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仙庄园主 > 第93章、可以试一试

第93章、可以试一试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3章、可以试一试

    易天的分析让薛忠国为之震惊,赶紧靠边停车,回头说道:“易大师,你说的太准确了,自一百多年前我们家发生了一场大变故后,真的是没有一个族人的修为能达到武强的水平了,这一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家,没想到竟然是功法出了问题。”

    接着,他紧张地问:“易大师,那么一定是当年我家祖先在原本秘籍被盗后,一起回忆口诀时出了差错,不知,不知还有补救的希望吗?”

    补救,那就是修补功法,使之恢复如初啰!

    呲,这可是武学大师才有可能做到的啊,易大师可以吗?

    虽然易大师也是大师,却只指医药方面呀。

    薛忠国居然问他,这不是疾病乱投医吗?

    唉!

    凤星宇和温尔华暗暗摇头,薛忠国也立马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好意思道:“易大师,对不起,我太毛躁了。”

    “嗵嗵嗵”

    这时,后车上的人也停车走过来敲窗,薛忠国马上转回头降下车窗问啥事。

    后车上的人皱眉道:“你一会聊天走神,一会突然停车,到底搞什么鬼呀?”

    “没事没事,我刚才脚板痒的难受,就停下来挠痒。好了,没事了,走吧。”薛忠国扯谎不打草稿,张口就来。

    易天他们也笑了笑,后车上的人不疑有他,转身回车上去了,薛忠国向后车摆手,示意他们先走,然后才启动自己这辆车。

    刚开动不久,忽闻易天说道:“薛兄,你刚才的问题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呱!”

    薛忠国又来了个急刹车,害的车上三人身体猛然前倾,所幸大家都是武者,反应敏捷,没有磕到。

    “老薛,你干嘛,一惊一乍的?”温尔华喝道。

    薛忠国不予理睬,回头问道:“易大师,你说的是修补我们家的功法吧?”

    易天点头道:“对,我感觉你们家的功法缺失的不是很多,应该可以恢复原始状态的。”

    “咕噜”

    “咕噜”

    凤星宇和温尔华震惊的直咽口水,四只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估计是想确定他是否在说胡话?

    可怎么看都不像呀,易天的眼珠子那么清澈明亮,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凤星宇问道:“老弟,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那可不是修复药方啊?”

    易天反问道:“功法比药方更难修复吗?”

    “这个,那个,哦,难与不难得看是否专长,可老弟你的专长应该是在医药方面吧。”凤星宇说。

    易天笑道:“你的意思是我在功法研究方面不行吗?”

    “呃,难道这你也行?”凤星宇愣道。

    易天反问道:“你说呢?”

    “不会吧!”凤星宇惊呼。

    温尔华则惊叹道:“易大师,如果这你也行,那你的本事岂不惊天了!”

    易天叹道:“唉,大家都称我大师,我总得对得起这个称号吧。”

    呃!

    凤星宇三人顿时无语,怎么“做大师”在易天口中好像是件很容易的事呢,说做就做,不过他已经是一个大师了,有骄傲的资本。

    深吸一口气,薛忠国问道:“易大师,那需要我做什么呢?”

    “信任。”易天直言道,然后解释信任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他将所习功法口诀一字不落的告诉自己,二是行功时让自己感知他的行功路线。

    “这样啊。”薛忠国沉吟道,有些犹豫不决。

    易天不以为意,一因功法口诀这东西属于各派各家秘而不宣东西,甚至有些门派还为防止功法泄漏而制定了严酷的惩罚规定,要人家毫不犹豫地答应不现实。

    二因易天并不在乎薛家的功法,要薛忠国道出口诀内容纯属帮忙,这对薛家来说是一个机遇,一场造化,能不能把握就看薛忠国的态度啰,易天是不会强求的。

    过一会,薛忠国不好意思道:“易大师,你也知道不管任何门派和家族对于功法都是无比重视的吧,所以我必须先请示过家里才能决定,希望您能理解。”

    易天笑说:“我完全理解,所以并不要你现在就做决定,这样吧,等会到基地后你就电话请示一下,能与不能都得在今晚九点前答复我。”

    薛忠国弱弱的问道:“易大师,你的意思是九点之后?”

    凤星宇忽然说道:“老薛,有些事心里明白就行,就不要挑明了吧。”

    “哦,是。”薛忠国应道,然后重新启动车子,直奔龙组基地而去。

    基地位于郊外山区某处,表面上看是民兵训练场,实则里面暗藏玄机,易天发现该基地地下和一个个山岗的腹部另有空间,而且隐隐还能感应道声响。

    这些空间才是基地的核心,易天他们是不能进入的,而联谊的场地也只在地面。

    让易天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受到龙组组长张坚的热情招呼,一见面就称其易堂主,看来他已经得到武盟那边的信息了。

    而此时凤组的人也已经来了,清一色女性,就连带队的副组长凌飞花也是。

    凌飞花年过五旬,保养的很好,看上去才三十多,显然她也知道了易天的事,不等张坚介绍就主动跟易天打招呼,让尚不知就里的龙凤组成员们惊讶不已:

    “这是谁呀,怎么张组长和凌组长都对他这么客气呢?”

    “就是啊,他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吧,何德何能让两位组长这般重视?”

    “好像是什么堂主,难道是出身哪个名门大派?”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可搜遍所有记忆,好像没有哪个门派有这么年轻的堂主呀。”

    “说不定是刚任命的呢。”

    “有可能,或许他的后台很硬,甚至是门派少主这类武二代、武三代也说不定。”

    “嗯,而且他所在的门派肯定不一般。”

    “那,那等会联谊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过去跟他打打招呼?”

    “那是必须的。”

    联谊活动分两部分,先是聚餐,然后是舞会,而更多时候舞会会演变成武会,龙凤组成员相互交流武修心得,切磋技艺。

    一番客套之后,张坚请大家前往餐厅,在坐席的安排上,他和凌飞花竟然很默契地请易天坐首席,顿时惊得大家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