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夜话(三)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夜话(三)

 热门推荐:
    孙策动作一顿,酒坛在口边,却没有喝……

    “小弟良言相劝,以防万一。”董杭说道,真的,看到这盖世英雄,被一些鼠辈暗杀,他其实真的是不忿!

    “无妨,你都说是鼠辈了。”孙策大笑,而董杭真的只能言尽于此,他真的是不想这一世英雄就此陨落。

    更何况,他们所期待的下次相会……

    “还有公瑾,公瑾之才,天下少有,这俗话说天妒英才,生时便是逝时,十八之数,这是所有人的命劫,望公瑾珍重。”

    “没想到子宇还懂这些?”周瑜笑道。

    “我也是班门弄斧,曾经看到一本古书,当然我也是随性而说,所谓劫是为了警示世人,良药虽苦口,却是利于病,防微杜渐嘛,你们也知道我这性格,也不擅措正言辞,若有出言不逊之处,望伯符和公瑾不必放在心上。”董杭同样是把酒坛端着,因为曹昂的事,董杭总有害怕。

    不知道自己这穿越而来,孙策和周瑜的命运又会如何!

    “无妨,我们和子宇一见如故,倾心相交,又何必小心翼翼去拿捏那措辞,所谓知己,在这里!”孙策猛的用手拍向了自己的心口。

    “好一句在这里,同时,也在这里!”董杭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酒坛。

    “不错,来,月色正好,我们不醉不归!”周瑜同样说道。

    四人相碰,赵云哪怕不说话,但是常山赵子龙之名同样威震天下,他是感受最深的那一个,他就静静的看着这三人,其实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历史,这孙策周瑜在将来横扫江东,奠定东吴霸业,而在孙策死后,周瑜更是以二分天下之战略,在赤壁大败曹操,为东吴大业彻底铺平了道路。

    而江东多俊杰,先有周瑜、后有鲁肃,然后是吕蒙、陆逊,当然,这都是后话,可是江东大业,确实起于孙策周瑜,这是不争的事实。

    “以伯符兄之勇,公瑾之智,将来必定横扫江东,待兄平定江东之时,望兄能往长安捎来一信,对了,我险些忘了,我有一位夫人,正是江东人氏,待兄平定江东,我也好带她回娘家看看,呵呵!”董杭大笑。人生难得知己,大醉一场又何妨。

    “好啊,知我二人者,惟董杭董子宇,若我有朝一日真的平定江东,江东的大门,随时欢迎,我们再一醉!”

    “请!”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董杭自己都醉了,转过身时,只有两行浊泪顺流而下,这乱世之中,有太多太多的无可奈何,也有太多太多的生死离别!

    乱世豪杰,英雄一梦,又有多少英雄被铭记在这历史的长河中。就如他手中握着的那半枚玉佩,只有上天,才会知道,这玉佩还有没有再合三为一的时候。

    “公子!”

    董杭摆摆手,他醉了,却也清醒着,只要身在这局中,哪怕是自己知道这历史最后的结局,同样是一种悲哀。

    因为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历史的重演,却无法改变这结局,就像董杭,他觉得,他比之任何人来说,亲眼看着这结局,未尝不是一种煎熬。

    就像曹昂,假如这无法改变的历史只是换了一种重演的方式,如果那命运,发生在了自己的身边呢?

    恐惧,似乎在这黑夜中的高处不胜寒,他董家或许可以掌控了所有人的命运,那又是谁在握紧了董家和自己的命运。

    赵云一挥手,所有戒备的军士都散了。

    董杭强自保持着镇定,因为做为主帅,是不能让军士看到他颓废的一面。

    “董杭,你没事吧?”董白急跑了过来。

    “无事,各位都去庆祝吧,我庆祝完了,你们也要庆祝,中秋佳节,良辰美景!”董杭笑了,在迷醉中,笑只是一种伪装。

    “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好了,我就在这里清醒一会,你们都去庆祝吧。”董杭摆摆手!

