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返洛杉矶 > 第8章 就把这牌坊吃喽!

第8章 就把这牌坊吃喽!

 热门推荐:
    本就是个皮厚如墙的家伙。

    孙老三欠着附近杂货店两百多美金不给,硬说要等年底一起结账。

    以至于最近韩初冬帮这师父去买东西,那老太婆都不会给韩初冬好脸色看,每次都会让他帮忙催催。

    韩初冬跟孙老三说过,他只当是耳旁风,丝毫没有结清的意思。

    没说不给,只是暂时不想给。

    很快从被徒弟挖墙脚的状态中恢复正常,乐呵问起说“怎么着,不想在我这当学徒,想接你爸的班,也混进局子里去?那样蛮不错,韩一枪他好歹是个警长,其他地方不说,让你进我们这片唐人街的警局应该不难吧。”

    韩初冬摇头道“难不难我不知道,从没想过跟着他混,那满足不了我的胃口,我想赚大钱。把照片印在《时代》杂志上,好莱坞女明星们见到我会疯狂的那种。”

    “做梦呢吧,你当你是美国华人首富王安呢?”

    孙老三把一台收音机丢给他,继续说着

    “赶紧修完,顾客待会儿就来拿,别整天在这做美梦。我小时候还觉得自己能成世界新船王呢,现在还不是在这混日子,你这样的家伙我见多了。

    那帮女明星赚钱很厉害,想让她们疯狂,除非你是克拉克·盖博,加里·格兰特那样的大明星,要不然就得成为霍华德·休斯那样的富二代,最少也得有个……五百万美金才够吧。”

    言语中带着点嘲笑韩初冬自不量力的意思。

    五百万美金,对孙老三属于不敢想,想了只会折磨自己的庞大数字。

    对韩初冬也十分遥远,但可以加点油争取一下。

    他跟这位师父不同,并没有对往后的道路感到迷茫,反倒是在这修理铺待了将近一周,让韩初冬觉得自己快变成咸鱼了。

    正拿着螺丝刀准备拆收音机,闻言韩初冬愣神片刻,突然笑了笑,说句让孙老三觉得狂妄自大的话。

    他说“王安电脑现在规模还凑合,如果这次还抓不住下一波机遇,指不定哪天说破产就破产了。”

    “你这癞蛤蟆坐井观天,还不知道天高地厚,想泡先前那白人姑娘我就不说了,指不定对方眼睛瞎。

    但是王首富他能破产?你知不知道资产上亿是什么概念,别人一天赚到的钱,比我们一辈子赚到的还多,劝你别瞎想,最后苦的还是自己。”

    孙老三自认这辈子吃过的盐,比韩初冬吃过的米还多。

    见这徒弟忽然心思活络起来,只想着把他从白日梦里叫醒,别闯荡到最后亏了钱,还错过了学手艺的机会。

    韩初冬只是嘴角上翘,淡淡来句“你瞧人家饭店门口,有多少在收银台上摆着蛤蟆口含金钱的摆件,我就算是癞蛤蟆,也是那种金蛤蟆,等我赚到了钱你可别哭着求我借给你娶老婆。”

    “呵,你小子要是等赚大钱,我把这唐人街的天下为公牌坊给吃喽!”

    望了眼那座地标牌坊,韩初冬咂咂嘴感叹说“等你吃的时候,记得告诉我味道怎么样。”

    聊到这里,孙老三完全当韩初冬在开玩笑了,于是也笑着说

    “赶紧学吧,脑子聪明就是好,再过个把月估计你就能自立门户,以后少让你家人操点心。

    其他人不说,就你爷爷,那个年代的唐人街老华人都没少吃苦头,经常被人堵着门收保护费,要不然你老子也不会选择干这行,现在干净多了,我听别人随口提到过……”

    ——————————

    曾经来过唐人街,大概是距今四十二年后的事。

    在这1973年,行走在唐人街主干道上,有种破败残旧感。

    因为各种原因混迹到美国来的老华人们,早在百多年前就抱团居住在这里,规模慢慢壮大,形成了现在的洛杉矶唐人街。

    肯定没洛杉矶市区繁华,可瞧着也挺不错。

    一些小商铺已经养活了几代人,别看既狭小又老旧,却是有些家庭唯一的生计来源。

    前些年没人帮、没人管,这片“城中城”被许多洛杉矶居民们遗忘,扎根美国的生活并没有人们想象中舒服,许多华裔祖上单纯只是为了活下去,才来到这片土地当劳工,靠干苦力挣口饭吃。

    街上有很多混混,肆无忌惮露着纹身,好像这样就能震慑住别人,也有老实本分的手艺人,挑着糖葫芦或是豆腐脑、大馒头满街转悠。

    墙上、柱子上贴满字画广告,随意摆摊的老太婆吆喝着卖菜,巷子口有捏糖人的老头,洗衣后的脏水被随意泼在道路上,引来路人怒目而视,自行车铃声叮叮铛啷时不时响起。

    太阳高挂在头顶。

    某些人刚吃完午饭就在店铺里摆好桌子,打开电风扇喊来朋友搓麻将,下象棋、下围棋的也有,挺有人情味。

    适合没了棱角的中年人生活,更适合上了年纪,只认识邻里街坊的老人生活,唯独不适合年轻人生活。

    大城市里正在产生惊人的变化,唐人街这边就如同时光停滞在五十年代、甚至四十年代。

    韩初冬在遇到第四伙小混混之后,大概理解自己老子为什么宁愿贷款,也要拖家带口搬走了……

    走走看看,来到爷爷开的干货店门口,上周来过一次,还记得路。

    旁边也都是干货店,各类东西堆放在门口,每天早上搬出来,卖不掉晚上就再搬回去,生意并不算好。

    韩初冬听自己老子劝过,说是等租约到期后就别开了,老头固执地想要继续干下去,人老了之后最怕闲着,多半也想继续帮衬家里。

    此刻见老头满脸笑意站在干货店门口,莫名有些触动。

    刚出意外那会儿觉得自己是自己,他们是外人。这会儿忽然意识到,成了韩初冬之后,他们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为了让老人家高兴,没吝啬笑容,走近问了句“吃过没?中午没什么生意,我待会儿在店里睡一觉再过去。我爸说你炖了花胶,那么贵的东西留着卖啊,给我红烧个小公鸡还更好些。”

    老头笑意更深“想吃小公鸡了啊,明早我去菜市场买,做好中午给你送到修理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