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朝狠人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废除跪礼

第三百二十七章 废除跪礼

 热门推荐:
    曾启圣也没有再追问,他知道在张承这里得不到答案,只能等见到郭致远后,从日后的相处中慢慢去揣摩了,此时船队已经慢慢接近了东蕃,沿着海岸线已经筑起了连绵一些的望堡和炮台,远远的就有望堡的守卫打出旗语,船队这边也赶紧用旗语回复,然后望堡里就响起了三声长号,很快港口那边就有一艘引导船驶出,引导船队慢慢驶入港口。

    东蕃这边也已接到传讯,知道内陆第一批移民即将抵达的消息,对此郭致远也十分重视,毕竟移民计划关系到他发展东蕃的宏伟规划能否顺利展开,如果第一批内陆移民不能安心在东蕃定居下来,那后续的移民计划也很可能会落空。

    所以郭致远不仅亲自赶到港口迎接,还让徐光启他们组织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曾启圣他们的船队一驶入港口,就看到正前方拉起的一条巨大横幅“欢迎内陆同胞来东蕃定居兴业!”,用来拴缆绳的立柱上也系起了红绸带,船还没停稳,岸上就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喜乐,欢迎的鞭炮声也噼里啪啦响了起来,气氛喜庆而热烈。

    移民们一路上心里除了对新生活的憧憬,其实也有着强烈的不安情绪,背井离乡来到孤悬海外的东蕃,心里肯定是顾虑重重的,东蕃有没有张承他们宣扬的那么好?对他们许诺的移民优惠条件到底能不能兑现,在他们心里都还是个大大的疑问,此刻看到如此隆重而热烈的欢迎场面,心中的不安顿时减轻了不少,对这片陌生的土地也生出了几分认同感。

    张承也兴奋地指着站在码头正中身着五品官服在众人簇拥下满脸笑容正频频朝移民们挥手的郭致远对一旁的曾启圣道:“曾先生,那就是我家大人!我没骗你吧,我家大人亲自来迎接,足见他是多么的礼贤下士啊!……”

    曾启圣顺着张承手指的方向望去,郭致远这段时间为了东蕃建设的事忙得脚不点地,东蕃日照又强,脸庞都晒黑了,脸颊也有些消瘦,不过反而让他的脸型越发的菱角分明,加上他顾不得打理胡须,胡茬子有些长了,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大些,倒是让他多了几分坚毅沉稳的气质。

    曾启圣暗暗点头,郭致远给他的第一印象倒是和他想象中的十分相符,而郭致远能够亲自到港口来迎接他们这批移民,也说明郭致远的确和他之前见过的那些明朝官员不同,是非常亲民的,这让他心里也多了几分期待。

    船队靠岸停稳后,移民也开始下船上岸,因为曾启圣之前已经按照移民的籍贯给分好了队,十户为一队,百户为一屯,并让他们自发选出队正和屯长,并且制定了基本的管理条例,所以下船的时候倒是没有出现混乱,自发地排着队鱼贯而下。

    郭致远看着秩序井然的场面暗暗点头,看来张承还是下了功夫的,为后续的整编省了不少事,不过他们这边也是做好了应对措施的,调了两千多自新军过来维持秩序,用队列排成人墙,留出十几个通道让移民们有序通过,这也是郭致远刻意安排的,治民不能一味示恩,还得立威,毕竟这些移民中鱼龙混杂,难免会有心思不正之辈,适当的震慑还是要的,更何况为了保证东蕃的建设速度,郭致远准备对这些移民实行半军事化管理,这也是提前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他可没时间让他们慢慢适应。

    唯一的混乱倒是出在郭致远身上,他看到移民中有几个年纪较大的老者,就主动走上前去亲切问候:“老丈今年高寿啊?来自哪里?一路上可还顺利?”,那几名老者从没见过郭致远这么大的官啊,吓得赶紧跪倒在地,也不知道该怎么答话,身子颤抖不停。

    他们这一跪,队形就乱了,后面有些胆小的移民也跟着跪了下来,但更多的则是茫然四顾,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郭致远暗暗苦笑不已,这个时代的人等级观念深入骨髓,一下子根本扭转不过来,他要一味地展示自己的亲民反而会恰得其反,但是如果不去除百姓心中的奴性,中华民族就不可能真正强盛起来,一个没有血性的民族是不可能有未来的,我大清试图以强权奴役百姓,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让汉人自称奴才,自己当主子,其结果就是被西方列强轰开国门,签下屈辱的不平等条约,所谓的康乾盛世不过是一个笑话,一个视百姓如猪狗,活得毫无尊严的朝代算什么盛世?清朝的灭亡或许有诸多原因,但是他的奴性统治早已注定了其败亡!

    或许现在谈什么民主还太早,但郭致远知道他要改变民族的命运,首先就要去除百姓心中的奴性,让他们活得更有尊严,想到这里,郭致远连忙上前将几位老者扶了起来,然后其余茫然不知所措的移民大声道:“诸位乡亲,你们不远万里背井离乡来到东蕃,本府知道你们一定还有些思念自己的家乡,但本府希望你们能忘掉过去,因为这里才是你们未来的家!你们将在这里安居乐业,繁衍后代,一代代传承下去,本府保证你们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你们的子女可以上学堂读书……本府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遵纪守法!现在本府就宣布东蕃府第一条律令,百姓见官不需行跪礼!”

    郭致远这一番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懵了,百姓见官不需行跪礼,这不乱套了吗?这不是公然挑战朝廷礼制吗?就连徐光启等郭致远的团队骨干也都十分愕然,不知道郭致远为何突然颁布这么一条律令,同时又有些忧虑,郭致远在东蕃开府建衙本就让许多人不满,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东蕃,就等着找郭致远的岔子,郭致远这样公然挑战朝廷礼制,不是授人以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