    “哥,你……”

    董白直接拉了董引一把,说道:“好了,让他清醒一会吧,我们去庆祝,中秋佳节啊,他倒是吃饱喝足了!”

    贾诩挥挥手,让公子清醒一会吧!

    “可是董白姐,我哥他……”

    “走吧,我再给你讲讲卫子鱼家他还有个堂妹,可漂亮了……”

    董白和董引聊天的声音渐行渐远,大家可都退了,这应该算是一个稍微高于地表的小山坡吧!

    好像董杭的身后,也就只有吴忧、曹静、可儿、以及被吴忧牵着手的小李意了。

    董杭能感受到寒风,目光所及还能看到对面营帐中隐约的光亮!

    他就在这寒风中,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角落里,泪流满面。

    “义父,你怎么了?”

    “你还小,你不懂,等你长大一点你就能明白这种情感。”董杭长长的叹气,在营中之中欢歌笑语的掩盖之下,他哭出了声。

    “人生在世,知己难寻,在我们那里有一句话,人生在世,匆匆数十年,所以要在你能爱的时候就要不顾一切的去爱,别让到了最后,给自己留下遗憾!

    可是我们人生在世,却又不能什么都由着自己,有许多的责任你要去承担,所以这人生走到最后,从来都不能完美。”董杭慢慢的坐了下来。

    有的酒让人醉,而有的酒却是更加的清醒。就如现在,董杭虽然感觉到全身无力,大脑却是清醒着的,更是触动了他脆弱恐惧的一面。

    “完美未必是好事,人之所以有遗憾,故人才有念相,这才是人生,岂知不完美亦是完美,盛极必衰,形同此理!”吴忧说道。

    董杭直接躺下,在他的身边,吴忧和曹静还在,可儿带着懵懂的小李意已经回去了。

    欢乐之声就在他的身后,在他的前面,是银光洒在地上的朦胧。

    “我突然就想家了。”董杭将双手枕在自己的脑袋之下!

    (今天先发这么多,明天改全章,大家明日看!)

    ……

    ……

    孙策动作一顿,酒坛在口边,却没有喝……

    “小弟良言相劝,以防万一。”董杭说道,真的,看到这盖世英雄,被一些鼠辈暗杀,他其实真的是不忿!

    “无妨,你都说是鼠辈了。”孙策大笑,而董杭真的只能言尽于此,他真的是不想这一世英雄就此陨落。

    更何况,他们所期待的下次相会……

    “还有公瑾,公瑾之才,天下少有,这俗话说天妒英才,生时便是逝时,十八之数,这是所有人的命劫,望公瑾珍重。”

    “没想到子宇还懂这些?”周瑜笑道。

    “我也是班门弄斧,曾经看到一本古书,当然我也是随性而说,所谓劫是为了警示世人,良药虽苦口,却是利于病,防微杜渐嘛,你们也知道我这性格,也不擅措正言辞,若有出言不逊之处,望伯符和公瑾不必放在心上。”董杭同样是把酒坛端着,因为曹昂的事,董杭总有害怕。

    不知道自己这穿越而来,孙策和周瑜的命运又会如何!

    “无妨,我们和子宇一见如故,倾心相交,又何必小心翼翼去拿捏那措辞,所谓知己,在这里!”孙策猛的用手拍向了自己的心口。

    “好一句在这里,同时,也在这里!”董杭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酒坛。

    “不错,来,月色正好,我们不醉不归!”周瑜同样说道。

    四人相碰,赵云哪怕不说话,但是常山赵子龙之名同样威震天下,他是感受最深的那一个,他就静静的看着这三人,其实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历史,这孙策周瑜在将来横扫江东,奠定东吴霸业,而在孙策死后,周瑜更是以二分天下之战略,在赤壁大败曹操,为东吴大业彻底铺平了道路。

    而江东多俊杰,先有周瑜、后有鲁肃,然后是吕蒙、陆逊,当然,这都是后话,可是江东大业,确实起于孙策周瑜,这是不争的事实。

    “以伯符兄之勇,公瑾之智,将来必定横扫江东,待兄平定江东之时,望兄能往长安捎来一信,对了,我险些忘了,我有一位夫人,正是江东人氏,待兄平定江东,我也好带她回娘家看看,呵呵!”董杭大笑。人生难得知己,大醉一场又何妨。

    “好啊,知我二人者,惟董杭董子宇,若我有朝一日真的平定江东,江东的大门,随时欢迎,我们再一醉!”

