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三百一十章 城破

第三百一十章 城破

 热门推荐:
    “放箭,放箭!”雷薄大怒,差点吐血。

    城下,夏侯渊冷哼,就这样迎着雷薄凶狠的目光,道:“省着点,这城是个空城,别说军械和粮草了,哪怕就是个木板,都没有留下,所以啊,你省省吧,别想着要突围的时候,连个弓箭都没有!”

    不仅是没有弓箭,就连守城的东西都找不到,军械粮草全无,他们就连防守都做不到,而孙祥在守城的时候,早把所有的防御,诸如滚木之类的全扔到了城外,临走临走,除了根植在城墙上刨不走的,全带走了。

    这让他们怎么守……

    或许,人家两万大军根本就不需要攻城,只需等他们饥饿之后,便可一举擒杀,若再辅以油罐之类的轮番打击,他们这三千人真的要交待在这里!

    “夏侯渊,你……”

    雷薄胸中郁闷,这是把三千人的生死全部拉入了死地啊!就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失策!

    “杀、杀、杀!”

    城外,两万军齐喝,雷薄直接吐出一口血。

    “将军,将军!”

    ……

    第五城,所有的人都站在城墙之上,尤其是第四城的人,几天的恐惧在这一刻化为了胜利后的喜悦!

    尤其是从城墙之上看那围第四城的宏大场面。

    董白手一招,全军发军令!

    一架架投石车被推上前,正如雷薄所料,全是油罐!

    董白的手由上向下压,传达军令的令旗同样动了。

    “投石车,投油罐!”

    这可是三个方向的投石车,根本就不会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油罐直接轰击在城墙之上,打在城中!

    城中有火,雷薄带来的三千人全给吓到了,他们恐惧的是,他们就算不在那火中燃尽,也会活活的饿死!

    “啊……”

    到处都是喊声,而外面,那可是两万人的高喝,他们己成败局!

    杀声同样惊动第一城,刘勋自从带了四千人来到这里,他和雷薄连下三城,虽然被阻于第四城,但打下第四城那是迟早的事。

    哪怕第四城同仇敌忾也是无用,在实力悬殊的战力面前,孙祥必死无疑!

    而这一次,攻入豫州,三路大军共同推进,纪灵、孙策、张勋,而豫州方面,曹操能征善战的大将,都被曹操拉去了上党,这是天赐良机,等于说,是曹操把兖豫二州拱手相让。

    至于说还有陶谦?陶谦又怎么能和自家主公相比,兖豫二州一平,给他分多少,还不是由强者分配?

    不服?好啊,那就顺手把徐州也给打了!这年头,讲的是实力,实力至上。

    此刻在刘勋的旁边,是第一城的几名美女,这可是他的战利品,他最想看的,就是这些女孩惊恐的样子。

    “过来!”刘勋断喝,他都觉得,他和雷薄在这边就是优差!

    “将军……”

    “我说过来你们没听到啊!”刘勋把酒盏往桌子上用力一放,喝道。

    正要站起,抓一个女孩过来,突然听到杀声。

    嗯,就是那个杀字!

    “出什么事了?”

    “将军,将军不好了!”有人惊恐的飞奔了进来。

    “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将军,雷将军中了天策大将军的诱敌之计,被困于第四城,而第四城已成孤城,被董杭大军团团围住,而董杭又抄了第三城,不仅阻断我们的救援之路,并派赵云攻打第二城!第二城己挡不住了。”

    “董杭?赵云?”刘勋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案几之上,雷薄的三千军陷于孤城,三千军就这么完了!

    怎么可能逃脱,董杭以优势兵力围城,雷薄必死无疑。

    “走,我们去会会赵云!”刘勋直接提起大刀,军情紧急,他根本就再也顾不上其他。

    可是,他就还没有出府门,就又有一人浑身是血,狼狈且恐慌的跑了进来。

    “将军,将军,第二城已经失守,赵云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五百人只有我一人跑了回来,他正往第一城而来。”

    “天策府,欺人太甚,我不曾招惹他,董杭赵云却是要斩杀我!”刘勋的脚步停都没停,这是为将者的勇。

    刘勋雷薄,皆是袁术手下大将,有万夫不当之勇!

    第一城,城下,赵云领着一千人横扫了第二城以后,直扑第一城!

