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 478.宋氏劝解容华英

478.宋氏劝解容华英

 热门推荐:
    容华英吃到了姚景泽亲手摘的葡萄,甘甜的汁水弥漫在齿颊,也一下子甜到了心底。

    “顺利吗?”宋氏笑着问容华英,“看你又瘦了,回来了,要好好补补。”

    容华英心中微暖,点头“有秦大哥在,一切都很顺利。我报过仇了,以后只安心陪着小泽,别无他念。”

    “妹妹,你还年轻,任何事都不要生了执念,包括对孩子。我托大说一句,若是你日后碰上合心意的男子,为自己考虑,也没什么不对。”宋氏语重心长地说,“瑶儿总说,若是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自己的日子都过不好,是不可能真正关照别人的。若你把孩子当全部,于他而言,也是压力。”

    容华英神色微怔,沉默了下来,过了片刻之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谢谢姐姐提点。”

    宋氏轻轻拍了拍容华英的手说“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不是在说你一定要再找个男人,那种事需要看缘分,不可强求,但你也不能排斥,不要现在只想着为了孩子付出一切,你怎么样都可以。若是穷困潦倒时,孩子需要你全心全意付出,便是对的。但如今,小泽过得很好,你也要好好整理自己,把过去错的,坏的,都抛开,多为自己想想。”

    “嗯,我明白了。”容华英眼圈儿微红,继而又扯出一抹笑来,握住宋氏的手,神色动容,“姐姐,谢谢你。”

    容华英知道宋氏在说什么。

    容华英的经历很凄惨,过去的一切,给了她数不清的苦痛。宋氏不希望她在过上好日子之后,因为对姚景泽深深的歉疚,又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容华英可以不再嫁人,但原因只应该是没有遇上喜欢的合适的男人,而不应该是为了一心一意照顾姚景泽。虽然对容华英来说,或许会让她心里有些难受,但现实情况就是,姚景泽如今过得很好,未来也会过得很好,甚至可以说,他根本不缺容华英这一份母爱,因此并不需要她这样“过分而多余”的付出,如此下去,天长日久,感情容易变成强烈的占有欲,就变质了,对容华英自己,对姚景泽,都不是好事。

    如今说的也根本不是嫁人的事,是宋氏在劝解容华英,放过自己。她对姚景泽的愧疚太深了,想要弥补是正常的,但不应该过分自责,因为她自己也是个受害者。

    姚景泽对容华英的第一印象,以及从认识到如今,最深的印象,是爱哭。

    这个印象,会让尚不懂事的孩子觉得奇怪,无法理解。容华英的这份悲伤,是必然的会对姚景泽有影响的。因为姚景泽问过姚大江,也问过宋氏,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娘总是哭?他看到也会心里闷闷的。真正的理由,姚大江和宋氏无法跟如今年幼的姚景泽解释,容华英自己也不希望姚景泽知道那些东西。

    当然,容华英没错,她自己想给孩子的,也是最好的爱,而不是伤痛。强颜欢笑更不可取,宋氏就是想告诉容华英,她要先整理好心情,让自己的人生步入正轨,变得正常,变得健康,变得快乐,才能真的给孩子快乐的陪伴。

    一个对孩子说“我可以为你去死”的母亲,除非在孩子真的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这种话是有价值的,其他时候,对孩子,都是压力和亲情绑架。

    容华英自己很清楚,她现在还没有真正从过去的经历中走出来,情绪尚且无法完全自控,而她也是真的想过,往后余生,一切都是孩子,一切为了孩子,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

    但宋氏的话,给了容华英一个警醒!让她开始反思,她想给的,姚景泽需要吗?想要吗?若是姚景泽不需要,不想要,她非要给,那她是为了孩子好,还是为了满足自己因为愧疚想要弥补的心理?若是后者,那不是对孩子的爱,是自私。

    容华英觉得,她应该听宋氏的,好好整理自己,先跟自己和解,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孩子就在身边,过得安宁快乐,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宋氏的人生也不平顺,受过的苦并不少,以前在村里,很多人觉得她软弱,但她的坚强在骨子里。她也会拼了命地维护自己的孩子,在孩子需要的时候。但当孩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她不懂的,便不会插手,不会阻拦。她会为孩子考虑,但不会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们,便真有矛盾的时候,也总是有商有量,温柔地化解。

