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百万可能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绝密文件

第六百九十九章 绝密文件

 热门推荐: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淡淡的熏香气味越来越淡。

    

    从雕花窗透进来的阳光将这些材料照得极亮。

    

    施圣存将一张张照片重新看了一次,最后捏着那张笔迹鉴定报告出神了许久。

    

    之后,他将其放下。

    

    抽出了几张空白的信纸,将口袋里那只钢笔拿起,吸饱了墨水,开始认真地,一字一划地起草报告。

    

    他落笔很慢,仿佛在斟酌措辞,没有就眼下的事件发表任何看法,只是客观地,将这份报告以及自己对于程林的猜测做了简短而清晰的描述。

    

    字数不多,等起草完毕,他扣上笔帽,将这些文件一样一样叠好,装在了一个牛皮纸文件袋中,密封好,并认真地盖上了“绝密”的印戳。

    

    做完这些,他才吐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珠。

    

    这份文件并不是要给特理司内部的人看的,而是要呈送给更高级别的机构,更高级别的人来看,这也将作为他的报告的一项有力的证明。

    

    将文件袋放在一旁,他转而拿出了自己的卫星通讯器。

    

    以他的等级,这只通讯器的密保等级极高,有足够的安全性,犹豫了下,他终于还是拨通了一个号码。

    

    宁静的房间中,响起了一阵拨号音,其响了五秒,就突兀消失,意味着被挂断。

    

    施圣存并不意外,静静等待,大约又过了几分钟,通讯器响了起来,他点击接通,就听到对面一片安静中,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什么事?”

    

    施圣存轻轻吐了口气,开口道

    

    “部长,是关于程林的事情,有了新的发现……”

    

    ……

    

    ……

    

    “请在这稍事休息,我这就去通知负责人。”

    

    “好。”程林随意地点点头,然后看着那名年轻人快步离开,他收回目光,没有进那间接待室,而是沿着青苔石阶,走向了山谷中的那片宁静的湖泊。

    

    此刻,阳光正艳,洒在水面上,如同一片碎金。

    

    “哗哗——”

    

    远处,山崖上的一只小型瀑布垂挂在略显荒寂的山峰之上,程林无声叹了口气,心想,16号灵地的景色的确是不如夏天好看。

    

    是的,16号灵地,这就是他思前想后选择暂时居住的地方。

    

    乘坐着那辆出租车,抵达了附近的小镇,然后他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御剑飞行,径直落在领地拱门外,之后利用自己的证件轻而易举地进了大门。

    

    大概是因为亡灵之灾的事,整个灵地中空荡荡的,湖畔的广场上看不到一个人。

    

    所有的修士应该都被调走了,于是,这里就变得很安静——这刚好符合他的心意。

    

    “嘎嘎——”

    

    凝望间,冬日的湖面上缓缓地游过一只姿态嚣张的鸭子,它扭过头,略显疑惑地看了程林一眼,然后叫了几声,仿佛是认出来了,却仍旧高昂着头,不落下风地甩了甩尾巴,扭头游开。

    

    这让程林不禁会心一笑,心情好了些许。

    

    身后,脚步声传来。

    

    他转回身,就看到了一个高瘦的,穿着白色大褂,踩着黑色皮鞋的男人。

    

    任艺去了京城后,这里显然是换了负责人。

    

    程林想着这位继任者的气度可要比任艺差了不止一筹,就听到对方伸出右手,有些拘谨地说

    

    “没想到您会来,我是这里如今的负责人……”

    

    程林温和地与对方握了握手,寒暄了两句,然后直接说出了自己想在这里暂住几天的请求。

    

    “我虽然毕业了,但是再九司的账户里还存着不少贡献点,应该足够我在这里住很长一段时间。”程林微笑着说。

    

    那名负责人连忙摆手

    

    “您说哪里话,想要住多久都可以,房间的话……”

    

    “就那间吧。”程林指了指湖畔的一间很不起眼的小房子,然后笑着补了一句,“以前我在这里培训的时候,就是住那里,也住习惯了。我看了,现在没有人,可以么?”

    

    负责人将更好的房间的建议咽了下去,果断回答

    

    “没问题。还有什么需求的话尽管和我说。”

    

    “没什么需要,”程林摆摆手,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一般,问道,“对了,我记得这里以前还有一只会修炼的狗,还在么?”

