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三百八十一章

第三百八十一章

 热门推荐:
    “刘勋,你投降吧。”

    “赵云,你欺人太甚!我做为大将,誓死不降!有本事我们单打独斗,别无故连累将士!”刘勋大喊道,他己经知道自己败了!因为赵云身后,还有天策府的大军!

    天策府,组建一群乌合之众的黄巾残军,却在半年之内,打败了马腾韩遂的精锐。

    这份战绩,己名动天下,再加上,天策府大将军董杭,天策府的军师团、坚守已是徒劳。

    “好,就冲着你这为将者的气魄,我答应你,不论你今日是生是死,我放他们走。”赵云挥动他手中的长枪说道。

    “果然是英雄!”刘勋将手中的大刀一提!

    “将军!”所有将士凝视。

    刘勋从他们每个人身上扫过,还是提刀走下城墙!

    带着决绝,骑上战马冲出城外!

    没错,就只有他一个人。

    “刘勋,你还是投降吧,我敬你是个英雄!”

    “费话少说!”刘勋挥舞大刀,这就是为将者!

    战马的速度由慢变快,赵云同样催动战马迎击,第一次交锋,二人兵器相交,互相弹开!

    第二回合,亦如第一回合这样的快,而两匹战马分开以后,刘勋突然跌下了马!

    两个回合,就被赵云所斩!

    “将军,将军!”城墙上的军士全体跪拜!

    “忠勇之人啊!”赵云叹了一句。第一城同样被攻陷,而时间仅仅是过了午时!

    第四城,喊杀声的压迫以及油罐的轮番打击,第四城中到处弥漫着烟火,哪怕这城中,根本就没有引燃之物,可是还有许多人就在那火海之中!

    而一过了午后,他们那种饥饿的感觉油然而生,其实也并不是饿,只是他们想起他们的死法,有一种死,那是饥饿的死去!

    没有粮食没有水,外面又有大军围城,他们怎么可能突围!

    哪怕他们就是为了惟一活下去的希望去拼死一搏,可是要知道围城的是驭风者。

    驭风者之名,他们的战术就是死,不是敌人死,就是他们死,实力太悬殊,只怕他们拼死一战,到了城门口也会被射杀!

    而雷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三千弟兄,在短短的时间就死伤了一大半,那滚烫的火油,从天而降,就是那一罐一罐,可敌方那是轮番打击,根本就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还有妄图从四门出逃者,迎接他们的,就是弓箭,而门一旦打开,就再也关不上了!

    因为火油罐的打击太密集了,只要他们敢离开遮挡之处,顷刻之间,就会被火油罐给打中!

    雷薄再次吐血,他己经能想到最后的结局。

    而西门之处,董杭、赵云己经返了回来!

    “传命,进攻吧!”董杭说道。

    有传信官传令,董杭的令旗和董白的令旗是不一样的,若董杭令旗不动,则全军以董白的令旗为准,而董杭的令旗只要动,则全军就听这里的。

    “第一城破了,传命,进攻!”董白直接抽出了剑!

    全军动,就从四门进入,本来这城中三千人,己去一半,剩下的人,他们明确的知道他们己不可能突围!

    冲入城中的正是驭风者,当头两人为白方白超两兄弟,驭风者所过,那必是处处废墟,座座皆为空城!

    孙祥、董引同样进入,还有西门的夏侯渊以及赵云。

    第一次的交锋,一千五百人再去一半,就仅仅是一个照面,仅仅是敌我双方胶着的顷刻之间。

    “夏侯渊、赵云、孙祥!”雷薄猛的提起刀!

    “雷薄,你看这是谁!”夏侯渊直接给雷薄扔过了人头,是刘勋的人头。

    而在刘勋失神之间,夏侯渊同样提着大刀猛的劈下,雷薄挡了一下被震的后退,夏侯渊的大刀再次挥动,雷薄的命运被永久定格。

    第四城,当初就是阻挡雷薄无法寸进之地,今日同样是他和他三千军的葬身之地。

    城中的火一直到了两个时辰后才渐渐熄灭!第五城爆发出胜利的呼声!

    晚上,第五城中……

    第四城还充斥着火油的气味,一日的时间,尽斩刘勋雷薄,而若是攻城的话,在雷薄占据第三城,且粮草军械充足的前提下,哪怕董杭尽起两万人,从第三城也打不到第一城。

    因为城池就直接限制了你可以参战的兵力,在粮草和军械充足的前提下,我军还会有伤亡。

    所以,这就是谋略的绝美之处,避实而击虚,以备而攻其不备!

