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有套房 > 第242章 炸懵逼了?

第242章 炸懵逼了?

 热门推荐:
    “大,大哥炸了,炸了!”

    看着关羽那郑重其事却又很滑稽的表情,刘备脸都黑了下去。向来沉稳的云长怎么也学的跟张飞那糙汉子一样了?难不成太想念张飞以至于都憋出病了?

    “咳咳,云长今日为何这般语无伦次,谁炸了!”刘备黑着张老脸,一副你给我说清楚的表情。

    不过还不等关羽开口解释,只见城头上士卒纷纷惊叫起来。

    见状,刘备公孙瓒二人也自知事出有因,当即快步跑上城墙。

    接着,接着二人怔愣在了远处。

    炮火连天,无数的花火绽放出属于它们的色彩,只不过这些色彩中却夹杂着鲜血和碎肉,令观者作呕,令身处其中者惊恐。

    俨然,数里外。

    张纯的大营正在被炮火覆盖,虽说只有八门迫击炮,可所带来的威能以及震慑是无人能及的。

    看着炮弹落地后炸开,无数的单片穿入那些士卒的腹腔,口鼻,更有甚者以及被炸没了四肢,鲜血染红了无数的营帐,染红了一片片土地,染红了所有营寨内乌桓骑士的双目。这视觉的冲击何止恐怖二字,直接将信誓旦旦的乌桓铁骑打蒙了。

    毕竟被打没事,可特喵的人呢?

    被炸的天翻地覆可人都看不见,这特喵怎么打?打个鸡儿啊?

    逃,所有乌桓铁骑在恐惧战胜勇气后,纷纷想去牵战马逃命,然鹅战马早已经受惊吓,此时嘶鸣声不断,无数战马狂奔乱踏,根本不是人能骑的。

    见战马是骑不了了,所有骑士撒丫子拔腿就跑,径直像柳城跑去,哪里可是他们的驻扎地,同样也是他们粮草军械存放的地方。到时候只要有城池阻挡,他们定然无虞。

    想着,所有人开始逃命。

    至于原本想着美事的张纯,此时拉着战马,看着数里外不断炸响的营寨,整个人懵了,愣在原地不停吞咽口水。

    这,这特喵是什么鬼?

    天降正义?难道莫枫真的是天神下凡?

    想到这,张纯止不住的颤抖,他除了想到莫枫是天神下凡之外,再也不知道如何形容眼前所见景色。

    这是正常的打仗么?这是投石车送出的火坛可以展现的花火么?这他喵明明就是天神发怒,这还怎么打?和神仙怎么打?

    想着,天空炮弹带出的啾啾声让张纯思绪收回,他抬头看了一眼,接着双目一凝,开始顺着那炮弹的运动轨迹移动,旋即当炮弹落下时对应的则是一阵巨响。

    听着那轰隆的声音,张纯陡然回神,接着看向那炮弹腾飞的地方,他瞬间阴沉下双眸,这一切定然是莫枫搞的鬼。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可这必然是他的邪术作祟,而非他勾动天神怒降正义。

    “哼,莫枫,我们走着瞧。”张纯冷视后方,说了两声便一拍战马带人绕道直奔柳城而去,柳城可算是他们在辽西的根据地之一,张举就在柳城坐镇。

    而且柳城有各种守城工具,例如床弩,投石车等等,他倒要看看,莫枫凭借区区百人,如何攻破万人镇守的柳城。

    张让吧唧下嘴角,看了看不远处不断炸响的贼军营寨,又看了看身后两组装填弹药的小队,心中震惊无以复加。

    他不是亲眼所见,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幕。

    区区不过二十人的小队,此时竟然只是凭借几个圆筒般的东西将数万虎狼之师打的抱头鼠窜,那些人甚至连敌人在哪都没发现,这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天神,此时在张让看来,莫枫绝逼是天神转世。这实在是太震撼了。

    反观旁边的卢植,却是眉头紧锁。

    莫枫表现的实力越强,他却越担心,现在他都开始怀疑,莫枫之前在深山中建造那座城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他不敢去想,莫枫但凡有一丝反叛的念头,整个汉末谁能阻挡?

    朱儁?皇甫嵩?又或者是他?

    然而,答案好像已经摆在了他的脑海中,他可不认为大汉的士卒可以不顾生死向这些人冲来,因为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有这个勇气。况且他们根本冲不过来,只不过是寻死罢了。

    卢植此时摇了摇头,但愿莫枫没有恶意,真的只是想救苦救难。否者此人想要颠覆皇权,那太简单不过了。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要向天子禀明,让他小心一些。

    炮火依旧继续,只不过频率比之前要慢上许多,至于数里外的大营,也已经面目全非,简直是一片狼藉。

    曹操袁绍等人,一个个那叫一个兴奋,这他喵就是他们师尊,天神下凡,日后他们也得拿上两把耍耍。

    张飞则更加猴急,一个劲的搓着手掌,想要开口可看着莫枫那冷峻的表情却又没敢说话。至于他那个便宜大哥,早被他忘到九霄云外了。

    少顷,炮火停歇。

    整个空气都变得异常安静,只不过那营寨内却是无尽的哭嚎声。

    三急三缓六轮急射,直接用掉了莫枫几十发炮弹。让莫枫的库存都缩水了十分之一。

    不过取得的效果却是不菲的,最主要的是,这一轮急射让所有人产生了忌惮。

    “将军,敌军大面积溃败,是否追击。”沙狐皱眉开口道。

    “不用,穷寇勿追。况且这群人不过是丧胆的士卒,不足为惧。”莫枫抬手开口,接着说道:“传令各小队集结,随我奔赴馆子城。”

    “我倒要看看,大名鼎鼎的刘玄德到底长啥样。”

    “是!”

    说完,百人小队向众人展示了什么叫速度。前后仅仅瞬息,便是列成了一列列的纵队。有这么一支如臂挥使的小队,必然战无不胜。

    “出发!”

    随着莫枫一声令下,众人迅速登车,向着不远处的馆子城驶去。

    馆子城,破旧的城头上。

    “大哥,轰响声好像停了。”关羽捋了一把胡须,沉声说道。

    “玄德,你可知这是怎么回事?”公孙瓒打了半辈子仗,何曾见过眼前这一幕,短短不到一刻钟时间,张纯的大营就不复存在了,数万壮士抱头鼠窜,何其诡异。

    “伯圭兄,这个备也不太清楚。”刘备有些汗颜道。

    “大哥你看,那边好像有人过来。”关羽此时扶着青龙偃月刀,指着不远处快速接近的莫枫一行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