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 477.归京,葡萄可甜了

477.归京,葡萄可甜了

 热门推荐:
    容城太守五十大寿,太守府宾客盈门,热闹非凡。

    太守夫人金氏正在梳妆打扮,丫鬟不小心揪到了她的头发,她神色不满“笨手笨脚的!这梳头的事,还是春琴做得最好。不过啊,春琴是个心气儿高,眼光好的,说走就走了。”

    金氏说着,微微抬手,看着手腕上面戴的金镶玉的镯子,又笑了“也不知道容德明今日会给老爷送什么寿礼。往年他给的礼,可都是头一份儿的丰厚。”

    这镯子就是容德明孝敬的,金氏很喜欢。

    这边厢刚刚收拾好,听说有些宾客带来的女眷已经往后院来了,金氏正准备去招待,一个看后门的嬷嬷过来禀报,说春琴回来了。

    金氏让嬷嬷进来问话。

    “她一个妾室,今日这样的场合,来做什么?”金氏神色不悦。

    “回夫人的话,看着春琴脸色不好,她怀的孩子掉了,脸上还有伤,说是容夫人回来了,容家出事了。”嬷嬷禀报。

    “容夫人?那个姓梅的?春琴这个没出息的,那个梅莲都失了清白,出了那种事,春琴肚子里揣了个容家的种,竟然拿捏不住她,被欺负成那样,真是丢太守府的人!今日大喜的日子,她刚小产,别让她进门,沾惹了晦气!让她回容家去,有什么事,改日再说!”金氏话落,起身招待宾客去了。

    嬷嬷领命,匆忙到了后门去,就见春琴的丫鬟神色焦急地等着。

    “嬷嬷,夫人怎么说,我们能进去了吗?”丫鬟连忙问。

    嬷嬷冷哼了一声“进什么进?今日老爷大喜的日子,夫人说了,府里不能沾晦气。春琴已经跟了容老爷,便是容家的人了,赶紧回容家去吧!”

    嬷嬷话落,把后门关好,从里面拴上,不管春琴的丫鬟在外面怎么拍门,都不开。

    春琴不由悲从心来,问丫鬟“你让嬷嬷跟夫人说了,容家出事了吗?是容华英回来了,说清楚了吗?”

    丫鬟脸色难看“都说了,奴婢说了容夫人回来了。”

    春琴神色一变“你说的什么?容夫人?你没提容华英的名字?”

    丫鬟愣了一下“她不就是容夫人吗?”

    “你这个蠢货!夫人听了,怕还以为我们说的是梅莲那个贱人!当然不会管,但容华英回来,老爷定是出事了!夫人和大人不会不管的!让嬷嬷再去禀报!”春琴怒斥丫鬟。

    丫鬟又去拍门,连声说“嬷嬷,是容华英回来了,容家真的出事了,快去禀报夫人吧!”

    一门之隔,看门的嬷嬷正在嗑瓜子,懒得理会外面说些什么,不可能再帮忙去通禀,避免惹了金氏不高兴,再吃一顿挂落。

    春琴无计可施,容家是回不去了,太守府的正门也不敢去,一定会被赶出去,就等在太守府后门,等着这寿宴过去,金氏得空,再想想办法。

    容城太守苟蜚,这些年搜刮民脂民膏,疯狂敛财,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吃得脑满肠肥。

    下属的官员,不愿同流合污的,都没落得好下场。上上下下沆瀣一气,大盛国西部的官场,早已不堪。

    不过据容德明所言,容城太守上边儿,还有保护伞,是京城的大人物。所以,根本就不怕出事。

    若是莫云齐派主管贪腐的官员下来调查,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因为这个地界官官相护,一旦打草惊蛇,那些证据都会被销毁,很多人会被灭口,最终不仅查不到什么,负责调查的官员也不会落得好下场。

    不过,让秦非白来,就不会有这方面的顾虑。因为他根本没打算挨个去调查那些官员,他从一个容家入手,容德明身上,查到了那些官员贪污受贿的证据,直接调了兵过来,到时辰,进城,围了太守府,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跑!至于其他的事,先把人抓起来,慢慢审问,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这会儿容华英已经回到容家,秦非白离开容府,策马出城。

    到了午时正,容府寿宴开场,觥筹交错,容城太守喝得红光满面的时候,秦非白的兵,占领了容城的四个大门,接下来,关城门,谁都别想跑出去。

    太守府里,金氏见这样的场合,容德明竟然没有来,容家也没有送礼来,当即就觉得不对劲。正想着让人去后门春琴走了没有,问问是怎么回事,就见一个守城的小兵,惊慌失措地冲了进来“大人,不好了!”

    容城太守苟蜚有些微醺,闻声就摔了手中的酒杯,怒斥一声“谁在大呼小叫?拖出去!”

    “大人,秦大将军来了!”小兵神色惊惶,拔高声音说。

    苟蜚一个激灵,瞬间清醒,站了起来,身子一晃,跌坐在地上,下人连忙上去拉他。

    同桌的其他官员,脸色都变了。

    “秦非白来这儿干什么?”

    “谁知道啊?不像是好事。”

    “要不咱们先撤?”

    ……

    几个官员纷纷离席,佯装身体不适,说要先行告退。

    苟蜚才被拉起来,那几个官员还没出门,就被堵了回来。

    秦非白一身墨衣,带着一队人马,大步走了进来。

    寿宴上瞬间鸦雀无声,宾客们神色各异。西边没打过仗,按理来说,秦非白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

    “秦……秦大将军!”苟蜚推开扶着他的下人,脸上的肥肉颤了颤,堆着笑,迎了上来,“这是什么风,把秦大将军吹来我们这地方了,真是稀客!快快快,秦大将军请上座!”

