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这样真的好吗?

第二百五十四章 这样真的好吗?

 热门推荐:
    “你这次斩了多少人,我都给你记着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佛度苦厄,只要心中有佛,哪怕是屠刀在手,身陷地狱,你又怎知,芸芸众生所感念的,却不是身陷地狱之佛吗?”董杭喃喃道。

    “贫尼告辞!”

    董杭目送着她离开,笑着摇摇头!紫嫣已死,留在世间的,只剩下无尘女尼!而无尘庵所在,正是董杭屠掉的那个村子,那是埋葬了董杭初心的地方。

    这样的结局,很好!

    “大都督!”杨书上楼。

    “来,坐!”董杭说了一句,杨书便走了几步,坐到董杭身边。

    “何事?”

    “益州的人已经回去了,是校事府和大理寺共同演了一出戏。”杨书说道。

    董杭点点头,当然不能让他们平静,一波三折,先抓后放,不然他们还以为株连不了他们呢。

    这回去以后,刘焉就该多心了……

    “其他专使呢?”

    “冀州的袁潭、徐州、南阳、荆州的专使相继离开,刘备三兄弟也走了。”

    杨书和董杭心照不宣,天雪阁一千二百人,已从长安分散各地。

    “好,对了,昨天和你说的事,你和你娘说了没。”董杭问道。

    “说了,我娘说,谢大都督赐婚。”

    “你娘是要抱孙子呢,你和你弟赶紧的!我回去以后,就让女姬把我老铁的妹妹带出宫,然后择日成亲吧。”

    “谢大都督!”

    “好了,你去忙吧,这长安啊,会平静很长一段时间的。”董杭说道。

    “放心吧,大都督,那些个老狐狸,我会盯着他们。”

    “那我就放心了!”董杭眼一眯,老狐狸还能是谁,除了王允一党就没别人了。而天子大婚之后,各地的调令也会实行,到时候司马防、杨彪这些世食汉碌的人也会进入京城,世家,终究是绕不过去啊!

    而挟天子令诸候的便利正在于此,朝廷在哪里,即便是已经没落的朝廷,只要汉朝一日犹在,世家门阀定然前来。

    这么看来,小皇帝的价值还是很高的,这投效小皇帝,不就是投效董家,投效自己吗!

    而益州方面,董杭仔细想了想历史事件,从刘范被斩,然后是绵阳大火,刘焉迁往成都,离他的死亡,还有近两个月,而东线,曹操今年定会卷土重来,兵进徐州,以曹操的实力,若攻长安,他必受重创,所以他要想壮大,必须吞食周围,和长安分庭抗礼。

    董杭继续发呆,直到可儿来找他……

    “可儿,何事!”

    “公子,夫人请您过去一趟!”可儿报道。

    “是曹昂要回去了吧!”

    “是的,公子!”

    “那我这就去。”董杭起身,和可儿下楼。

    这平天下的事,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现在,汉室将倾,群雄并起,这根本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汉室,已经到了要大破大立之时……

    所以,这该干嘛可还是要干嘛,这日子总不能不过吧。

    曹静府,随着董杭进门,宋宪领着亲卫就在门口守着,亲卫的职责那就是董杭在哪,他们就跟到哪,现在董杭就像一个冉冉升起的朝阳,而这些亲卫兵可是一路见证了董杭的英雄。

    从当初那天夜里,以二百三十人袭涣城围莫山的时候,他们就在,再加上在平西凉之战中,西凉一平,董杭已经初步具备了执掌西凉三军的条件。

    正如王允的评价,董杭是以十六岁的年纪,已经可以与曹操、袁绍、袁绍等相提并论的当世枭雄,谁出事,董杭都不能出事,他们还要看到董杭平定天下的那一日呢。

    而曹静府,曹静也是今日才回来,昨晚,她和董平就在郿坞呢,一进之地是百姓可以随意进出之地,这里住着十多位医官,这谁要得个病什么的,可都在这里,所以曹静府在民间的好评,甚高,这也间接的把这好名声,全部安在了董家的身上。