    第五城,第六城,第七城军民欢愉,还有那第一二三城被解救出来的人,同样被送来了第五城,将军府中,算是一次小小的庆功吧,首战告捷,值得欢庆,更是在七城生死恐惧之后的欢庆。

    “大将军,我们首战即斩杀袁术大将刘勋和雷薄,袁术军必心惊胆寒。”成宜说道。

    “这全是孙将军之功!”董杭笑道。

    “大将军,末将岂敢领此功?”孙祥赶紧站起。

    “孙将军自当领,若不是孙将军拖了雷薄两天,我们现在再想打开通道,着实要费一些劲,而孙将军,这里我就再次交给你。这里正是我军粮道,由你领六千人驻七城,记住,粮道事关前线数万将士的命脉,绝不能有差池。”董杭说道。

    “末将领命,有末将在此,绝不许任何人断我军粮道。”孙祥一拜。

    “好,有孙将军在此我自然放心,七城的所有将军副将,军士,百姓,任由孙将军调动,如不听令者,许你生杀之权。”

    “末将必不负大将军重托。”孙祥再次恭敬的一拜。

    董杭招了下手,让孙祥坐下,这孙祥真是大将之才,以几百人守城,挡的雷薄几千人不得寸进。就算是几位军师所言,曹操真是错过了这位将才。

    就连夏侯渊都觉得可惜,真是错过了!而他此刻是不由的往主位上看了看董杭,仅仅几天的接触,董杭的勇气和气魄真是有雄主之相。

    以前只是听者多,听得董杭领着一群乌合之众,生生把马腾韩遂打残了,可是今天,或许他知道马腾韩遂失败的真正原因,那是军魂,董杭就是全军的军魂。

    “李浅儿,你所领的后军五千人,由你领三千人,配合原丰他们到地方巡查,稳定州郡。”

    “是,下官领命。”原丰和李浅儿一拜,李浅儿啊,就是董杭的铁杆粉丝,嗯,也就是她心中的那个英雄!

    “后军的另外两千人,由董引领军,走粮道。成宜张横你们所领的八千人,六千交给孙将军,你们领两千人随我去前线。”

    “是,末将领命。”董引一拜,同样的成宜张横也领军令。

    “刘勋,你投降吧。”

    “赵云,你欺人太甚!我做为大将,誓死不降!有本事我们单打独斗,别无故连累将士!”刘勋大喊道,他己经知道自己败了!因为赵云身后,还有天策府的大军!

    天策府,组建一群乌合之众的黄巾残军,却在半年之内,打败了马腾韩遂的精锐。

    这份战绩,己名动天下,再加上,天策府大将军董杭,天策府的军师团、坚守已是徒劳。

    “好,就冲着你这为将者的气魄,我答应你,不论你今日是生是死,我放他们走。”赵云挥动他手中的长枪说道。

    “果然是英雄!”刘勋将手中的大刀一提!

    “将军!”所有将士凝视。

    刘勋从他们每个人身上扫过,还是提刀走下城墙!

    带着决绝,骑上战马冲出城外!

    没错,就只有他一个人。

    “刘勋,你还是投降吧,我敬你是个英雄!”

    “费话少说!”刘勋挥舞大刀,这就是为将者!

    战马的速度由慢变快,赵云同样催动战马迎击,第一次交锋,二人兵器相交,互相弹开!

    第二回合,亦如第一回合这样的快,而两匹战马分开以后,刘勋突然跌下了马!

    两个回合,就被赵云所斩!

    “将军,将军!”城墙上的军士全体跪拜!

    “忠勇之人啊!”赵云叹了一句。第一城同样被攻陷,而时间仅仅是过了午时!

    第四城,喊杀声的压迫以及油罐的轮番打击,第四城中到处弥漫着烟火,哪怕这城中,根本就没有引燃之物,可是还有许多人就在那火海之中!

    而一过了午后,他们那种饥饿的感觉油然而生,其实也并不是饿,只是他们想起他们的死法,有一种死,那是饥饿的死去!

    没有粮食没有水,外面又有大军围城,他们怎么可能突围!

    哪怕他们就是为了惟一活下去的希望去拼死一搏,可是要知道围城的是驭风者。

    驭风者之名,他们的战术就是死,不是敌人死,就是他们死,实力太悬殊,只怕他们拼死一战,到了城门口也会被射杀!

