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六章 流言

第六章 流言

 热门推荐:
    “你就这么答应了?你就不怕我有什么阴谋?”董杭笑道。

    “公子,奴婢愿意为您而死!”

    董杭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我只是想把貂蝉赶出这里而已。记住,以后我对你所说的,有许多都是机密的事,有我在,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奴婢谢公子抬爱!”

    “好了,吃饭吧!”董杭笑了笑。

    第二日,在董卓走了以后,董杭让黛儿拿着几件珍宝去送给貂蝉,这是董杭谋划好的,貂蝉的那个院子,只有她的一些侍女,所以啊,这第一步,就是把貂蝉身边的人全都握在手里。

    根本就不需要多高的谋略,只需要散布流言,让董卓畏惧便可。

    很快的,黛儿回来了,还领着一个女婢。

    “奴婢参拜少公子。”女婢跪下拜道。

    “好,起来吧!”董杭笑道,女婢缓缓站起,还别说,就跟着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素质,这女婢的素质是真好。

    “黛儿,我和她聊聊,你去给她拿东西吧。”董杭说道。

    “是,少公子。”黛儿当即出去,还关上了门。

    这可把女婢给吓了一跳,眼前的少公子,那可是……

    不自觉的,身体居然在发抖。

    “怕什么,离的近一点!”董杭朝她勾了勾手指,只见女婢虽然恐惧,还是缓缓的过来了。

    “少公子,奴婢……”

    董杭直接将她搂在怀里,女婢恐惧,她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董杭的手更是探入到她的衣服中,十七八的身体,确实诱人。

    “少公子饶命!”女婢的脸色羞红。

    “饶什么命,你愿意来我这里吗?”

    女婢点了点头,她敢说不愿意吗?眼前的少公子,那是凶魔啊!

    “这可是你说的,你愿意来,帮我办件事如何!”董杭的手渐渐下移,已经在她的腿上。

    女婢真快哭了,小声的问道“少公子要奴婢做什么?”

    “也没有什么,就是往貂蝉的房间里放几把短刀而已,当然了,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就是你不做你也得做,事成之后,我让父相调你过来服侍我!

    要是你不做,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少公子,你饶了我吧!”女婢惊恐。

    “那我就当,你会帮我做这件事了。”董杭的手抽出,让她站起。

    “少公子!”女婢吓的跪下。

    “跟了我,保你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以后,就由别人伺候你,而不是你去伺候别人!当然了,若是让我知道这件事败露了,或者我在貂蝉房间里没搜出刀来,你就是流言的制造者,我会当场将你处死!”

    “是,奴婢遵命!”女婢是真被吓到了。

    “好!”董杭拍拍手,黛儿推门进入。

    拿进来的是两个锦盒,董杭打开其中的一个,这是魏续刚送进来的短刀,共三把。

    另一个锦盒中,是一件奇珍……

    “记住,这三把短刀一定要放到最隐秘的地方,不易被发现,放好以后,把位置告诉我,我会让黛儿在那附近等你!”

    “是,少公子!”女婢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一个是董相惟一的独子,另一个只是美妾,美妾可以换,儿子可以换吗?

    “好了,去吧!”董杭摆摆手。

    在这郿坞中,根本就不会有人搜查,所以,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而守着郿坞的,现在是魏续,他可也是计划的参与者。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黛儿返回禀报,这下子终于是完成了第一步。

    又交待了黛儿同样送一些奇珍给董卓原来的美妾,直到董卓回府,董杭才消停了一会。

    午时,李儒过来,他过来问询进展如何,他比董杭还要急。

    董杭一讲,李儒都不由的惊叹,小计谋大智慧,更要紧的是,他开始对董杭的远见敬佩。

    因为他已经预计到了董卓如果一意孤行,迟早会逼反吕布,这样就真的亡了。

    “大局已定,流言即将发酵,坐等收网了。”董杭说道。

    “少公子大才。”

    “小小计谋,不算大才,哪比的上姐夫,父相手下第一谋士!”

    “岂敢岂敢!”李儒道。

    “估计这流言,发酵两天,后天就可以收网了,必须快刀斩乱麻,直接将貂蝉赶出去!”

    “必须如此,我们家才能安宁!”李儒肯定道。

    “但是,还有一件事,要麻烦姐夫!”董杭说道。

    “少公子直说。”李儒皱眉。

    “我们不能送给吕布一个完好的貂蝉,必须要让貂蝉制约吕布,让吕布除了貂蝉以外,顾不了其他。”

    “也就是说,让他永远倒在貂蝉的床塌旁。”李儒道。

    “不错,只要制住了貂蝉,吕布就逃不了我们的手心。”

    “高!”李儒重重的点头,继续说道“我有认识的名医,他们会有办法。”

    “好,事不宜迟,姐夫就靠你了!”

    “少公子放心!”李儒起身。

    董杭冷笑,自己只是说带出貂蝉,可没说是什么样的貂蝉,以这名医的水平,应该可以让貂蝉做到一直病痛缠身吧。

    到时候,吕布会听王允的建议?况且,自己是不会给他们见面的机会的。

    流言,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先是在女婢中流传,说有位貂蝉的贴身侍女竟然看到在貂蝉房间的隐秘处藏着短刀。

    在郿坞藏短刀,那目标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董相。

    女婢们全都惊慌失措,因为董相一旦遇刺,她们全部要死。

    第二日,董杭带着黛儿在这亭院里坐了一天,还时不时的和女婢们聊聊。

    而在第三日早上的时候,其他的美妾们也听说了此事。郿坞中人心惶惶,只怕马上就有人要说出口了。

    董杭半早上就等在这里,就等着董卓下朝收网呢。

    快午时的时候,董卓回来了,董杭带着黛儿进入,他已禀报过董卓,黛儿现在就是他的管家。

    董卓也没什么意见,反正董杭自己决定就行了,他也懒得管。

    “父相,姐夫!”

    “他们在议论什么呢?”董卓刚进门就看到一些女婢在议论。

    “黛儿,你说!”董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