    试想,曹静是什么身份,当今相国的儿媳,大将军董杭的妻子,这样的身份,竟然给老百姓看病,这是何等的恩德。

    “公子!”女婢们微微行礼,还有几名女婢在和董平在那边玩,正是董杭昨日从宫中带出来的一位,以及这府中的一些女婢们。

    “起来吧。”董杭一边说着一边向里面走去,看了看正玩的高兴的董平。

    “可儿,你这照顾平儿挺累的吧,我看到你去郿坞接平儿,他还和你走,其他人去,他死活不回去。”

    “公子,夫人每天挺累的,所以婢照顾的小公子多。”

    “这不是给你找了一个助手吗,我瞧他俩玩的就挺高兴。”

    “是啊,公子,小公子今天都不找我!”可儿笑道,这每个妻妾身边肯定有一个照顾最多的女婢,就像董杭那年的贴身女婢一样,管着这府中的一切。而可儿就是这曹静府中的管家,那管的可就多了。

    “以后就让他们玩,你这每天管的事那么多,顾的过来吗?”董杭笑道,他和女婢啊,还真能聊到一起,从去年聊到了今年。

    “我没事的,公子!公子请!”

    董杭点点头,直接进去,曹昂、曹静、蔡琰起身。

    虽然他和曹昂都称少公子,但是这少公子的份量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

    “少公子!”曹昂拱手一拜,旁边的蔡琰和曹静都微微行礼,这古代男尊女卑,尤其是周礼深入人心,夫妻都是相敬如宾的那种!

    “曹昂兄就不必多礼了。”董杭笑道,他都想念他那个年代啊,这古代的人都太客气了。

    “来,坐。”董杭说了一句,坐到了曹静的旁边。

    “夫君,兄长和兄嫂明日就回去了,我想着让夫君过来一趟。”曹静说道。

    “这本来就是应该的,我和曹昂兄那可是兄弟,兄长回去以后,代我向老师问好。”董杭说道。

    “我代父亲谢公子记挂!”

    “那是我老师,当然要时刻的记在心里,就是曹昂兄,你们走的太急了,也不来长安多玩几天。”董杭和什么人说话用什么语气和调调,都是和孙恒的聊天中练出来的。

    “就不打扰了,这早回也早安心。”

    “那好,我明日送兄长,你们可千万要等到我下朝。”董杭说道。

    “公子,我有一事相托,我的两个妹妹……”

    “这些兄长无需担心,我自会照顾。”董杭直接说道,这其实吧,曹宪长什么样子,他还真没见过。

    实在是自己周围的美女都太多了,看自己身边都看不过来呢,就像蔡琰,其实这要看每个人的眼光,蔡琰其实并不是那么不好,只是这对比之下,蔡琰若在自己的妻妾中就没那么出众了。

    而他的身份,能配的上他的身份的,要么是联姻必须要娶,要么就是有感情,还有的那就是美女。

    这蔡琰吧,论才气,当然可以,但不是自己的菜啊!自己又不是要当才子!不过真要当一个才子,也不是不可,后世的诗那么多,可以直接套用,嗯,这就是所谓的开挂,唐诗三百首,谁没背过啊!

    “公子,那就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下次曹昂兄要来,可要多玩几天。”

    “一定!公子请!”曹昂说道。

    “请!”董杭端起酒盏,一饮而尽,包括曹静、蔡琰同样举起酒盏,董杭能看到,曹静有些落寞,毕竟这嫁过来,从此就千山万水,回去一趟都难,好不容易兖州来人。

    而蔡琰呢,这就算也是舍不得吧,就是董杭心虚啊,你老公还在旁边,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公子,你可还记得你答应我的。”蔡琰说道。

    董杭直接一瞪,你太胆大了吧。

    “师姐,我怎么会忘了呢,只是你也看到了,我这每天啊,太忙了!”董杭说道。

    “那公子现在可有空?”

    董杭一愣,你是真不怕啊!

    “这个嘛,可儿,咱俩回来的时候,是谁在后面叫我来着!”