    而雷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三千弟兄,在短短的时间就死伤了一大半,那滚烫的火油,从天而降,就是那一罐一罐,可敌方那是轮番打击,根本就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还有妄图从四门出逃者,迎接他们的,就是弓箭,而门一旦打开,就再也关不上了!

    因为火油罐的打击太密集了,只要他们敢离开遮挡之处,顷刻之间,就会被火油罐给打中!

    雷薄再次吐血,他己经能想到最后的结局。

    而西门之处,董杭、赵云己经返了回来!

    “传命,进攻吧!”董杭说道。

    有传信官传令,董杭的令旗和董白的令旗是不一样的,若董杭令旗不动,则全军以董白的令旗为准,而董杭的令旗只要动,则全军就听这里的。

    “第一城破了,传命,进攻!”董白直接抽出了剑!

    全军动,就从四门进入,本来这城中三千人,己去一半,剩下的人,他们明确的知道他们己不可能突围!

    冲入城中的正是驭风者,当头两人为白方白超两兄弟,驭风者所过,那必是处处废墟,座座皆为空城!

    孙祥、董引同样进入,还有西门的夏侯渊以及赵云。

    第一次的交锋,一千五百人再去一半,就仅仅是一个照面,仅仅是敌我双方胶着的顷刻之间。

    “夏侯渊、赵云、孙祥!”雷薄猛的提起刀!

    “雷薄,你看这是谁!”夏侯渊直接给雷薄扔过了人头,是刘勋的人头。

    而在刘勋失神之间,夏侯渊同样提着大刀猛的劈下,雷薄挡了一下被震的后退,夏侯渊的大刀再次挥动,雷薄的命运被永久定格。

    第四城,当初就是阻挡雷薄无法寸进之地,今日同样是他和他三千军的葬身之地。

    城中的火一直到了两个时辰后才渐渐熄灭!第五城爆发出胜利的呼声!

    晚上,第五城中……

    第四城还充斥着火油的气味,一日的时间,尽斩刘勋雷薄,而若是攻城的话,在雷薄占据第三城,且粮草军械充足的前提下,哪怕董杭尽起两万人,从第三城也打不到第一城。

    因为城池就直接限制了你可以参战的兵力,在粮草和军械充足的前提下,我军还会有伤亡。

    所以,这就是谋略的绝美之处,避实而击虚,以备而攻其不备!

    第五城,第六城,第七城军民欢愉,还有那第一二三城被解救出来的人,同样被送来了第五城,将军府中,算是一次小小的庆功吧,首战告捷,值得欢庆,更是在七城生死恐惧之后的欢庆。

    “大将军,我们首战即斩杀袁术大将刘勋和雷薄,袁术军必心惊胆寒。”成宜说道。

    “这全是孙将军之功!”董杭笑道。

    “大将军,末将岂敢领此功?”孙祥赶紧站起。

    “孙将军自当领,若不是孙将军拖了雷薄两天,我们现在再想打开通道,着实要费一些劲,而孙将军,这里我就再次交给你。这里正是我军粮道,由你领六千人驻七城,记住,粮道事关前线数万将士的命脉,绝不能有差池。”董杭说道。

    “末将领命,有末将在此,绝不许任何人断我军粮道。”孙祥一拜。

    “好,有孙将军在此我自然放心,七城的所有将军副将,军士,百姓,任由孙将军调动,如不听令者,许你生杀之权。”

    “末将必不负大将军重托。”孙祥再次恭敬的一拜。

    董杭招了下手,让孙祥坐下,这孙祥真是大将之才,以几百人守城,挡的雷薄几千人不得寸进。就算是几位军师所言,曹操真是错过了这位将才。

    就连夏侯渊都觉得可惜,真是错过了!而他此刻是不由的往主位上看了看董杭,仅仅几天的接触,董杭的勇气和气魄真是有雄主之相。

    以前只是听者多,听得董杭领着一群乌合之众,生生把马腾韩遂打残了,可是今天,或许他知道马腾韩遂失败的真正原因,那是军魂,董杭就是全军的军魂。

    “李浅儿,你所领的后军五千人,由你领三千人,配合原丰他们到地方巡查,稳定州郡。”

    “是,下官领命。”原丰和李浅儿一拜,李浅儿啊,就是董杭的铁杆粉丝,嗯,也就是她心中的那个英雄!

    “后军的另外两千人,由董引领军,走粮道。成宜张横你们所领的八千人,六千交给孙将军,你们领两千人随我去前线。”

    “是,末将领命。”董引一拜,同样的成宜张横也领军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