    “请!”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董杭自己都醉了,转过身时,只有两行浊泪顺流而下,这乱世之中,有太多太多的无可奈何,也有太多太多的生死离别!

    乱世豪杰,英雄一梦,又有多少英雄被铭记在这历史的长河中。就如他手中握着的那半枚玉佩,只有上天,才会知道,这玉佩还有没有再合三为一的时候。

    “公子!”

    董杭摆摆手,他醉了,却也清醒着,只要身在这局中,哪怕是自己知道这历史最后的结局,同样是一种悲哀。

    因为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历史的重演,却无法改变这结局,就像董杭,他觉得,他比之任何人来说,亲眼看着这结局,未尝不是一种煎熬。

    就像曹昂,假如这无法改变的历史只是换了一种重演的方式,如果那命运,发生在了自己的身边呢?

    恐惧,似乎在这黑夜中的高处不胜寒,他董家或许可以掌控了所有人的命运,那又是谁在握紧了董家和自己的命运。

    赵云一挥手,所有戒备的军士都散了。

    董杭强自保持着镇定,因为做为主帅,是不能让军士看到他颓废的一面。

    “董杭,你没事吧?”董白急跑了过来。

    “无事,各位都去庆祝吧,我庆祝完了,你们也要庆祝,中秋佳节,良辰美景!”董杭笑了,在迷醉中,笑只是一种伪装。

    “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好了,我就在这里清醒一会,你们都去庆祝吧。”董杭摆摆手!

    “哥,你……”

    董白直接拉了董引一把,说道:“好了,让他清醒一会吧,我们去庆祝,中秋佳节啊,他倒是吃饱喝足了!”

    贾诩挥挥手,让公子清醒一会吧!

    “可是董白姐,我哥他……”

    “走吧,我再给你讲讲卫子鱼家他还有个堂妹,可漂亮了……”

    董白和董引聊天的声音渐行渐远,大家可都退了,这应该算是一个稍微高于地表的小山坡吧!

    好像董杭的身后,也就只有吴忧、曹静、可儿、以及被吴忧牵着手的小李意了。

    董杭能感受到寒风,目光所及还能看到对面营帐中隐约的光亮!

    他就在这寒风中,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角落里,泪流满面。

    “义父,你怎么了?”

    “你还小,你不懂,等你长大一点你就能明白这种情感。”董杭长长的叹气,在营中之中欢歌笑语的掩盖之下,他哭出了声。

    “人生在世,知己难寻,在我们那里有一句话,人生在世,匆匆数十年,所以要在你能爱的时候就要不顾一切的去爱,别让到了最后,给自己留下遗憾!

    可是我们人生在世,却又不能什么都由着自己,有许多的责任你要去承担,所以这人生走到最后,从来都不能完美。”董杭慢慢的坐了下来。

    有的酒让人醉,而有的酒却是更加的清醒。就如现在,董杭虽然感觉到全身无力,大脑却是清醒着的,更是触动了他脆弱恐惧的一面。

    “完美未必是好事,人之所以有遗憾,故人才有念相,这才是人生,岂知不完美亦是完美,盛极必衰,形同此理!”吴忧说道。

    董杭直接躺下,在他的身边,吴忧和曹静还在,可儿带着懵懂的小李意已经回去了。

    欢乐之声就在他的身后,在他的前面,是银光洒在地上的朦胧。

    “我突然就想家了。”董杭将双手枕在自己的脑袋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