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 479.谁来查案,假戏真做

479.谁来查案,假戏真做

 热门推荐:
    昨日被秦非白押解回京的容城太守苟蜚,以及其他十几位官员,昨夜在天牢中,悉数咬舌自尽,一个都没活。

    作为重要证人,以及行贿者,被带回京城的容德明,是犯人中唯一活下来的一个。他反咬一口,在天牢之中,高喊秦非白暗中勾搭他的夫人,给他戴了绿帽子,为了霸占他的夫人,抢夺容家的家产,伪造账本作为证据,蓄意栽赃陷害他!

    秦非白和秦玥被宣召入宫,并未去天牢之中查看。

    父子俩到的时候,就见莫云齐面沉如水,面前还堆着秦非白昨日呈递上去的账本。

    大皇子莫景瑜,二皇子莫景贤,七皇子莫景熙都在场。

    这三位皇子,是这一年多在朝中明里暗里争夺太子之位的三派。其他皇子,拉拢不到有力的靠山,又不得莫云齐看重,都已退出争夺,选择站队。

    除此之外,朝中重臣都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

    见秦非白出现,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都有些怪异。因为容德明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而很多人都知道,秦非白从容城回来,队伍里面带了一辆马车,容德明说里面坐的是他的夫人。昨日有人看到,那辆马车在秦非白的属下护送之下,直接进了姚府。

    虽然容德明有狗急跳墙之嫌,但秦非白若是真跟有夫之妇纠缠不清,难免被人诟病,可是会颜面扫地的。

    秦非白和秦玥行礼过后,被赐座。

    刚落座,就听莫云齐冷声说“景瑜,景贤,朕命你们去调查西部官员贪腐案,还没开始查,就出了这种事,你们有什么话说?”

    大皇子莫景瑜脸色难看,看向秦非白,说了一句“父皇,此事事发突然,儿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些人都是秦大将军押回来的,情况秦大将军应该更清楚才是。而且,那个姓容的,一直在说秦大将军抢了……”

    “别吞吞吐吐的,想说什么就直说!”莫云齐神色不耐。

    莫景瑜得了莫云齐的话,正色道“秦大将军,那个容德明,声称你霸占了他的夫人,伪造证据陷害他,你有什么话说?”

    “大皇子殿下是在审问末将吗?”秦非白神色平静。

    “并非审问,但既然有疑点,秦大将军该给父皇,给在座诸位一个解释吧!为什么你奉皇命去容城办案,身边一直带着一个女人,还是有夫之妇?听说那个容夫人,此时就在你家中,这怎么解释?”莫景瑜神色严肃地问。

    “关于这一点,末将没什么好解释的。”秦非白神色淡淡地说。

    莫景瑜轻哼了一声“秦大将军,你这是承认容德明所言是真?”

    “住口!”莫云齐有些气怒地瞪着莫景瑜,“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一个狗急跳墙,明知死路一条,出来乱吠的小人说的话你也当回事?”

    莫景瑜神色一僵“父皇,既然是疑点,让秦大将军解释一下,不为过吧?”

    “那个女人,朕知道是怎么回事!没什么好解释的!她跟姚家是亲戚,所以才会去姚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莫云齐冷声说。

    莫云齐跟秦非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他对秦非白的信任,比对秦玥更多,他很了解秦非白的为人。

    姚景泽和容华英的关系,容家那些事,秦非白在上次带着容华英前去容城之前,都跟莫云齐提过了。因为那趟是出公差,皇命在身,秦非白不会不跟莫云齐请示,就自作主张带个女人在身边。

    莫云齐一直都对秦非白很放心,是因为他为人十分坦荡。不是简单直率,而是他在跟莫云齐打交道的时候,任何可能引起莫云齐怀疑猜忌的东西,他都会提前讲清楚,如此,君臣之间,会变得简单而有默契。

    秦非白一早就跟莫云齐提过容华英的事,所以莫云齐知道容华英是姚家收养的那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容家的正牌小姐,这就是关系所在。对于秦非白决定从容家入口来查案,莫云齐是一早就准许的。

    所以秦非白才会在昨日回来面圣的时候,说了一句“因为家中孩子的缘故,所以从容家入手”。

    这中间有私心吗?当然有!为了给家里的孩子姚景泽报仇,给姚景泽的娘容华英讨个公道。但坦坦荡荡的私心,早就跟莫云齐说过,这种私心,不会影响到正事,而且是个很好的切入点,为何不可以?