    

    “啊,它被之前的负责人,现在的任院士带走了,应该是去了京里。”

    

    “这样啊。”程林点了点头,心想上次倒是没有在任艺身旁看到,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短短几个月,重返故地,故人却已大都不见了,这终归是一件让人有些感伤的事。

    

    收回飘散的思绪,看了眼拘谨的负责人,程林温和地笑笑,然后说

    

    “好了,没什么事,你去忙吧。”

    

    “好。”

    

    对方点头,转身刚迈出一步,就听程林叫住了他

    

    “抱歉,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程林指了指那宁静的湖泊,忽然眨了眨眼,认真问道“这里,禁止垂钓么?”

    

    ……

    

    ……

    

    就在程林在16号灵地安顿住下的同时,外界的“风雨”却是越来越大。

    

    新闻、广播、网络……几乎可以想到的一切的媒体,都在持续报道着灾难后续的事件,大领导的影像频繁出现在各个受灾区,出现在新闻台的屏幕里。

    

    而在国外,类似的宣讲,由各个组织发起的哀悼活动更是难以尽数。

    

    这次投影在全球范围内足足二百多个,影响空前,而那些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愤怒、悲伤等等情绪也如同一个正在急剧膨胀的气球。

    

    在“气球”的阴影下,则是常人不可见的潜流。

    

    然而人们终归只能看到表象,只有极少数敏锐的目光才会发现一些细节的变化。

    

    比如舆论上的一些明显不怀好意的,来源不明的推动力量。

    

    又例如,一直在新闻台直播里跟在大领导身后的那名特理部的最高负责人悄然消失了。

    

    ……

    

    又是一个傍晚,一架飞机从南方飞回了帝都。

    

    燕山。

    

    狠狠睡了一觉,脚步空乏,头脑昏沉的梁靖喝了口水,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然后穿上制服,推开门,一张惺忪的脸庞顿时被一轮巨大的橙红的夕阳照耀的红彤彤的。

    

    她打了个激灵,这才意识到自己足足睡了一个白天,苦笑一声,她摇摇头,心中升起一股紧迫感,这来源于信息的焦虑。

    

    不过既然没有人唤醒自己,想来,应该没有什么大事,急事发生。

    

    自我安慰着,她迅速打起精神,一边翻看着手机上的消息,一边向着办公区走。

    

    办公区依旧人来人往,气氛紧张。

    

    显然,最起码一个星期内,这件事的余波不可能散去。

    

    从全国二十多个司局发来的各种申请,各种信息,都需要这里来批示,关键时刻,任何东西都不能疏忽。

    

    天知道底下的某个司局的某个小组的某个不知名的工作人员,在微博上发表个错误的言论会导致何等可怕的风波。

    

    再如何谨慎都不为过!

    

    梁靖摇摇头,叹了口气,揉了揉因为长久睡眠而隐隐胀痛的额头,打起精神来,走入了中心办公室,之后正好看到施圣存签发完一份文件。

    

    “你还没有休息?”梁靖愣了下,然后心中一下子升起一股莫名的怒火。

    

    施圣存仿佛没有看出她情绪的不对劲,温和地笑笑

    

    “睡饱了?吃饭了没有?”

    

    “我在问你,你难道白天也都没有休息?”梁靖瞪圆了眼睛问,门外的刚打算进来的一名文员看了这情况一眼,缩了缩肩膀,果断地退了出去。

    

    “中午睡了一觉。”施圣存一脸真诚地撒谎道。

    

    梁靖抱着肩膀冷笑,也不说话,对峙了一会,施圣存终于移开目光,苦笑道

    

    “说起来,我一直觉得你们女人最适合修炼感知系,恩,在这方面你们有一种难以理解的天赋。”

    

    说完,没有得到预想中的“笑话”反馈的施圣存无奈地继续说

    

    “这边的事情太多,很多东西他们不敢决定,所以只能我来,作为感知系的八品境,我的精神力比其他人高了太多,处理事情的效率自然也好,而且不需要太多休息,问题也不大……”

    

    “可你伤还没好。”梁靖忽地吐出一句。

    

    “那些伤问题不大,我的身体我很清楚……”施圣存不厌其烦地说着,忽然,桌上的通讯器发出了一声震动,他拿起来看了眼,是条短信。

    

    “好了,这件事之后再说,部长已经回来了,我得过去一趟,有一件要紧事。”

    

    说着,施圣存掸了掸衣服,双手在轮椅上按了下,站了起来。

    