    根本就不会给刘勋准备的时间,也确实没有准备,因为刘勋雷薄根本不认为这七城中有谁可以反扑回来。

    第二城就是这样败的,一是赵云兵贵神速,二是赵云在一回合斩了驻防第二城,刘勋的两名副将以后,已让驻军惊惧。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没有人会想到会有人从第三城打回来,心都没有做好准备,又岂能不败。

    赵云正站在第一城之下。

    “刘勋,你投降吧。”

    “赵云,你欺人太甚!我做为大将,誓死不降!有本事我们单打独斗,别无故连累将士!”刘勋大喊道,他己经知道自己败了!因为赵云身后,还有天策府的大军!

    天策府,组建一群乌合之众的黄巾残军,却在半年之内,打败了马腾韩遂的精锐。

    这份战绩,己名动天下,再加上,天策府大将军董杭,天策府的军师团、坚守已是徒劳。

    “好,就冲着你这为将者的气魄,我答应你,不论你今日是生是死,我放他们走。”赵云挥动他手中的长枪说道。

    “果然是英雄!”刘勋将手中的大刀一提!

    “将军!”所有将士凝视。

    刘勋从他们每个人身上扫过,还是提刀走下城墙!

    带着决绝,骑上战马冲出城外!

    没错,就只有他一个人。

    “刘勋,你还是投降吧,我敬你是个英雄!”

    “费话少说!”刘勋挥舞大刀,这就是为将者!

    战马的速度由慢变快,赵云同样催动战马迎击,第一次交锋,二人兵器相交,互相弹开!

    第二回合,亦如第一回合这样的快,而两匹战马分开以后,刘勋突然跌下了马!

    两个回合,就被赵云所斩!

    “将军,将军!”城墙上的军士全体跪拜!

    “忠勇之人啊!”赵云叹了一句。第一城同样被攻陷,而时间仅仅是过了午时!

    第四城,喊杀声的压迫以及油罐的轮番打击,第四城中到处弥漫着烟火,哪怕这城中,根本就没有引燃之物,可是还有许多人就在那火海之中!

    而一过了午后,他们那种饥饿的感觉油然而生,其实也并不是饿,只是他们想起他们的死法,有一种死,那是饥饿的死去!

    没有粮食没有水,外面又有大军围城,他们怎么可能突围!

    哪怕他们就是为了惟一活下去的希望去拼死一搏,可是要知道围城的是驭风者。

    驭风者之名,他们的战术就是死,不是敌人死,就是他们死,实力太悬殊,只怕他们拼死一战,到了城门口也会被射杀!

    (今日先发这么多,明日改全章,大家明日看!)

    ……

    ……

    “放箭,放箭!”雷薄大怒,差点吐血。

    城下,夏侯渊冷哼,就这样迎着雷薄凶狠的目光,道:“省着点,这城是个空城,别说军械和粮草了,哪怕就是个木板,都没有留下,所以啊,你省省吧,别想着要突围的时候,连个弓箭都没有!”

    不仅是没有弓箭,就连守城的东西都找不到,军械粮草全无,他们就连防守都做不到,而孙祥在守城的时候,早把所有的防御,诸如滚木之类的全扔到了城外,临走临走,除了根植在城墙上刨不走的,全带走了。

    这让他们怎么守……

    或许,人家两万大军根本就不需要攻城,只需等他们饥饿之后,便可一举擒杀,若再辅以油罐之类的轮番打击,他们这三千人真的要交待在这里!

    “夏侯渊,你……”

    雷薄胸中郁闷,这是把三千人的生死全部拉入了死地啊!就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失策!

    “杀、杀、杀!”

    城外,两万军齐喝,雷薄直接吐出一口血。

    “将军,将军!”

    ……

    第五城,所有的人都站在城墙之上,尤其是第四城的人,几天的恐惧在这一刻化为了胜利后的喜悦!

    尤其是从城墙之上看那围第四城的宏大场面。

    董白手一招,全军发军令!

    一架架投石车被推上前,正如雷薄所料,全是油罐!

    董白的手由上向下压,传达军令的令旗同样动了。

    “投石车,投油罐!”

    这可是三个方向的投石车,根本就不会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油罐直接轰击在城墙之上,打在城中!

    城中有火,雷薄带来的三千人全给吓到了,他们恐惧的是,他们就算不在那火中燃尽,也会活活的饿死!

    “啊……”

    到处都是喊声,而外面,那可是两万人的高喝,他们己成败局!

    杀声同样惊动第一城,刘勋自从带了四千人来到这里,他和雷薄连下三城,虽然被阻于第四城,但打下第四城那是迟早的事。

    哪怕第四城同仇敌忾也是无用,在实力悬殊的战力面前,孙祥必死无疑!

