益纳。然而,又转念突然想到武多同他们所走得的暗道乃是机关密布,若是不多加留意,那也是无法安然出宫的。

    而且,方才武维义所言也不无道理。只这一时半刻,大王的性命理应也是无虞的。于是,也不再作他想,径直是拿起蛊王的罐瓮,望了一眼身旁昏迷不醒的武益纳,随后毅然跳下了暗道。

    武多同见母后一起跳将下来,不禁大喜。碰面之后,天玑夫人于暗道中领着其余三人走在最前,并叮嘱武维义他们务必要踩着她的脚印前行。

    暗道内十分狭窄,好在两侧点有长明灯,尚能辨明天玑夫人所走的脚步。

    就在此时,摩雅邪由于听不得殿内是有人作声,便也径直破门而入。而由于天玑他们走得甚是匆忙,却令摩雅邪见得此间暗道竟是没有完全闭合。

    摩雅邪见此暗道,不禁大怒!只命人看守住日达木基后,便径直领兵是追了进来。行不多久,却只听得背后传来一阵呼喝和脚步声,又时而发出金属破空之声,紧接着又是一阵连连的惨叫声!

    显然,身后的这些跟随进来的乍部士卒,皆是因为误触了此间的机关要害,遭遇了伏藏于四周的暗器以致殒命。因此,若非是有天玑夫人在前引路,恐怕武维义他们也是很难从这条狭窄的暗通走将出去的。

    而且,此通道也并非直行一路,也是七拐八绕的。好在岔路不多,天玑夫人领着众人约莫走了七八百米,突然又停下了脚步,抬手在其中一个长明灯下一扳,咯咯声响过后,一道石门打开,武维义发现这道石门的后面竟是大殿外侧的一处庭院,而出口正在假山之后。

    虽然整个王宫都已经被摩雅邪掌控,不过布防重点仍然是在寝殿周边,而似这种不怎么起眼的地方,却反倒是疏忽了。

    众人刚一出来,便有三名侍者立即发现了他们,那三人急忙赶上几步,稽首拜道

    “拜见王后……”

    天玑夫人本想让他们退下,眼睛余光却发现大殿走廊另一端却是有一队人马正朝这边赶来,看服饰似是乍部士兵。而那三名侍者此时却并无察觉,天玑夫人当机立断,噌地一声,回身拔出武维义腰间的鱼肠剑,并是用力一挥。三名侍者被这一剑是直接抹了脖子,瞬间倒地而亡。

    事发突然,即便是武维义也没料到,正自奇怪,天玑夫人双臂一展,叫众人立即是退回到了假山之内。

    因为那一避处甚是幽黑,那一队乍部士兵也并未发现这边的动静,匆匆而去,天玑夫人沉声道

    “你们三人,快些换上他们的衣服,快!”

    武多同、武维义和墨翟闻言,这才是恍然大悟。赶紧照做,上下换了衣物行头。好在这些个侍者的衣物皆为深褐色,因此即便是染上些许血渍,于夜间行走倒也不甚明显。

    天玑夫人将鱼肠剑还给武维义,又把蛊王罐瓮让墨翟拿着,并且与他说道

    “如今蛊王已是用不上了,届时还请小兄弟能替本宫将此物还予阿莎!”

    天玑夫人洞若观火,在和仰阿莎、墨翟初次见面之时,他二人虽未曾对过一言。但当日,仰阿莎于宴上时不时的偷瞄墨翟,而墨翟也是时常斜眼偷窥阿莎。天玑全看在眼里,因此,这些事自然亦是了然于胸,因此才会将蛊王是转交给了墨翟。

    墨翟颇为有些惊讶,却也不及细想,只向天玑是行礼回了一句

    “诺!”

    天玑夫人又从袖口拿出一把短刃,但见这把短刃通体泛出金光,虽是有些短小,但剑身纹饰确是极为精美。而且,最为怪异的是这把短刃竟是无锋的!

    天玑将其递到了武多同的手上,并是与他径直言道

    “除了黄金权杖,这柄王刃亦是王权之执柄。此剑乃为夜郎武部的世传之物,你到时候只需将此剑示于武部众人,他们自会听命于你!”

    原来,这把王刃本是武部的宝物,武益纳却从不轻易示人。当世除了武部现任酋豪和天玑夫人,更无他人知晓。而武益纳当年深知自己的身体状况是每况愈下,为了以防万一,是将此剑交给了天玑夫人保管。

    因此,武多同若是能示以此剑,自然说明武多同乃是得了武益纳亲授,必能就能取得武部的信任。

    武多同授命,将王剑收于袖内,却是不无忧心的愁道

    “只是……父王那边……”

    天玑夫人微微一笑,摇头宽慰他道

    “这并非二殿下现在应该考虑的!你现如今需要做的,就是带着这些赶紧离开柯洛倮姆,举义借兵讨逆!摩雅邪倒行逆施,名不正言不顺,必将败亡……至于你父王,二殿下不必担忧,如今尔等出逃,谅那贼子亦不敢是将你父王怎样!……事不宜迟,快快出发!你们顺着这条小路往北门,途径观星楼,此刻哲多应当便是藏身于那里,小君……小君拜托各位,务必……务必是带着他一同出城!”

    武维义自她言语之间,隐隐感觉不对,不禁问道

    “夫……君夫人难道不与我们一起走?”

    天玑夫人迟疑了一下,原本想是将他们带出暗道之后便再折返回去护持住王身。另一方面,也可替他们诱走追兵。

    然而方才一语提及其子,不禁是令她又起了护犊的心思,一番前后寻思之后,只迸出一字来

    “走!”

    天玑夫人思定,立即是在前带路,径直来到了观星楼下。此楼原本乃是天玑夫人刚入宫之时,武益纳为讨她欢心而建。

    此楼是一个七层高塔,可在上面赏月观星之用,然而如今武益纳身体耐受不住,因此已然荒弃多年。

    四人刚进得大门,但见一个矮小的身形一闪,跳到天玑夫人的怀里,稍显稚嫩的声音言道

    “母后!母后!”

    此子正是武益纳和天玑夫人的幼子——武哲多!

    武哲多虽只有十岁,身材在同龄孩子中也不算高,不过一对眼睛极为灵动。只见他一人躲在这几近荒弃的塔内,倒也并不害怕。

    天玑夫人不及多言,抱着武哲多匆匆出塔,没走几步,发现北门人影攒动,已经被乍部士兵完全控制。

    天玑夫人微微一顿,言道

    “随我来!”

    天玑夫人虽是怀抱着一个十岁的小儿,却丝毫不受影响,依旧是健步如飞。反倒是身后三人,若是步子迈小了,几乎都要追赶不上。

    一行人一路遮遮掩掩,最后到了一个小门,天玑夫人放下武哲多,蹲了下来,仔细端详着儿子,说道

    “多儿,且听母后说来,多儿可还记得你二兄?”

    武哲多机敏的眼珠望向武多同,上次宫内大乱之时,他早已开始记事,自然是记得不少事情。不过武多同对他素来冷淡,也从未说过什么好话。因此哲多如今见得兄长,却是有些生怯。

    “孩……孩儿自是记得!”

    天玑夫人深解其子的心思,用温暖的手掌是轻抚了儿子的脸颊,并是暖意言道

    “多儿切记,日后要多听兄长的话!记住,你们是手足兄弟,以后务必是要守望相助,相互扶持,切不可因贪图小利而起任何冲突,明白了吗?”

    武哲多听罢,不禁是愣神了好一会儿。忽然,又好似是全然明白了过来,竟“哇”的一声痛哭了起来。

    ()

    whichunqi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