    “是天策府府士。”可儿的反应倒是快。嗯,可儿也算是走出府院,见过世面的人,她和曹静可到过界亭。

    “你看我都给忘了。”董杭挠挠头,站起身说道:“天策府有点事要处理,这不,今天肯定是没机会了,只能等下次了,师姐。”董杭摊了摊手说道,自己真不想被写进野史了,怎么着,自己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

    “那好,公子,晚上总无事吧,晚上我等你!”

    董杭一愣,你还真执着啊,而再看曹昂,居然一言不发的。

    “夫君,晚上,我也等你。”曹静说道。

    “那好吧。我晚上再过来。可儿,你跟我出去一趟,我有事让你去办!”董杭说道。

    “是,公子。”可儿说了一句,这知道内情的女婢,就只有可儿和吴忧身边的两个了。

    “曹昂兄留步,我处理完马上就回来了,晚上我们再叙!”董杭看到曹昂要去送便说道。

    说完便向外走去,可儿赶紧跟着。

    “这都什么事啊!”董杭心烦道,你这当着你夫君的面,就敢这么光明正大吗?

    “可儿,你刚才也不说远一点,让我今晚回不来多好!”

    “公子,我说错了吗?”可儿问道。

    “嗯,没事,夫人看到曹昂要走了,这心里啊,难免不好受,我今晚要陪陪她。”

    “公子懂得体贴夫人,婢为夫人高兴。”可儿道。

    “你看你说的这个,我像是那种抛妻弃子的人吗?”

    董杭笑道,他俩就站在门口呢,这刚才都说自己要出去了,还是出来站一会吧。

    “公子肯定不是这种人。”

    “那不就结了,对了,我跟你说,等一下……”

    “婢明白了。”

    “好!”董杭点点头,算了,还是白天吧,就不信这大白天的你就把我给扑倒了。现在只能这么办了,然后让可儿时不时的送点什么过去,可儿也是个聪明人。

    其实,像这各妻妾身边的贴身女婢,哪个不聪明。

    “我们再去转转,半个时辰后再回去。”董杭说了一句,就在门口的范围转了一会。

    半个时辰后……

    董杭和可儿回去,手里还拿着在外面买的点心和糖果。

    进了门,先去看了正在玩耍的董平,嗯,能拖一刻是一刻,把点心和糖果让那名宫女拿着。

    回到这边,又过了半个时辰……

    “曹昂兄,请!”

    “少公子请!”董杭继续坐下,今天看来是真跑不了了。

    “公子现在无事了吧。”

    “嗯,没什么事了。”董杭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可儿,等一下就靠你了。

    “那,公子请,我观这院里那个亭子就不错。”

    “那里就很好啊!”董杭赶紧说道,他刚才就在找公共场合呢,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还是当着你夫君的面,这真不太好。

    “那公子,这就走吧!”董杭看了看曹静,曹静点了点头,意思是夫君你去吧。

    董杭苦笑一声,你倒真放心,我俩之间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而这再看曹昂吧,也是不吱声,董杭只能站起,你情形怎么看怎么不对。

    亭院处,这里并没有什么人,主要是大部分的内院女婢都在董平那里陪那个小公子呢,而另一部分是站在一进和二进的门口。

    曹静府的风格和郿坞的西院那是真像,女婢们都没有那种恐慌!而这要是在其他府中,去看看,女婢们都是小心翼翼的。

    在古代,女婢哪有什么地位可言……

    董杭站在亭中,从这个位置是能看到可儿的,嗯,能接收到信号就好。

    “公子!”院中,那是蔡琰过来一礼。

    “嫂子不用多礼。”董杭说道,他这是告诉蔡琰,你夫君就在这里,别乱来,这样不好。

    “公子很怕见到我吗?”蔡琰说道。

    “哪有,师姐这是有名的才女,和师姐在一起,可能学到不少的东西。”董杭随口说道。

    “那公子为什么躲着我?”

    董杭一愣,我为什么躲着你,你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你现在都嫁人了,就算咱俩曾经有过,那也是曾经啊。

    你对你夫君专心点!咱这样真的不好。

    “我哪有躲你啊,我很忙的吧。”董杭信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