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浪潮之巅 > 第七五二章 小人物的悲哀

第七五二章 小人物的悲哀

 热门推荐:
    只见两个身形彪悍,孔武有力的壮汉,双臂交叉放于胸前,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俩,很显然刚才的话,就是这两人说的。

    沙克利不由眉头紧蹙,一脸不善的看着两人,沉声说道“你们是方先生的人?”

    虽说这两人并没有表露身份,但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两个人就是方先生的人。

    毕竟现在莫斯科能派人跟着他,并且阻止他借别人的手买东西的,也就只有方先生了。

    两个壮汉相视一眼,然后冷笑道“我们是谁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先生你可以离开了。”

    说着其中一人,指了指彼得。

    彼得不由浑身一哆嗦,一脸犹豫的看着两人和沙克利。

    理智告诉他,最好现在远离这样的是非之所,但他实在是舍不得沙克利出的这百分之二十跑腿费,有了这百分之二十的跑腿费,他们家这个月的开销可就不用花钱了。

    沙克利面色剧变,神情阴冷的看着这两位彪形大汉,但他的内心却陷入了绝望,心中更是对方辰佩服三分。

    他现在真感觉,方辰一个华夏人能在俄罗斯拥有这样的地位,绝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竟然连他会让别人替他购买商品都想到了。

    一瞬间,他有点自尊,自傲被击碎的感觉。

    “另外,刚才沙克利并没有跟您说实话,这里面并没有那么简单,其实牵扯的很深,并不是您可以参与进来的,不信您问问沙克利。”其中一个彪形大汉对着彼得说道。

    听了这话,彼得不由楞了一下,然后一脸震惊的看向沙克利。

    他刚才几乎是被沙克利许诺的百分之二十跑腿费给冲昏了头脑,但现在经过大汉这么一提醒,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商店为什么不买东西给沙克利?

    以及沙克利为什么要给他这么高的跑腿费?

    熟人之间,帮忙买点东西,应该是不需要太多钱的吧?

    越想,彼得就越觉得不对劲。

    被彪形大汉戳穿了谎言,沙克利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再看着彼得质疑的目光,心中顿时浮现出一种又羞又恼的感觉。

    但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他不坦白恐怕是不行了。

    他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方先生跟卢日科夫。”

    “所以说这位先生,我劝您还是赶紧离开吧,如果您再不离开,那您将面临跟沙克利先生一样,无法从商店买不到商品的窘迫境遇,我相信您大概不会和沙克利先生一样有钱。”无视沙克利的窘迫,刚才开口的大汉对着彼得继续劝说道。

    彼得不由面露恐惧,虽然这彪形大汉一口一个您的,但话语中的威胁之意却是溢于言表。

    而大汉的最后一句话,真的击中了他的软肋,沙克利有钱,能贪污变卖企业的资产,他一个小工人那出得起这百分之二十的辛苦费。

    更别说这件事情,还涉及到了方先生跟卢日科夫这样的大人物,岂是他能参与其中的。

    “沙克利厂长,我帮不了你了。”

    说完这话,彼得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

    最后燃起的一点希望之火被浇灭,沙克利顿时恼羞成怒,也不管他和这两位彪形大汉的体型差距,厉声骂道“我现在要打电话,报警,把你们这两个混蛋全部抓起来,关在监狱里!”

    大汉不屑的轻笑了一声,“报警啊,报去!你看警察会搭理你吗?”

    听了这话,一股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了沙克利的心头,他也顾不上继续跟这两个大汉叫板,慌忙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便朝着一个他知道的公用电话亭走去。

    熟练的掏出硬币投入公用电话亭中,不过沙克利并没有直接拨打俄罗斯的报警电话02,而是拨通了,他相熟的那位卢卡警察少校的电话。

    他毕竟不是傻子,从这两个大汉有恃无恐的态度,他毫无疑问的可以确定,一般的报警绝对是没有用的,都已经被提前安排好了的。

    随着电话铃声在耳边的响起,沙克利的心也随之悬了起来,可以说这位卢卡警察少校已经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希望自己跟卢卡的交情能够靠谱一点,希望两人在一起喝的那么多顿酒不是白喝的,要不然的话,他真没有出路了。

    电话被接通,沙克利刚刚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电话那头瞬间就陷入了沉默当中,整个公用电话亭一片死寂,沙克利的心也飞速的沉入了谷底。

    过了许久,甚至在沙克利的感觉如同一个世纪那么长,电话中传来卢卡的声音,“沙克利,这个电话你其实不应该打的!”

