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步步为局 > 第2039章 小小烟盒藏玄机

第2039章 小小烟盒藏玄机

 热门推荐:
    见到凌志远出门后,纪委书记苏昌明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迟疑的神色。

    凌志远的表现很怪异,苏昌明认定,他所谓的烟酒礼品一定有问题,否则,对方绝不会如此慎重其事。

    想到这儿后,苏昌明的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心里暗想道“看来有些人有点不知死活,连省委副书记的乘龙快婿都敢动,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作为临清官场大佬之一,苏昌明对于凌志远的情况再了解不过了,在此情况下,竟然有人敢在他身上打主意,这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吗?

    就在苏昌明心生疑惑之际,凌志远和小陈捧着烟酒、礼物走了过来。

    看着身前的礼物,苏昌明仔细打量了两眼,并未看出异常来,随即抬头看向了凌志远。

    凌志远明白苏昌明的意思,当即出声道“苏书记,我在家里仔细打量过这些东西,但并未拆封,酒和礼品都没问题,但这烟好像被人动过手脚。”

    “哦,从哪儿看出来?”苏昌明出声问。

    凌志远听到这话后,当即伸手拿起一条烟递给了苏昌明。

    苏昌明接过凌志远递过来的烟仔细端详了一会,随即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另一条呢?”苏昌明出声发问。

    苏昌明作为是纪委书记,见多识广,一眼便看出了这烟被人动过手脚。

    凌志远将零一条烟递了过去,出声说道“另一条也是如此!”

    苏昌明拿起零一条烟稍稍打量了一烟,便确定这与第一条,也被人动了手脚。

    烟里能放的东西有限得很,苏昌明见状,一脸正色的发问“凌局长,请您将这些东西的来历再说一遍,小陈,记录!”

    秘书小陈听到苏昌明的话后,不敢怠慢,连忙拿着纸笔走到了凌志远身前,歪着屁股坐了下来。

    凌志远明白苏昌明的意思,之前只是简单的口头汇报,这会发现其中极有可能有猫腻,于是便郑重其事的对待了。

    待小陈坐定后,凌志远便将之前的话向苏昌明说过的话重又说了一遍,不过语速较之前慢了许多,方便小陈记录。

    在此过程中,苏昌明特意出声询问凌志远有无动过这些礼品,这是关键环节,他对其非常重视。

    凌志远在回答这一问题时,可谓郑重其事,百分之百确定,他没动过这些东西。

    苏昌明听后,轻点了一下头,表示满意。

    带凌志远叙述完之后,苏昌明冲着秘书说道“将所有礼品开封,认真进行检查。”

    尽管苏昌明和凌志远都认定,只有烟有问题,而酒和礼品并无问题,但还是让小陈将其全都拆开,这是程序,怠慢不得。

    听到老板发话后,小陈不敢怠慢,连忙将烟酒以及礼品一一拆开。

    通过凌志远和苏昌明的对话,小陈也猜到那两条烟有问题,因此,将其放在了最后。

    苏昌明和凌志远的猜测一点没错,茅台酒和礼品拆开后,并无问题。

    “小陈,拆烟时小心一点,别弄坏了!”苏昌明出声道。

    尽管苏昌明和凌志远都觉得烟盒里装的可能是钱,但为防万一,前者才特意交代秘书小心一点。

    小陈听到老板的话后,不敢怠慢,拿起剪刀,小心翼翼的将香烟拆封。

    随着剪刀行在纸上发出的沙沙声,烟盒被剪开了。

    当一沓沓的崭新的百元大钞显露出来后,秘书小陈连忙抬头看向了纪委书记苏昌明。

    苏昌明见状,冲其轻点了一下头,出声道“继续剪,将两条烟全都剪开。”

    小陈轻嗯一声后,连忙将另外一条烟也用剪刀拆开了。

    两条烟里面的东西完全一致,全是崭新的百元大钞。

    就在这时,一阵笃笃的敲门声传来,苏昌明轻道了一声请进。

    来人是市纪委纪检监察三室主任闫强胜,出声道“书记,您找我!”

    “闫主任,这是卫生局的凌局长主动上交的,你和小陈一起去清点一下数额。”苏昌明出声道。

    在这之前,苏昌明便意识到这事不小,于是便给闫强胜打电话,让他赶过来了。

    闫强胜和凌志远寒暄了两句,便和小陈一起将那些钱拿出去,轻点数目了。

    “志远局长,你的警惕性很高呀,否则,这事可就麻烦了。”苏昌明出声道。

    作为老纪检,苏昌明一眼便看出这笔钱在二十万左右,凌志远若是不警觉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凌志远见状,出声道“苏书记,实不相瞒,我也是机缘巧合,今天回去看望父母的,谁知竟碰上了这事。说实话,刚发现那两条烟可能有问题时,我心里很是担心,于是便给您打电话了。”

    苏昌明轻点了一下头,对凌志远的做法表示认可。

    一刻钟后,闫志强和小陈一起走了进来。

    “书记,这笔钱共计二十万!”闫志强出声道。

    “行,你去办个手续,然后让凌局长签上名,这事便算完了。”苏昌明出声道。

    凌志远听到苏昌明的话后,连忙站起身来说道“苏书记,我和闫主任一起归去吧,省得他来回跑,给您添麻烦了!”

    这事凌志远完全可以给纪委的其他领导同志打电话,他之所以选择直接打给纪委书记苏昌明,便是为了保险起见。

    “志远局长客气了!”苏昌明站起身来,伸手和凌志远相握,出声道,“我们巴不得多一点向你这样的官员来麻烦,这样,我们的工作便会容易多了。”

    纪委的工作性质特殊,苏昌明这话并非敷衍凌志远,而是他的肺腑之言。

    凌志远连连摆手,和苏昌明道别后,跟在闫强胜身后,向着纪检监察三室走去。

    二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凌志远在纪检监察三室足足耗费了半小时,才将这事搞定。

    闫强胜很给凌志远面子,告诉他,以后若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与之联系。

    凌志远连声向闫强胜道谢,将对方出具的相关单据存放好,这才告辞走人。

    从市纪委出来后,凌志远心中很是感慨。若是今天回去探望父母,这事可就真的麻烦了,想想都让他觉得一阵后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