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 第1285章 以后有我

第1285章 以后有我

 热门推荐:
    曾明悦接过了木板,在掌心敲了两下,还挺顺手的。

    她捏着木板靠近曾明柔,高高扬起手来,对准曾明柔的那张小脸。

    曾明柔瞳孔收缩,怕的浑身颤抖,就这一板子扇在脸上,她还不得毁容?

    “啊!啊啊啊!不要打我!别打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呜呜,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曾明柔突然崩溃,大哭着惊恐的抱住脑袋,蜷缩成一团,抖的哭喊着。

    曾明悦又看向了陶倩,她知道,曾明柔根本就没什么胆子,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害自己,都是陶倩的主使和带领。

    “我……我也不敢了,傅少饶命,悦悦你……你放过我和柔柔吧。”

    陶倩披头散的,形容无比的狼狈,哆哆嗦嗦的开口求饶。

    曾明悦盯着她,“真不敢了?”

    “真的!我誓!”

    陶倩忙哭着点头,恳求的看着曾明悦,又害怕的去看傅嘉贝。

    “下次再想要干坏事,记得好好想想现在!”

    曾明悦收回了手,退后了两步,低头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女两人说道。

    她这话,就是掀过今天这篇的意思了。

    陶倩和曾明柔都觉得逃过了一劫一样,强撑的精神一泄,直接软倒了地上。

    “悦悦,你这是肯原谅她们了?好好,爸爸……”

    曾长冬心中一喜,正想请傅嘉贝去屋里坐,好趁此机会拉近关系。

    曾明悦却躲开了曾长冬的靠近,后退了一步,重新回到了傅嘉贝的怀中,仰头看着傅嘉贝。

    “我们走吧,我想要尽快将我公寓的东西都搬回去。”

    曾明悦冲傅嘉贝说着,直接无视了曾长冬。

    曾长冬面色尴尬,还没找到可以插话的机会,傅嘉贝已经揽着曾明悦转身,双双坐进了车里。

    “告辞。”

    傅嘉贝沉声说道,接着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没等曾长冬反应过来,车子便开了出去。

    车队都开远了,曾长冬才脸色铁青的回过神来。

    他心情不好,转身看到抱在一起哭哭啼啼的陶倩母女就更加不顺眼了,又觉得都是这两个蠢货干的好事,才让他错失了和傅家大少爷认亲的机会。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哭!晦气!”

    曾长冬抬脚就踹了陶倩两下,怒气腾腾的进了屋。

    车上,曾明悦靠在傅嘉贝的怀里,车上的隔板升了上去,隔绝出一方安宁的小天地。

    “可解气了?”

    听到傅嘉贝的问话声,曾明悦轻轻摇了摇头,“其实我对陶倩和曾明柔的恨还没有对曾长冬的多。说到底,曾长冬才是罪源。若不是他对家庭的不忠诚,我妈就不会疯,不会走到自杀的一步。若不是他连父亲的责任都不肯承担,陶倩和曾明柔也不会有恃无恐……”

    傅嘉贝沉默了一瞬,抱的曾明悦更紧了。

    他生活在幸福的家庭里,父母恩爱,对他和弟弟妹妹更是疼爱到了骨子里,可是曾明悦……

    想到女孩的成长环境,她这些年所经受的,傅嘉贝只觉心里酸酸涨涨,柔软的想

    要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补偿给他的女孩。

    “以后有我……你得不到的,曾经期盼的我都会加倍的给你。”

    他不是一个会说情话的人,然而今天却频出这样让人无从抵御的甜言蜜语,曾明悦心头轻颤,含笑抬头,眨了眨眼睛。

    “你是说……以后要给我当爸爸吗?”

    她故意打趣男神,谁知道男神竟然扬了扬眉,“有何不可?来,叫声爸爸我听听?”

    曾明悦,“!”

    天!男神好污!他竟然是这样的男神!

    红了脸,曾明悦狠狠瞪了傅嘉贝一眼才道,“从前都被你的高冷外表给骗了!”

    傅嘉贝失笑,饶有兴致的捧着曾明悦的脸,“哦?那你现在现我的本质了?是什么?”

    “一只大灰狼!”

    有点温柔的大灰狼哦。

    曾明悦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傅嘉贝笑,揉揉曾明悦的头,“那你就是我的小白兔!”

    曾明悦莫名脸红,总觉得他的话意有所指。

    小白兔是不是早晚都要被大灰狼吃掉?

    她低头,阻止自己胡思乱想,想到刚刚的事情,又不放心的抬头,“嘉贝,你可千万别搭理曾长冬啊!”

    她担心傅嘉贝会因为曾长冬的身份,真被曾长冬利用,让他予取予求。

    “放心,我有分寸。”

    傅嘉贝轻勾唇角,笑意却未达眼眸。

    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曾长冬给他的女孩带来了多少伤害,他不找曾长冬算账就已经是看在曾长冬给了曾明悦生命的份儿上了,让曾长冬借此身份兴风作浪?不存在的。

    曾长冬敢,他就让曾长冬知道厉害。

    “那就好,那样我就放心了。哎,也不知道陶倩让人搬运东西,有没有弄坏我妈的那些遗物。”

    曾明悦又开始担心起这些来。

    傅嘉贝神情微动,将曾明悦抱的略紧的些,问道,“你不恨你的母亲吗?”

    当年,小姑娘可是被她的亲妈妈拖着,差点在那场自杀的车祸里死掉。

    曾明悦眼眶微红,摇了摇头,她靠着傅嘉贝宽阔温暖的胸膛,声音柔软。

    “怎么会?那是你不知道我妈妈对我有多好!妈妈她是这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对我和哥哥也疼爱到了骨子里。我七岁那年,差点出车祸,是妈妈推开了我,自己却被撞到了,足足在医院躺了两个月。她真的很爱很爱我……只是妈妈她太懦弱了,也太看重曾长冬,后来她是真的精神失常了,若不是这样,她绝对不会那样做的。”

    妈妈怎么可能拉着她去死呢,她只是精神失常,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何况,妈妈她最后大概是清醒了的,车侧翻时,我记得妈妈有将我护在怀里,要不然我也不会存活下来……”

    曾明悦哽咽了起来,傅嘉贝愈心疼和内疚,只觉自己真不该提这个话题,让曾明悦想到这些,他紧了紧手臂,低下头不停的亲吻曾明悦的顶。

    “嗯,改日,带我去见见她吧。”

    “嗯!妈妈要是知道我长大了,还找了个这样好的男朋友,一定特别开心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