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山河运 > 第九十五章:生气了

第九十五章:生气了

 热门推荐:
    她那小鼻子像灵敏的小狗一样,不用想就知道,是乐毅站在那里。他脸上带着笑容,眉眼弯弯,深蓝色的衣服被风吹了起来,他就伫立在那里,等待着孟懿宁回来。见到姑娘,上前走了两步,温柔的缓缓问道“怎么样?回来了?”

    孟懿宁反问“你怎么在这儿?”

    “等你。”他舒朗一笑,对着那姑娘,似乎从不吝啬自己的笑容。

    屋内熏得檀香从他身上飘过来,孟懿宁一个恍惚,突然觉得他笑起来十分好看,比景池和顾子安的都要好看。她蹭了过去,软绵绵的问了一句“等我做什么呀。”

    声音一出来,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曾经说话冷冰冰的语调,如今突然变得柔和。

    乐毅倒是没有什么察觉,“赶紧的吧,饭都要凉了。”说着,伸出手招呼了两下,前夜的那匹马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眼睛像一颗宝石一样滴流滴流的转着。它认出了孟懿宁,鬃毛在她的脸上蹭了蹭以示亲昵。孟懿宁摸着眼前亲切的马驹,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来的?”

    脑中突然发现昨晚的场景,“不会是……”她记得昨晚一直有人在后面跟着自己,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除了城门便没了踪影,孟懿宁想到了什么,撇撇嘴“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老这么跟着我,让我觉得自己都办不成什么事情似得。原先我都是一个人的……你不会昨晚就守在城门那里吧……”

    乐毅看着她,本来轻抚这她的头发,一听这话却像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反问说“哪有!怎么可能,我昨晚回去睡觉了……然后……今早又起来。”他可不想让孟懿宁看出来她在自己内心里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要不然小丫头蹬鼻子上脸,对自己冷嘲热讽怎么办。心里酸溜溜的,却又带着一些欢喜,明明年龄不小了,却还像小孩子一样,耳根子都红了起来。

    孟懿宁没有戳穿他,嘻嘻一笑,乐毅穿的还是昨晚的那一身衣服。

    她翻身上马,拉了乐毅一把,两个人后背贴着前胸,顺着小道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了王府。乐毅岔开到了别的话题,生怕孟懿宁想起来自己刚才的样子“这次去你倒是都安心了吗?”

    “安心了。我姐还给了我些东西,你看看。”说着,她双手离开了缰绳,扭过头去到身侧的布兜子里,整个身子随着疙瘩疙瘩的马晃来晃去。

    乐毅看着她,声音有些着急“唉唉唉,你别现在找,一会儿到了再拿出来。”

    孟懿宁不听劝,手指灵巧的解开布兜上的绳子,“没事没事,我着急给你看。”她双腿加紧着马,身体柔软的左左右右晃漾。手中碰出来一些深色的小粉末,又轻轻扭了一下身子,头发正好顶在了乐毅的下巴上,蹭来蹭去像是小猫一样,蹭乐毅喉咙有些发痒。

    他也松开了刚才被孟懿宁扔掉了缰绳,双手稳住她的肩膀,小声抱怨了一句“别晃。”

    “哦。”孟懿宁听话的没有的,身体瞬间变得直愣愣的,像一只被点穴了的小动物。

    “别闹。”

    孟懿宁把手举得高高的,就快要从乐毅头上撒下去了一样。

    乐毅一把抓住了她在空中飞舞的纤细手腕,反扣一下。孟懿宁不能动弹,一个激灵,骨头柔软似得,双手握拳收了回来。

    “干嘛。”

    “别胡闹。”乐毅说话带着一股子凶气。

    孟懿宁悻悻的收回了手,转过了身。她是开心,才把姐姐给自己的好玩意一起分享,谁知道不领情。乐毅是恼她在自己面前摇摇摆摆,这个节骨眼上从马上摔下来可怎么办。孟懿宁的小肩膀在他面前抖来抖去,他知道她是生气了。

    “喂,你生什么气。”他好言好语的问了一句,也觉得自己刚才看都不看一眼是有些过分。他与孟懿宁的姐姐师出同门,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些玩意。

    孟懿宁没有理他,只有马蹄声哒哒哒的踏过青石板。

    乐毅耐心的道歉,“是我的错,应该认真的听你说完。不过你也要注意嘛,万一翻下去……”

    “没有万一!”孟懿宁甩了回来。自己原先也不时常发火,偶尔只是甩一甩脸色,不过在顾子安和曾经的景池眼里,她这个小姑娘只会默默的承受说“是”,也从来不还嘴。虽然,他俩也并不介意她姑娘家一般的耍耍性子。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一面居然被乐毅看到了。

    像是一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大小姐一样,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乐毅对自己的照顾,已经让她可以把后背交给了他,以及自己的那些小想法,小怨念。

    乐毅哄着她,说进了好话。

    又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问道“那究竟是什么?”

    孟懿宁语气抑扬顿挫的,听起来气还没有消,她的声音有些火爆,让乐毅心里有些发憷,无端打了一个冷战。抛出去的话在风中似乎像是一把尖刀,毅然不动的戳在那里。

    “是不是……硫磺,雄黄,硝石,蜂蜜……”

    “你怎么知道,你又没看?”孟懿宁觉得奇怪,反问了一句,语气缓和了不少。

    乐毅一笑,“我师父教的,那味道一闻我就知道是什么。你有这么一大兜子,城墙都能被你炸出火花来。”

    孟懿宁听着一乐,到也不怎么生气。她回头瞄了一眼乐毅的脸色,想笑出来,但是那笑容又被硬生生憋了回去,中途夭折了,只是又板着脸。

    两人骑马到了王府的侧门,乐毅直接一搂,把孟懿宁抱了下来。她倒也没有扭捏,只是责怪了一句“又离我这么近。”说着就跑远了。

    太阳刚刚升起,天渐渐地亮了起来。孟懿宁的视线似乎跳过高高矮矮的房子,看向了远方,浩浩荡荡的军队开拔,迎接他们的是全新的太阳和曙光。想必此时,所有人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等着明日风云骤变。

    孟懿宁坐在藏书阁的楼顶,啃着半个苹果,清脆的声音咔嚓咔嚓的响起。院子里偷偷潜入的将士们已经换好的行头,她手里捧着姐姐给自己粉末,轻轻地用嘴一吹,便朝着四处散了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