    容德明是什么阿猫阿狗,秦非白至于跟他抢女人?根本毫无可能的事情!

    刚刚莫景瑜在开口要说这件事的时候,莫云齐没有阻止,不是因为他对秦非白有怀疑,想听秦非白解释,而是因为他想看看,这个大皇子,对这种荒谬的事情,是如何处理的?

    结果,莫景瑜的表现,让莫云齐十分失望!

    退一步讲,就算秦非白真的霸占了容德明的夫人,一个女人而已,这重要吗?重要的是那些自杀的官员!是他们为何一路来了京城,都没有自杀,还没有受审,进天牢的当夜集体自尽?明摆着这其中有蹊跷,很可能是被人威胁,或有人授意!如果有人威胁或授意,是如何做到的?是否买通了天牢之中的官员和狱卒?背后藏着的人是谁?这才是重点!

    莫云齐知道,秦非白也明白。所以对莫景瑜问出那种无聊的问题,秦非白根本懒得解释。

    莫景瑜听出莫云齐对秦非白的维护,以及这中间,似乎还有什么莫云齐早就知道的内情,默默地闭嘴不说话了。

    “谁愿意来查这桩案子?”莫云齐冷声问。

    那些贪官本就该死,死有无辜,他们在所治理的地方犯下的罪行,在他们死后,依旧有据可查。

    这当然很重要,要查得水落石出,给百姓一个交代。但这件事,在当地就可以由新上任的官员来完成,不必非要把他们押到京城来。

    押送他们来京城,第一,是为了表明皇室的态度,对于贪官,绝不姑息,重拳惩治,杀一儆百。这也是接下来肃清大盛国上上下下官员的一个开始。第二,就是因为容德明口中那位,容城太守上面罩着的保护伞,京城的大人物。

    容德明只是知道有这样一个大人物存在,但具体是谁,以他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知道的。甚至那些被抓起来的官员之中,也只有地位最高的两三个,才跟京城这边有接触,其他人,不管被拉上船,还是自己爬上这艘船,都并不知道掌舵的人到底是谁。

    通过刑讯审问,查出幕后那人,是最正常也最直接的办法。但如今,犯人全死了,虽然是自尽,但明显也是变相灭口。接下来的事,查起来更难,但必须要查。

    秦非白回京途中数次遇袭,以及昨夜天牢之中的事,正巧从侧面证明,京城里面的确有人跟这些贪官是一路的,并且不是小角色。能渗透进天牢,这么快狠准灭口的,手段不容小觑。

    莫云齐其实还是打算让秦家父子来查这次的案子,在场的其他官员心里也都知道,便默不作声,只等莫云齐宣布结果。

    谁知,秦玥开口,却不是主动请缨,而是提了个建议“皇上,微臣认为,这件事,已经有最好的人选来做了。”

    “哦?你说的,不是你跟你爹吧?”莫云齐反问。

    秦玥微微摇头“皇上原本就选中了大皇子和二皇子来调查西部官员贪腐之事,昨日两位皇子已经接手这件事,昨夜出了意外,更应该由他们继续来查。”

    莫云齐心中微动,明白了秦玥的意思。其实他也在怀疑,天牢中的意外,是他某个儿子做的,最大的嫌疑,就在大皇子和二皇子中间。

    接下来,让他们自己去查,必须要给出一个结果,而这个过程,是在莫云齐眼皮子底下的。在这个过程中,若两人中真有一人不干净,迟早露出马脚。刻意的掩饰,也是一种暴露。甚至于他们的态度,也能说明很多事。

    于是,莫云齐因为秦玥的话,改了主意,点头说;“好!那就由大皇子和二皇子继续合作,调查这件事!一个月之内,朕要看到结果!在此期间,每隔三日,向朕汇报一次调查的进度!希望你们两个,不要让朕失望!”

