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八章 我再问一遍

第八章 我再问一遍

 热门推荐:
    如今的画面,正是剧情大反转,本来惊恐的女婢们,因为这桩大喜事,喜悦之情表露无遗。

    貂蝉现在已被送往了董杭处,连环计失败,她现在连寻死的心都有了。

    她怎么对的起她的义父,虽然她很爱吕布,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也是一种幸福。

    可是这种幸福,却是煎熬,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王允现在有没有事!

    直到,她听到外面董杭的声音!

    “黛儿,你先带她们进我的寝宫,我随后就来!”

    “是,少公子!”黛儿答道,她正领着貂蝉的八位侍女。

    门口,张辽和魏续守着门。

    “烦劳两位将军,打开门,我和貂蝉小姐说几句话!”

    “是,少公子。”张辽和魏续现在对董杭那是无比的恭敬,对比视貂蝉重于三军的吕布,他们更觉得这少公子才是真正的大才,真正的人主。

    门被打开,董杭进入以后,门又被关上了。

    貂蝉现在盖着红盖头,根本就不敢掀开。

    董杭也没有近前,走到他认为貂蝉可以听清他的时候,说道“嫂子,你就好好的做我义兄的妻子,我保王允一家无事。”

    貂蝉一顿……

    “我的话,我父相多半会听的,可是,你若不安份的话,我就保不了了,所以,安份一点吧,嗯,忘了,你若自残或者自尽,王允一家同样会给你陪葬!”

    貂蝉瞬间全身颤抖,她是真没想到,董杭会这么狠。

    “别怪我,因为我不这样对你,是的就会是我们董家,我们心知肚明,所以,安份一点吧!”

    董杭说完这句话,直接开门出去,以王允一家的命制约貂蝉,再以貂蝉制约吕布,如此万如一失。

    他也不想这样,但是别人死,总比自己死了好吧。

    晃了晃脑袋,回到了寝宫……

    寝宫中,八个女婢不敢动弹,其中就包括,藏刀的女婢,事半完了,董杭会杀人灭口吗?

    “少公子!”

    董杭摆摆手,说道“你们本来是要被处死的,我从父相那里把你们要回来,你们以后就留在我这里。”

    “谢,谢少公子!”八位女婢谢恩。

    “好了,起来吧,黛儿,带她们下去,你,过来!”董杭指着那个藏刀女婢说道。

    黛儿带着其他七位走了,再次关上了门。

    藏刀的女婢,一步一顿,几乎是那种挪动。

    “怕什么,过来吧!”

    女婢缓缓的停下!

    “我说了,保你锦衣玉食,以后,你和黛儿一样,同样做我的贴身侍女,我刚才给你起个名字,叫做婉儿!就是这待遇也会和黛儿一样。”

    “谢少公子!”婉儿马上跪下谢恩。

    “我不习惯别人服侍,以后就由你和黛儿服侍就行了,其他人就服侍你们两个!”

    “是,少公子!”

    “好了,你也去吧!”董杭摆摆手,婉儿很快退了出去,这少公子和传言中不一样啊。

    内院,那是两位贵妃,嗯,是小妾的房间,从她们来到这里,董杭连见她们都不见,这在宫中呆久了,这心可就变了。

    变的时刻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在宫中,她们是贵妃,而来到这里,她们怎么着也是妾吧。

    可是,现在是连原先的宫女都比不上了,所以这二人当然不服了,尤其是,当她们得知,董杭又封了一位贴身侍女以后……

    貂蝉再次出嫁了,就在这郿坞之中,行完大礼,吕布会直接带她回去,她知道,她再也无法反抗,因为自己若敢动,那将是王允一家的命。

    而她现在也想明白了,其实这样也不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前厅,莺歌燕舞,董卓早早的就回去,估计是心殇吧,而吕布和貂蝉行完大礼,也回去了,也就只剩下了董杭、李儒、张辽和魏续。

    能看出,这三人对董杭那可是一种敬服,尤其是李儒,虽然他一直说小计谋大智慧,但是他知道,单单董杭的计谋其实并不算什么。

    重要的是他的远见和缜密的思维,做为谋士,这几点缺一不可。

    “少公子,请!”

    “诸位,请,终于能回家睡几天觉了!”董杭心情大好,总算是解决了第一个危机,连环计不攻自破,能缓一段时间,至于说王允在连环计失败后,还会有什么异动,这真要回去好好的想一想。

    “少公子,你不入朝,真是太可惜了。”李儒说道。

    “有姐夫在,我就不必入朝了,况且,那也没什么意思。”董杭笑道。

    “那少公子觉得什么有意思?”

    “我去办一所学校,然后我当校长!”

    李儒直接一愣,连张辽和魏续都懵了!

    “少公子,学校是什么?”李儒问道。

    “就是学府!也就是招贤纳士之所,招揽名士为父相所用!”

    “少公子妙计!”李儒当即笑道。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层,以学府之名,收买人心!

    “当然了,这还要再想想,到时候,也请姐夫在父相面前多多说几句,我就想做校长!”

    “这个自然,少公子,请!”

    酒宴直到很晚才结束,董杭哼着曲往回走。

    自己建的可不是普通的学府,自己要建军校的那一种,要谋士有谋士,要将军有将军,还有建一支特种作战队。

    “这真要好好想想!”

    费话,自己做为董卓的独子,有这么多的钱,真要好好的干点实事,以备将来之用,逐鹿中原。

    “唱个什么歌呢?”

    董杭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首儿歌,高兴的唱了起来,前面那两个提灯的女婢面面相觑。

    到了宫门口,董杭还朝着那两个女婢摆摆手,这郿坞中是夜不灭灯,包括他的宫中。

    提灯女婢整齐的站着,还有迎候董杭的女婢们。

    “都回去睡去!每天晚上早睡早起,晚上有灯,我可睡不着!”

    董杭挥挥手,让女婢们全部回房间睡觉,所有的女婢都是踌躇不定,这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

    “都回去吧!”董杭走到门口再次挥手。

    “是,少公子!”

    所有人退下,董杭高兴的进门,屋中同样有女婢,床上还躺着两个。

    董杭叹了口气,说道“把灯笼给我挂起,全部退下!以后晚上不用再值夜了,到了子时,就可以全部睡觉了!”

    女婢们同样说了一句是,便把灯笼挂起以后退了出去。

    因为有沙帘,他并没有看清楚床上躺着谁。

    “黛儿,婉儿,你们两个起来吧!”董杭说道。

    只是床上的两个人纹丝未动,董杭暗叹口气,估计她俩等自己都睡着了,不过这床也够大,他随便睡哪里都可以。

    打开沙帘进去,刚想脱衣服,就看到床上躺着的居然不是黛儿和婉儿。

    “少公子,您回来了!”

    “少公子,让妾身给您……”

    ……

    董杭的脸瞬间阴沉,说道“黛儿和婉儿呢?”

    他都已经交待黛儿和婉儿,除了她俩,不需要任何人的服侍,所以,黛儿和婉儿绝不会让她们来的。

    “少公子……”

    “我再问一遍,黛儿和婉儿呢?”董杭的目光开始变得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