    下一刻,秦非白面色冷寒,拔剑指向苟蜚,冷声说“容城太守在内,把今日所有出现在这里的官员,全部拿下!”

    秦非白一声令下,他身后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上前来,押住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官员。

    苟蜚被按着,跪在了秦非白面前,梗着脖子高声说“还有没有王法?秦大将军,你凭什么抓人?”

    秦非白高举手中的剑“用你们的狗眼看看清楚,这是什么?”

    众人纷纷去看秦非白手中的剑,寒光四射,剑身和剑鞘上面,分明是龙纹!

    “尚方宝剑!”一个官员失声高喊,脸色瞬间白了。

    “皇上接到密报,容城官员贪腐,特命本将前来调查!本将从容德明处,查到了他向你们这些人行贿的确切证据!不用在本将面前喊冤,本将将会奉皇命,押解所有可疑人等回京受审!在新的官员到容城之前,由本将派人镇守。无干人等,速速离开!”

    秦非白话落,那些被押住的官员,一个个如丧考妣,神色绝望……

    容德明这个人,他们都不陌生,因为或多或少都收过容德明的财物。没想到,最后是容家出了事。

    太守夫人金氏心中咯噔一下,突然想起今日早些时候,有下人禀报,春琴回来,说容家出事了,但她当时以为,是春琴和梅莲两个人争风吃醋,根本没管……

    容城太守府已经被重兵包围,带着寿礼前来的宾客一个个神色不安地离开。而那些前来贺寿的官员,一个都别想再出来。

    很快,消息传开,百姓也都看到了把守城门的那些兵将。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被官府欺压那么多年,如今终于得见天日,奔走相告,都纷纷说着,要诛杀狗官。

    秦非白让属下去准备明日押解犯人上京的事情,他再次来到容家的时候,就见容府空荡荡的,下人都不见了人影。

    容华英还在她曾经住过的那个院子里,正在整理一箱子的古籍。

    “秦大哥,事情办完了?”容华英问。

    秦非白点头“我不管审案,只把那些贪官押到京城去,把容城和周边的几个城池都给围了,等皇上派了新的官员过来,再好好肃清其他涉案的人员。”

    “如此也好。”容华英点头,“什么时候走?”

    “暂定明日,你这边,能走吗?”秦非白问。

    “能。”容华英轻笑,“除了这箱子书,这个家,也没什么要带走的了。容家的钱财,都被容德明转移到别处去了,我会拿回来的。今日我会把容家铺子的掌柜全都换了人,后面的事,也不必我留在这里。我想小泽了,好想早点回京城去。”

    “这次容德明作为重要证人,会被押往京城。”秦非白说。

    “如此也好,等他被斩首的时候,我会去观看的。”容华英神色淡淡地说。

    事到如今,那些作恶的,犯罪的,都会受到应有的制裁。而她,只想早日回到姚景泽身边,陪着他,不想再错过孩子成长的一点一滴。

    容城的天,彻底变了。

    次日一早,秦非白带着十几辆囚车,在重兵护卫之下,回京城去。

    队伍里面有辆马车,是容华英的。

    京城依旧风平浪静,并不知道大盛国西部官场上面发生了巨震。

    姚景泽最近时常问起那个爱哭的娘怎么还不回来,每到这个时候,宋氏就笑着说,容华英很快就回来了。

    秦非白一行,到了半路,遭遇第一次偷袭。

    一群高手突然冒出来,目标明确,要杀掉囚车里面的官员。

    不过秦非白早有准备,他的属下全都是精兵,武功也不弱,而且早就得了他的命令,防守严密。

    最终,还是死了一个抓起来的官员,不过是个小官。

    秦非白命令下去,接下来入口的食物和水,都要先试毒。

    京城里某些人,不希望这些犯人进京,所以一定还会半路拦截。

    次日,早就接到消息的秦玥,带着林松屾,以及一队人马,前来接应,与秦非白汇合,加快速度,往京城去。

    又遇到了几次偷袭,并且真的有在他们的食物和水中下毒的,都被秦玥一一化解。

    回到京城这天,百姓都纷纷上街来围观,才听说是秦非白在西部抓了一批贪官。

    百姓对贪官有天然的憎恶,烂菜叶子,臭鸡蛋,纷纷朝着囚车砸了过来。

    秦非白直接把那些贪官全都送去了天牢,然后进宫复命去了。

    容华英回到姚府,听说姚景泽在后花园,一口水都没喝,就脚步匆匆地找过去了。

    当初因为姚瑶喜欢宫里的葡萄,秦玥找了许多上等的葡萄树来,在后花园种了个葡萄园。

    这会儿葡萄已经熟了,紫莹莹的,看着煞是喜人。

    姚大江和宋氏带着孩子们,正在葡萄园里面摘葡萄。

    姚瑶还说,若是葡萄吃不完,剩的就酿些葡萄酒来喝,李郎中和秦谡这两个爱酒的老人家都十分赞成。不过秦玥说,府里人多,最后葡萄定是不够吃的。

    姚景泽坐在姚大江肩头,按照宋氏指的,高举着小手,使劲拧下来一串熟了的葡萄,双手捧着,笑容灿烂“爹,娘,我摘下来啦!”

    容华英进葡萄园,就看到这一幕,驻足停下,不忍打扰。

    姚景泽看到容华英,举着手中的葡萄,开心地说“娘,你可回来啦!我摘了葡萄,给你吃!可甜可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