    “是,父皇。”莫景瑜和莫景贤异口同声地说。

    “那个疯狗乱吠的容德明,割了舌头,绞刑!”莫云齐冷声说。

    其他人都退下,莫云齐给了秦玥密旨,命他监察此事,直接向他汇报。

    秦玥最后出宫,秦非白在外面等着他,父子俩一起骑马回府。

    “爹,你跟小弟他娘,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容德明误会的事情?”秦玥突然开口问秦非白。

    秦非白嘴角微抽“胡说什么?方才在宫里,当着那些人的面,我不想解释你容姨的事,是因为不想强调小泽是姚家收养,容家血脉这件事,因为必然会被某些人大肆宣扬出去。虽然小泽是收养的这件事不是秘密,很多人本就知道,想查也容易,但如今在这个风口浪尖上,不必让小泽被人议论,跟容家,跟容德明那个杂碎牵扯到一起。”

    “我知道。刚刚只是开个玩笑,爹你解释得有点多了。”秦玥看着秦非白说。

    秦非白皱眉“多了?哪儿多了?我说的都是事实!”

    “爹你根本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问的是你在容城期间,是否做了让容德明误会你跟小泽他娘关系的事。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直说便是。你却在跟我解释,方才在宫中为何不辩解。”秦玥唇角微勾。

    秦非白轻咳两声“那个,都是一件事。”

    “看来是有。”秦玥微笑。

    秦非白想起在容城,容华英突然挽住他胳膊那一幕,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容家的事,你都知道的。我是做了一点让容德明误会的事,不过是有目的的。”

    只那么一回,而且当时是容华英主动的,不过秦非白不想说谎,却揽在了自己身上,跟秦玥说是他做的。

    秦玥点头“我明白,爹的目的是让容德明知道,小泽他娘有了你这个好归宿,未来的日子将会过得极好,荣华富贵,高高在上,幸福美满。就让容德明这个阴沟里的老鼠嫉妒不甘愤懑难平,最好活活被气死才好。攻心计,不错。”

    “对,就是这样!”秦非白点头说。

    “不过,有些事,假戏真做,未尝不可。”秦玥意有所指地说。

    秦非白愣了一下“什么假戏真做?你说……我……我跟小泽她娘?”

    秦玥点头“爹觉得如何?”

    “不合适不合适!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玥儿你真是跟瑶儿在一块久了,如今跟她一样,想得太多,都想当红娘,竟然当到为父头上来了!我都当爷爷的人了,比人家年纪大那么多!不合适!”秦非白连连摇头,说了三个不合适。

    “爹,你只是因为年纪觉得不合适?别的都合适?”秦玥半开玩笑地问。

    秦非白无语“都不合适!因为年纪,所以别的都不用考虑!”

    “爹你其实还很年轻,再娶个夫人,给我生个弟弟都不在话下,别太死板。”秦玥承认他是受了姚瑶很大的影响,如今性格开朗很多。

    不过秦玥会突然提起这种事,也是因为察觉到了秦非白对容华英的维护。

    只说一件事。不管做戏来刺激容德明这件事,是谁的主意,秦非白做了,配合了,就说明他并不排斥容华英这个人,甚至是有好感的。因为这件事并不必要,说白了,只是为了给容华英出气撑腰而已,对秦非白要做的正事,没有丝毫影响。这属于意气用事,也不符合秦非白一贯理智淡漠的作风。

    要知道,在男女关系上面,秦非白是个洁癖很严重的人,所以曾经那些年,跟温家姐妹的纠缠,感情和责任矛盾交织,才让他那么痛苦。

    秦玥觉得挺好。容华英虽然年轻,但因为姚景泽的关系,她跟秦非白是一个辈分的。两人都是历经沧桑苦痛的人,都有过一些不堪回首的人生经历,可以互相理解。

    虽说秦非白比容华英大了十几岁,但他作为大将军,身体“保养”得极好,如今看起来不过就三十出头的样子而已。容华英是年轻,但她的心态可不是小姑娘了。

    听了秦玥的话,秦非白瞪了他一眼“什么就给你生个弟弟?不准再胡说八道!”

    “好。”秦玥当真不提了,快马加鞭往府里走,想着两个娃醒了,姚瑶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落后的秦非白也没追上去,因为他有些走神。他说秦玥的话是胡说,但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印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