    而这一次,攻入豫州,三路大军共同推进,纪灵、孙策、张勋,而豫州方面,曹操能征善战的大将,都被曹操拉去了上党,这是天赐良机,等于说,是曹操把兖豫二州拱手相让。

    至于说还有陶谦?陶谦又怎么能和自家主公相比,兖豫二州一平,给他分多少,还不是由强者分配?

    不服?好啊,那就顺手把徐州也给打了!这年头,讲的是实力,实力至上。

    此刻在刘勋的旁边,是第一城的几名美女,这可是他的战利品,他最想看的,就是这些女孩惊恐的样子。

    “过来!”刘勋断喝,他都觉得,他和雷薄在这边就是优差!

    “将军……”

    “我说过来你们没听到啊!”刘勋把酒盏往桌子上用力一放,喝道。

    正要站起,抓一个女孩过来,突然听到杀声。

    嗯,就是那个杀字!

    “出什么事了?”

    “将军,将军不好了!”有人惊恐的飞奔了进来。

    “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将军,雷将军中了天策大将军的诱敌之计,被困于第四城,而第四城已成孤城,被董杭大军团团围住,而董杭又抄了第三城,不仅阻断我们的救援之路,并派赵云攻打第二城!第二城己挡不住了。”

    “董杭?赵云?”刘勋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案几之上,雷薄的三千军陷于孤城,三千军就这么完了!

    怎么可能逃脱,董杭以优势兵力围城,雷薄必死无疑。

    “走,我们去会会赵云!”刘勋直接提起大刀,军情紧急,他根本就再也顾不上其他。

    可是,他就还没有出府门,就又有一人浑身是血,狼狈且恐慌的跑了进来。

    “将军,将军,第二城已经失守,赵云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五百人只有我一人跑了回来,他正往第一城而来。”

    “天策府,欺人太甚,我不曾招惹他,董杭赵云却是要斩杀我!”刘勋的脚步停都没停,这是为将者的勇。

    刘勋雷薄,皆是袁术手下大将,有万夫不当之勇!

    第一城,城下,赵云领着一千人横扫了第二城以后,直扑第一城!

    根本就不会给刘勋准备的时间,也确实没有准备,因为刘勋雷薄根本不认为这七城中有谁可以反扑回来。

    第二城就是这样败的,一是赵云兵贵神速,二是赵云在一回合斩了驻防第二城,刘勋的两名副将以后,已让驻军惊惧。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没有人会想到会有人从第三城打回来,心都没有做好准备,又岂能不败。

    赵云正站在第一城之下。

    “刘勋,你投降吧。”

    “赵云,你欺人太甚!我做为大将,誓死不降!有本事我们单打独斗,别无故连累将士!”刘勋大喊道,他己经知道自己败了!因为赵云身后,还有天策府的大军!

    天策府,组建一群乌合之众的黄巾残军,却在半年之内,打败了马腾韩遂的精锐。

    这份战绩,己名动天下,再加上,天策府大将军董杭,天策府的军师团、坚守已是徒劳。

    “好,就冲着你这为将者的气魄,我答应你,不论你今日是生是死,我放他们走。”赵云挥动他手中的长枪说道。

    “果然是英雄!”刘勋将手中的大刀一提!

    “将军!”所有将士凝视。

    刘勋从他们每个人身上扫过,还是提刀走下城墙!

    带着决绝,骑上战马冲出城外!

    没错,就只有他一个人。

    “刘勋,你还是投降吧,我敬你是个英雄!”

    “费话少说!”刘勋挥舞大刀,这就是为将者!

    战马的速度由慢变快,赵云同样催动战马迎击,第一次交锋,二人兵器相交,互相弹开!

    第二回合,亦如第一回合这样的快,而两匹战马分开以后,刘勋突然跌下了马!

    两个回合,就被赵云所斩!

    “将军,将军!”城墙上的军士全体跪拜!

    “忠勇之人啊!”赵云叹了一句。第一城同样被攻陷,而时间仅仅是过了午时!

    第四城,喊杀声的压迫以及油罐的轮番打击,第四城中到处弥漫着烟火,哪怕这城中,根本就没有引燃之物,可是还有许多人就在那火海之中!

    而一过了午后,他们那种饥饿的感觉油然而生,其实也并不是饿,只是他们想起他们的死法,有一种死,那是饥饿的死去!

    没有粮食没有水,外面又有大军围城,他们怎么可能突围!

    哪怕他们就是为了惟一活下去的希望去拼死一搏,可是要知道围城的是驭风者。

    驭风者之名,他们的战术就是死,不是敌人死,就是他们死,实力太悬殊,只怕他们拼死一战,到了城门口也会被射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