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随身系统之先欠一个亿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危机

第三百六十九章 危机

 热门推荐:
    顾菲菲伸手接过次戒,轻车熟路的套在小指上。

    随后便“看”到了次戒空间中,大批金银珠宝。

    还有各种名贵木头,珍贵瓷器,古典家具等等。

    储物戒中时间是停滞的,人不能进去,但自己能看到里面的东西。

    次戒空间,平面面积粗略估计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高十米之多。

    听小心心说,主戒一般比次戒要大上好几倍,真是便宜了卫锦明。

    “这下该相信了吧”

    卫锦明沉默点头,直到拿出里面的一颗东珠,握在手里,冰凉圆润触感,才感觉世上真有须弥芥子的存在。

    “这件事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谁都不能说”

    卫锦明一瞬间想到种种可能性。

    告诉家人的话,反倒会为他们招来杀身之祸。

    “正是我想和你说的,秘密之所以成为秘密,是因为知道的人少”

    看来卫锦明接受能力很强悍,得到这么一件好宝物,宝物中有一大笔金银。

    半点笑意都无,居然能冷静的告诫她不能泄露出去,佩服,佩服。

    后面的事简单的很,在身体扫描仪的扫描下,顾菲菲找到了机关。

    “主子,高飞”

    墨和和朗月瘫坐在石门前,生无可恋。

    “我守在这里,你出去把赤峰白虎,华子都叫来”

    墨和理亏,准备站起身来,身体止不住的向后仰。

    石门开了,卫锦明和高飞一齐走了出来。

    “主子,你有没有事,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墨和激动的差点抱着刚起来的朗月痛哭一场。

    “我没事,和高飞掉进地洞,才摸索出门道上来”

    “主子平安就好”

    朗月嫌弃的把墨和推一旁去,恭敬站好。

    “走吧”

    一行人从陈墙角爬出来,已经月上中天,快到丑时。

    “怎么样,地下有什么?”

    赤峰勾着墨和的肩膀问道,等了这么久。

    他和白虎差点就忍不住下去探个究竟。

    “别问了,什么都没有,我想给你们撬个石锁带回来,差点把主子和高飞害死,幸亏主子命大”

    墨和垂头丧气的说道,有外人在,主子没什么表示,等回去以后,他肯定得挨罚,命真苦。

    “让你和我抢下去的机会,该”

    白虎幸灾乐祸的说了一声。

    “把这里填起来,我们也该回去”

    卫锦明面色如常的指挥着。

    “就此告辞”

    “慢着,神医不解释一下?”

    “主子和高飞在打什么哑谜呢?”

    墨和探头张望,好奇的紧,难道神医对主子做了什么事,主子上来后,想要要个解释?

    “干你的活,早收工,早回家”

    朗月拍了他一巴掌,把铁锹交给他。

    顾菲菲明白卫锦明是想让她解释为何会知道地下城有如此宝物。

    以及她对路线很是熟悉,而且在此之前,她并不明了是何情况。

    一切似乎充满了随机性和偶然性。

    最关键的是,第一次滴血,银戒没有吸收她的血。

    真要让她强行解释的话,她只能留一句,

    “书中粗粗提过一笔”

    反正绝对不能告诉卫锦明,他们两的戒指是情侣套戒。

    “喂,你总是趴墙头干嘛”

    小清今晚特意没睡,时不时的披件衣裳出来看一下。

    没想到真的看到在墙头的郑小茶。

    “我,我”

    郑小茶张嘴却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妹妹,妹妹”

    文林和萌萌的房中突然传来一声男娃的哭喊,仿佛有人影飘过。

    小清一听也顾不得和郑小茶攀谈,以为萌萌跌下床,伤到了哪里。

    怎么没听到萌萌的哭声,以往萌萌都是光打雷不下雨,难道伤的很重?

    小清急急往房中赶去,只见带着青面獠牙面具的人腋下夹着萌萌,一个飞身翻过了墙。

    “有人抢孩子!”

    小清没料到人在家中有如此变故,呆愣一秒,随即大声喊道。

    直接把睡梦中的顾成和赵梨花,还有周姐惊醒。

    赵梨花没顾得上被惊哭的小文化,赤脚奔出来。

    “戴面具的人抢了萌萌”

    小清已经打开大门,跑出去前,留下一句话。

    小清跑掉一只鞋,没追上各家屋顶上跳跃的男子。

    忽然身边一道闪电窜了出去,是小可爱。

    “快追上他,咬他”

    小姐说过,小可爱很聪明,能听得懂人话。

    小清跟不上对方的速度,大声对奔跑的小可爱喊道。

    好在小可爱很给力,没一会儿追了过去。

    “畜生速度还真不慢”

    宗名用力甩掉裤腿上的猫,继续向前奔跑。

    小可爱向后一个弹跳,卸掉了男子踢过来的力道。

    又趁机跳上男子肩膀,咬上宗名的耳朵,死不松口。

    这次真的惹怒了宗名,一把拧紧了小可爱的脖子。

    小可爱不得不松口,张口不能呼吸,想叫却叫不出声。

    “畜生就是畜生”

    宗名耳朵疼的厉害,直往下滴血,右手腋下还夹带着女娃娃。

    不惯用左手,饶是如此,摔小可爱半点速度也不减,毫不留情,甚至带了一丝内力。

    “喵”

    小可爱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落在地上,挨地面的毛发掉了不少,奄奄一息。

    小清看到小可爱的时候,心疼的抱起它,摸摸小可爱的头。

    “乖,再忍忍,我就带你回家”

    “夫人,对不起,我把人追丢了”

    小清先是遇上顾成,才看见了追在后面的夫人。

    赵梨花掩面痛泣,伤心不已,不懂为什么半夜有人来县令府邸抢孩子。

    “看清了是谁吗?”

    顾成到底是男人,接受打击的能力强一些,冷静询问。

    “他戴了一张很可怕的面具,上面有獠牙,比大人高一些”

    顾菲菲到家的时候,注意到院子里灯火通明。

    小花安慰小声啜泣的文林,周姐抱起弟弟轻声哄着。

    顾菲菲心里咯噔一声,家里出事了,连忙从房间里出来,

    “怎么了?”

    “小姐,把你也吵醒了?刚有人抢走萌萌,被文林机智发现,小清姐和夫人大人一起出去追了”

    小花一句话把大体信息交代清楚。

    周姐忙着哄爱哭包,没觉得女儿的话有什么不合理之处。

    “都怪我睡得太死”

    顾菲菲听完急忙奔出门去。

    “小姐,你回来,外面不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