    所以,姚玫直率却明理,姚瑶从来不会担心家里的人给她拖后腿,姚珊乖巧懂事,姚景泽小小年纪,纵然被所有人宠爱着,活泼但从来不骄纵,有了弟弟也不会觉得受了冷落,甚至成了个弟控,因为宋氏默默地照顾着每个孩子,她理解他们,给他们的,都是她能给的,他们也需要的关爱。

    容华英觉得,宋氏是有大智慧的女子,姚景泽能有这样一个娘,是他的福分。

    宋氏点到即止,也没有再打听容华英到容城之后做的事,因为她从来不是个爱打听八卦是非的人。

    这边两人喝着茶,看着姚大江和姚景泽父子俩一起摘了一篮子的葡萄,姚景泽在旁边帮姚大江提着,开开心心地过来了。

    “娘!娘!”姚景泽这是一下子叫了两个娘,挺着小胸脯,傲娇地说,“都是我摘的!”

    姚景泽先跑到了宋氏身旁去,宋氏给他擦了额头的汗,笑着夸赞他“小泽真棒。”

    姚景泽抬头,见容华英也在笑,就跑过来,拉着容华英的手说“娘,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不要哭了哦,哭的不好看!”

    “嗯,娘知道了。”容华英心中的阴霾,此刻散去了许多,轻抚着姚景泽的小脑袋,笑了笑。

    若是之前,她听到姚景泽这样的话语,只是觉得窝心,会忍不住想哭,因为过去的事情积压在心底,必然会牵动她的情绪,她自己也控制不住。

    但是刚刚,被宋氏劝解过后,容华英这会儿心境不同了。孩子的快乐和贴心感染给她的,才是真正的快乐。

    “大伯和大哥回来了吗?”姚景泽问容华英。

    容华英点头“都回来了。”

    “太好了,魏哥哥等着大伯回来,他就可以娶珍珍姐了!”姚景泽笑嘻嘻地说。

    容华英剥了葡萄喂姚景泽吃,姚景泽却喜欢自己剥的,还喂容华英吃,容华英觉得,这样,也很好。

    被魏宇泽念叨着要早点回来的准岳父秦非白,这会儿还在宫里。

    秦非白把从容德明那里得到的账本,呈递给莫云齐看。

    莫云齐翻着看了个大概,面色冷沉“这些贪官污吏,绝不能姑息!从这次开始,上上下下,全都要彻查一遍!”

    秦非白恭声说“皇上,据容德明所言,这回抓的贪官,上头还有人,是京城的大人物。”

    莫云齐神色一凝“你可问出了什么?”

    秦非白摇头“因为家里孩子的缘故,末将从容家入手来处理这次的事。但皇上看到的账本,那些官员收受的贿赂,末将所查到的这些,应该只是冰山一角。他们的罪行,远不止于此。其他的,末将只抓了人,不懂如何审问,便都押回来了。接下来的事,还请皇上来定夺。”

    莫云齐摔了手中的账本,冷哼了一声说“朕会派人好好审,若京城真有所谓的‘大人物’,跟他们同流合污,不论是谁,绝不姑息!”

    “末将在押解犯人回京的途中,遭遇数次偷袭和拦截,有人想要灭口。”秦非白说。

    “朕知道了。”莫云齐冷声说,“你回去歇着吧,接下来的事,朕自有安排。”

    “是,末将告退。”秦非白起身行礼告退。

    莫云齐当日调遣了新的官员,到容城赴任。

    至于审问天牢中那些贪官的任务,被莫云齐交给了大皇子和二皇子,让他们合作来做这件事。

    明眼人都知道,如今是立储的紧要关头,莫云齐是利用这个机会,考验两位皇子。至于最后会是什么结果,很多人都在观望。

    秦非白回府,先去看了心心念念的孙子孙女儿,跟姚瑶聊了两句,才回去休息。

    府里人多,除了宋氏之外,年轻的要么要照顾孩子,要么怀着身孕。早前林颂贤就安排,把醉仙楼手艺最好的几个厨子,安排到了姚府来当差。给他们的工钱,跟在酒楼,只多不少。

    如今宋氏和姚瑶还是经常会下厨,不过就是添个菜,炖个汤,不需要再做全家人的饭菜。人多了,有老人有孩子,有好几个小家,如今也不会每一顿都全家人凑到一起吃。

    这天晚饭,为了欢迎秦非白和容华英回家,姚府办了一场热闹的家宴。

    临睡前,姚瑶问秦玥“跟那些贪官勾结的,京城里的大人物会是谁?”

    秦玥摇头“跟咱们没关系。”

    结果,翌日天将明的时分,宫里来人,莫云齐命秦非白和秦玥即刻入宫,天牢昨夜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