    与兰斯洛特的战斗中身体虽然的确受到了损伤,但目前,也已经可以行走了。

    

    唯一的缺点是走动的时候还有些隐痛。

    

    不过既然是要去特理部,总不大好坐着轮椅去。

    

    躲开梁靖的幽幽的目光,施圣存径直向外走,看起来脚步很是利落。

    

    然而就在他刚迈出房间门槛,双眼因为阳光刺目而下意识眯起来的瞬间,他体内长时间强行压制的伤势一下子炸开,一股紊乱的力量在他的躯体中横冲直撞。

    

    施圣存只觉的大脑缺氧般眩晕,周围的世界颠倒了一般,所有的东西都在打转,一股强烈的恶心感从嗓子里冒出来,他的身体也踉跄着向后退去。

    

    “怎么了?”旁边的梁靖眼疾手快,冲上去将施圣存拖回房间,重新放在了椅子里。

    

    然后一只手在他胸前按了下,飞快地用自己的力量试图抚平他身体内的激流。

    

    过了约莫一分钟。

    

    施圣存才摆脱了那种眩晕感,脸色却已苍白如纸,额头上一颗颗黄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

    

    “你不能再工作下去了!需要休息!”梁靖语气严肃,不容置疑地说。

    

    施圣存大口吸气,控制着自身,将伤势再一次压下去,然后又拿出两瓶药剂吞服下去,做完这一切,他才苦涩地笑笑

    

    “看来我的确高估了自己,放心,我没那么蠢,我可没打算透支生命就为了做这些没有意义的杂事,看来我的确需要休息了。”

    

    “你知道就好。”梁靖松了口气。

    

    旋即,就看到施圣存皱起眉头“可是……”

    

    梁靖一眼就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当即道

    

    “你需要立即休息!你的情况不适合出门!有什么事非要亲自去么?不能等等?再或者我帮你去办!”

    

    “倒也不是非去不可,只是……”施圣存靠在椅背上,忍受着头脑中一阵阵的疼痛,犹豫了下,叹了口气,说,“好吧,那你帮我将这个交给部长。”

    

    说着,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那只羊皮纸文件袋,交给梁靖,然后一边揉着眉心,一边叮嘱道

    

    “绝密文件,中途切记,小心保管。”

    

    “好了,我知道,类似的文件我都替你送过多少次了,哪次出过问题?”梁靖咬了咬嘴唇,将文件袋收起来,“你放心去休息就好。”

    

    施圣存有心提醒一句这次的文件比以往更加重要,但想了想,终归是没多说什么。

    

    “来人,带司首回去休息!”梁靖招呼着底下人过来。

    

    直到看到施圣存离开,她这才松了口气,摇了摇昏沉的脑子,向停车场走去。

    

    ……

    

    ……

    

    几十分钟后。

    

    坐在车里,梁靖看到了伫立在黄昏背景下的特理部大楼。

    

    她将车停在院子里,然后推门,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之后吸了口微冷的空气,向着已经亮起灯火的大楼走去。

    

    夜幕渐渐降下,大楼中已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走廊中弥漫着强烈的紧张感。

    

    验明了证件,梁靖一路上行,熟门熟路地上楼,来到了“部长”的办公室外,却扑了个空。

    

    找人打听了下,才知道部长在会议室。

    

    “在开什么会?”她忍不住问道。

    

    那名与梁靖相熟的文员摇摇头,然后说

    

    “这我哪清楚,不过,你来的时候看到院子里那辆车没有?有位大领导来了,部长正陪着呢。”

    

    梁靖愣了下,她还真没注意,至于究竟是哪位“大领导”她也聪明地没去问。

    

    总之能让部长陪着的,也就那么区区几位了。

    

    “谢了。”

    

    道了谢,梁靖站在走廊里想了想,转身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她当然不可能去会议室敲门,但想着等会议结束,人出来,正好把文件交上去。

    

    穿过明亮的走廊,梁靖慢慢走上了会议室所在的楼层,明显感觉到这边冷清了下来。

    

    她又往前走,然后果断在会议室转角位置停了下来,打算等一会。

    

    就在这时候,忽然,会议室被推开了一条缝隙。

    

    梁靖耳朵顿时竖起来,却看到走出来的并非“部长”,也非“大领导”,而是另外一个“熟人”。

    

    ——

    

    ps本打算这章写完的剧情终于不可避免地延到了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