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邪御天娇 > 第一五三十四章 谭家大劫

第一五三十四章 谭家大劫

 热门推荐: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雨仙雨死?”纪蝶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微笑着看着黑冰中的叶楚,“那是什么滋味?”

    叶楚略带有些阴荡的声音从黑冰中传出“啧啧,那滋味可美妙着呢,你全身的肌肉都被绷紧放松,荷尔蒙冲上大脑,令你血液沸腾全身酥酥麻麻,痒痒的……”

    “你做过女人?”纪蝶皱起了眉头,问叶楚。

    虽然不明白荷尔蒙是什么东西,但从这混蛋的声音上来判断,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词。

    “你妹!”叶楚怒了,敢情这妞在调戏自己,自己这么纯洁她还要向自己伸出魔爪,实在是太狠心了。

    “我没有妹妹……”纪蝶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摇了摇头。

    叶楚无语,眼中金光化作淡淡的火焰,开始融化身上的坚冰“你有种在这里等我,本少教教你什么叫雨仙雨死,保证你要了还想要,以后无耻的赖上我……”

    “别吹牛了,你不行的……”纪蝶摇了摇头,目光瞄了一眼叶楚那里。

    叶楚感觉被人鄙视了,勃然大怒“姓纪的,你要是个女人,就在这里等我,看我怎么给你证明本少天赋异禀!”

    身为一个男人,竟然被一个女人如此鄙视,叔叔可以忍,婶婶也不能忍了。

    “我等着你,在情域尧城……”

    纪蝶却是飘然离去,叶楚大喊“纪蝶你就是一个懦夫!”

    “到时要看看谁才是懦夫!”

    “谁求饶谁就是懦夫!”叶楚不甘的大喊,纪蝶已然远去了,叶楚似乎看到她身上的那件仙缕玉衣,已经裂开了一条缝了。

    她并不是懦夫,而是她无法再坚持太久,若是再在这里呆下去,有可能被冻死。

    “这女人看来是真看上本少了,人魅力太大就是麻烦呀……”黑冰中的叶楚喃喃自语,眼中的金光化作火焰,开始缓慢的融化坚冰。

    纪蝶竟然冲进来救自己,这是他没有想到的,当然令他更不明白的是,刚刚那到底是真纪蝶,还是天道宗的那位圣女。

    如果说实力来说的话,叶楚更相信她是天道宗圣女,可是从说话的语气来看的话,又有些像真纪蝶。

    “一直求我放倒她,看来是急不可耐了呀,这是想快得到本少的龙阳呀……”叶楚啧啧自恋“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份上了,看来下回不满足一下她,还真是过忆不去呀,算了,本少就委屈求全一回吧,也算了了她的一件心事了……”

    “不就是动动腰,涨涨姿势嘛,本少好好的教你一回……”

    眼中的金火越来越盛,叶楚体表的黑冰,在一个时辰之后,终于是被融化掉了。

    “嘶……”

    身下的寒冰王座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悸人的嘶吼声,直接将叶楚给震得吐血不止,略带冰冷的鲜血流进了王座之中,诡异的事情生了。

    “呜……”

    虚空中传来了一阵阵怪吼声,又好像是一只巨兽在哭泣,叶楚心也被揪紧了,紧紧的盯着下方的寒冰王座,只见寒冰王座上面的那层像塔一样的东西突然就崩塌了,慢慢的向下陷,最终形成了一个小凹槽。

    “这……”

    气海之中,那只血炉突然就飞了出来,竟然正好将下方嵌在了凹槽之中,寒冰王座和血炉竟然可以如此完美的契合。

    “钉……”

    一声脆响,血炉就这样和寒冰王座结合在一起了,两者之间刚刚的那道裂缝凹槽竟也缓缓的消失了,两者就这样融合了。

    “呼呼呼……”

    十几道血色的道符,从血炉上方的四方鼎壁中冒了出来,叶楚立即挥手打出一片金光,将其中几道道符抓在了手中。

    “难道寒冰王座和这血炉本就是一物?”

    这可是一个大胆的猜想,这两样东西都来历不详,但都是绝世恐怖之物。

    “或许寒冰王座的寒气,可以刺激血炉产生道符,这倒是便宜了本少了……”

    叶楚抓过几道道符,也不打算出去了,这一带十分安全,没有谁会冲到被冰封的慕容祖地中来查看,自己正好在这里炼化道符。

    ……

    叶楚还在慕容祖地炼化道符,而此时,远在不知道多少亿万里的情域中,却生了一件大事。

    谭家祖地,突然传来了一声爆响,将谭家十分之一的祖地瞬间给炸成了飞灰,数千族人在这一击之下被打成虚无。

    “该死,布阵!”

    谭家众人大怒,眼睛瞬间就红了,望着虚空中的那位青年,眼中全是杀机与怒火。

    此时谭尘也是红了眼,手指翻动,带领一帮长老立即启动护族大阵。

    “砰砰砰……”

    谭家祖地各处,有上百道银色光柱冲天而起,分布在祖地的各个角落,最终在祖地正中心上空交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网。

    每一个谭家中人身上都闪烁起了银光,最终一瞬间便全部被传送到了谭家大殿中,数万族人全部转移到了这里,紧接着庞大的光网又收缩至了一道银光壁,罩在了谭家大殿上。

    眼前的青年不可敌,其实力应该是一尊活着的圣人,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为何会找上谭家。

    “准至尊的大阵,谭家果然有底蕴……”

    青年负手立在虚空中,如一尊不世战神,俯瞰下方的谭家众人。

    一双大眼显得有些空洞,不像有光芒,但却又能直透人心。

    “交出谭妙彤吧,我放过你们……”青年声音如雷,响彻每个人的双耳。

    谭尘大怒“你休想!”

    “敢闯我谭家,你当死!”谭尘身为家主有几年了,身上已具家主威严。

    虽然谭妙彤与叶楚订亲了,但是若是在自己手里,谭妙彤被人带走,以后有何颜面见叶楚。

    “你们太弱了,在这红尘之中,注定了要消亡的……”青年如同一个上位者,俯瞰着下方的蝼蚁,摇摇头苦笑道,“交出谭妙彤,或许我可保你一族,不然的话,今日你们谭家便要灭族!”

    “好大的口气!”谭家老祖站在大殿之上,手指翻动,大殿上的护族大阵番然流转,引出了一道银色光柱,猛的朝青年打了过去。

    “轰……”

    光柱一路炸开虚空,眼看就要打中青年了,谭家众人皆睁大了眼睛,内心沸腾不止,以为青年必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