    此话一出,沙克利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狠狠的暴击了一下,感觉眼前一黑,这样的话从卢卡嘴中说出来,比他想象的最坏结果还差。

    “你也帮不了我是吗?”沙克利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尖锐刺耳。

    他感觉自己真是要疯了,完全陷入了无路可逃的死地,整个人被绝望所笼罩!

    他甚至还有些恼怒,恼怒卢卡一点都不顾及他们之间的情谊,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请卢卡喝了多少次酒,送给卢卡多少次钱和物品,但现在那?

    卢卡是怎么对待他的!

    他之前已经预感到了事情会很棘手,但卢卡这样绝情,他真的接受不了,一点都没有打算帮他的意思,甚至竟然还指责他不该打这个电话过来!

    不过,卢卡的态度倒是从侧面印证了,这件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而且方先生和卢日科夫真是不打算给他留一条活路。

    毫无疑问,卢卡肯定是被提前警告过,或者说他已经知道了点什么,要不然他不会拿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他。

    一时间,他感觉到了更大的恐惧!

    “是的!”卢卡毫不犹豫的说道。

    电话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沙克利瑟瑟的发抖着,也不是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大概两者皆有之。

    似乎觉得这样,有些对不住两人的交情,卢卡突然开口说道“沙克利,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向方先生认错,宣布自己从此跟鲁茨科伊没有关系,要么就去找鲁茨科伊,让他想办法。这是我对你的忠告,这种大人物的争斗,你掺和不起,他们一根手指随随便便就能把你碾压成齑粉,这种力量我想你已经感受到了,而且我劝你选择第二条,因为背叛者通常被所有人所厌恶,但第一条更容易一点,希望你好自为之,我们还有相见之日。”

    说完这话,卢卡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将电话放回原位,卢卡长叹一口气,他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甚至已经说的太多了。

    他之所以说那么多,其实还是看好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的组合,而不是方先生和卢日科夫市长,从长远角度来说,后面这两位没胜算。

    但不管怎么说,方先生和卢日科夫市长都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大人物,这种大人物如果不要脸皮,选择对他们这些小人物出手,那不管最后胜负如何,对于他们这些小人物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痛,灭顶之灾。

    而且,他不得不说,方先生和卢日科夫市长这一招真是快准狠,看似沙克利这种小人物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但如果真的把这些小人物从鲁茨科伊阵营中赶尽杀绝,那鲁茨科伊离完蛋也不远了。

    没有根基的大楼,注定是存活不久的。

    听着电话中忙音,沙克利神情苦涩,他的确体会到了,什么是小人物的悲哀,夹在这种大人物的中间,他们连生存,连呼吸都觉得无比艰难。

    再看着不远处虎视眈眈的两名大汉,沙克利顿时怒从胆边生,朝着两人厉声喊道“我就不相信,你们可以把全莫斯科封锁了,让所有人都不受金钱的诱惑,以及容忍你们的威胁!另外你们觉得你们可以威胁全莫斯科人吗?一旦激起全莫斯科人的怒火,你们和你们的后台将死无葬身之地!”

    显然,他没有选择卢卡给他的建议,而是自己走向了另一条道路。

    他真不相信,全莫斯科,就找不出来一个肯替他买东西的人,更不相信方辰和卢日科夫可以威胁全莫斯科人。

    最重要的是,方辰和卢日科夫已经激起了他的怒火!

    他和他的家人是需要面包,肉,香肠!

    虽然他家里还有一点点存货,但显然并不能比方辰的封锁支撑的更久,所以说他真打算拼了!

    可谁知道,大汉皮笑肉不笑的冷笑了一声,“我承认你说的对,没人能封锁的了全莫斯科,也没人能承担这样的后果,但问题是,你不代表莫斯科,而且这个世界上,敢于豁出一切,勇敢斗争的勇士真的不多。”

    上面交给他的有各种应对预案,而显然沙克利的表现和那点小计谋,并没有超出预案的控制范围。

    听大汉这么一说,沙克利不由面色一白,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一脸警惕的拉着狄安娜,一步一挪的朝远处走去,反正不管怎么说,他是不会放弃的。

    看的两个大汉一脸玩味,反而朝沙克利摆手示意,让他尽管走。

    真是太有意思了,如果他们真要拦的话,沙克利他俩能走到这里?

    但上下打量了一下狄安娜的体型,两人悻悻的咧了咧嘴,如果狄安娜真豁出去,来挡住他们,让沙克利先跑,他们大概率是一时间追不上去的。

    作为一个俄罗斯人,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老娘们的战斗力,基本上是相当于五个军人的,五个军人勉强能举起来的原木,这些老娘们一个人轻轻松松就能扛走。

    如果他们不是克格勃旗下的温贝尔特种兵出身,大概也打不过眼前这个老娘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