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祸及天下

第二百一十五章 祸及天下

 热门推荐:
    “我要和你去前线!”

    “不行,这次绝对不行,前线现在战局不明,况且,失去天堑,军营便在旷野之地,你去太危险了。”董杭很认真的说道。

    “用你的话说就是,我不是和你商量的,我只是告诉你一声!反正你要不让我和你一起,我也会去军营找你,当然了,你可以不在军营,但是只要你不怕我走丢了就好。”

    董杭一愣……

    “其实我如果真丢了,你是不是会特高兴。”

    “你认为呢?”董杭撇撇嘴。

    “我觉得你会过的更舒坦!”吴忧看着董杭说道。

    “我可是一个很负责任的男人。”

    “切!”吴忧扭过了头。

    “难道我的人品就这样的差吗?”

    “你以为呢!”

    董杭长长的叹气,他已经是生无可恋了。

    “那我问你,如果是在战场上,到了那生死关头……”

    “这很简单啊,你不用管我,要先跑,放心,我如果被敌人抓住,我就会自尽!”吴忧翻了个身说道,这随着时间越长,她这每天晚上也睡的不安稳。

    “还是你带着孩子先跑吧……”

    “所以呀,我在军营的话,你就有足够的动力去保护我和孩子不受到伤害,我这是给你极大的压力,压力越大,你的潜能才会越大。”

    “算了,我说不过你,睡觉吧,明天再说!”董杭无奈的合上眼,吴忧同样合上,也只有在这样安静的相处中,她才能心安吧。

    “女儿啊,踢你娘两脚,让她别去军营!”

    吴忧的眼猛的睁开,直接一脚,就把董杭踹床下去了。

    “你干嘛呢?”

    “滚,去别的屋睡去。”

    董杭又被吴忧赶出来了,这大冷的天,连外面穿的衣服都没有,也幸好是后半夜,董杭一出门,就跳到大乔小乔姐妹的门口,赶紧进去。

    这在外面一冻,面对两个绝世美女都已经没话说了,身体凉,心更凉!

    第二日一大早,董杭可是一大早到大都督府门口给吴忧买早饭,一个多月了,偶尔也吃一点朴素的饭食。

    董杭一脸嘻笑,吴忧可不领情,大乔小乔也吃了,看这样子,换换口味是真的挺好。

    而吃过了早饭,吴忧倒是出来了,不是原谅了董杭,是因为她要亲自送她的王礼大哥。

    无关情爱,却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至亲!这个董杭也能理解,因为当初吴忧肯定是被仇恨折磨的疯了,就包括吴忧的每晚,她在梦中所承受的。

    要知道,董杭和吴忧的手每天晚上可是紧紧的握在一起,她极度的缺乏安全感,就这一点,董杭也是比较心疼的。

    她和大乔小乔都在院中,并没有进入议事厅,而议事厅中,董杭把任务交给了那三个游侠,在他们走后,王礼紧随其后。

    至于李信四男四女的八人,董杭全交给了杨书,校事府算是和兵事相互独立。

    兵事上的事,杨书不需要参与,但也需要时时跟着董杭,这一点,杨书当然是乐意了,跟在身边的人,那可都是心腹。

    “诸位,今天大家休息一日,明早我们赶往前线。”

    “是,大都督!”

    董杭交待完,便出去了,这一日,董杭领着大乔小乔算是把会宁转了个遍,嗯,主要是吴忧的气还没消,孕期嘛,这阴晴不定的。

    “公子,我们也要去前线。”

    “去,都去,虽然军营中不能有女人,但是在军营的正后方,有个墙堡,那里原来是一家大户的庄园,我和诸位军师都说过了,你们就住在那里面,而军营就在墙堡之下,你们到城堡的城墙上能看到我。”

    董杭说道,带着女人来打仗就是麻烦,这是她们非要跟着,尤其是吴忧,自己又有什么办法。

    她每天胡思乱想就怕自己出事,一直怕自己先她而去,按照她的说法,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单凭这一点,董杭就觉得她爱自己就和她执着的想要儿子一样,都是疯魔的表现,在爱与恨的纠结之中,她已陷入了某种极端。

    “公子,我们姐妹俩还没看到过军营呢。”

    “军营可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百里战场,尸横遍野,远的不说,就如黄河的两岸边,埋葬的不知道有多少白骨!”

    这种事,只有亲身体验过,才知道那是一副什么样的震撼场面,以口述记录下来的,却无法让人身临其境。

    晚上,董杭用了一晚,才把吴忧给哄好了,吴忧发火,后果很严重,最直接的就是他去别的屋睡去。

    而当他真的去别的屋睡,那吴忧可就更生气了,就如今天的这种情况。

    经过了那由冬转春的最后一场雪,似乎所有的生命都在苏醒之中,天地流转,只有无情之物才能让感觉到敬畏!

    出了会宁,过祖厉河,直达黄河渡,董杭远远的朝着苏烈、吕布、高顺,以及程银拱手,却没有进入祖厉和靖远城,黄河滔滔不绝,以百川归海之势从靖远城外奔腾而过。

    董杭他们已在这黄河之上,春和冬的感觉自然不同,所谓冬葬春始,在这时节中,气息都不一样。

    “黄河滔滔,众生切切;

    非是苍穹啸,岂闻天离歌;

    将士迟暮,妻子忧鸣;

    望夫石前空顾盼,只愿魂归叹相思!”

    大乔小乔有感而发,在这波澜壮阔的黄河之上。

    董杭一拍额头,你们是真有和蔡琰一拼的机会。当然,他的妾中,还有那个正在养成的甄宓呢,甄宓也是才女。

    “公子,这波澜壮阔之景,可真让人望而生畏!”大乔说道,眼神中还有忧伤。

    嗯,这女人嘛,就是感性大于理性,多愁善感。

    “真正让人敬畏的是苍生,苍生乱,天降其灾。众生宁,天灾又何妨。”董杭说道。

    “大于天灾!”

    “对,才是最无情之祸,而这人心,有时候或许比这黄河还要可怕,因为黄河泛滥只是一时,而人心若不足,那便是天下大乱,祸及天下。”董杭说道。

    “公子所言正是这天下大乱之根源!”陈宫说道。

    荀攸他们也在后面赞赏的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