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008章 他是个骗子

008章 他是个骗子

 热门推荐:
    醒来是必然的,一路颠簸导致。

    糜夫人刚睁眼,眼神猛然瞪大,这是什么地方?

    能看到的是不断闪过的画面,子龙胯下马能达到的速度按照现在的行驶速度也就是30迈左右,可这样的速度在如今无汽车的时代,已经算是很快了。遗憾的是子龙并非一路驰骋,前后左右都有小兵阻挡。

    鲜血纷飞,更是糜夫人惊呼出声。

    “忒!骑白马的报上名来。”一声大喊打断了赵云的节奏。

    “主母无需惊慌,云比保主母周详。”对糜夫人承诺后,赵云凝视着来将许褚,“来将何人,可敢与我单打独斗!”

    嘴上说着,手上的长枪也不敢闲着。

    哼哼!鼻息中哼出声,许褚大喊;“所有人退后。”

    许褚的身份大家都晓得,小兵退后。

    “说出吾名,吓破汝胆!”还是那句话,许褚晃了晃手中的大刀,“听好!本将军,许褚!”

    原来是虎痴许褚。赵云也算听说过许褚的大名,抱拳道;“我当是谁。原来是许褚将军。你我同样是武将巅峰,你我之间的决战,自然是惊天动地。若非今日必须保护主公安全无恙,定要与你一较高下。”

    许褚看了看,点头;“所有人退后,不得靠近。”

    人家不方便,自然是要给予最大的方便。

    “你,上前来。”许褚很是上道,点名其中一小兵,对其吩咐道;“去告诉主公,若是本将军不幸战败,不许为难这位……怎么称呼?”许褚抬头看了一眼赵云。

    “赵云。”

    “不许为难赵将军,去吧!”

    小兵奉命离去,赵云内心甚是欢喜。

    完全没有想到的,这许褚如此上道。

    打量着许褚,赵云也有合计着,合计着能不能稳占上风,许褚在外的威名还是有的,赵云内心也是有些紧张。场面话是必须要说的,赵云道;“许褚将军果然有大将之风。既如此,本将军在此承诺,若是不幸不敌将军,日后愿鞍前马后为将军效命。但,希望将军可以放我家主母离去。”

    “好!”

    得到许褚的肯定,赵云安心已。

    好歹许褚也是曹操身边的猛将,曹操定然会给许褚一个台阶。

    按照许褚的脾气,曹操若是不给许褚一个台阶,许褚都敢一死。

    曹老板那边得到小兵禀告,表情真的是十分微妙,叹口气道;“也罢!也罢!一切随他!”

    不知怎地,白小黑都有些同情曹老板。

    这帮武将太难带了。

    嗯,谋士也够呛!

    白小黑身处的方位,也是可以看清一些那边的状况,两人虽未交战,可一股很奇妙的氛围已经生成。只等着一个命令!还是那位小兵,回到许褚那边回禀道;“许褚将军,主公准了。”

    yes!

    许褚很是兴奋,冲赵云挑眉,更是自豪道;“我家主公,甚好乎?”

    “甚好!”赵云点头。

    能说什么,只能顺着这货。

    战况一触即发,赵云没有要放下糜夫人的意思,试着伸出一只手来,活动了活动,所伸出的那只手并非提枪的右手,而是不怎么灵活的左手。

    相反的,许褚也伸出了并非提刀的右手,同样是左手。

    “你我都非左撇子,这样很公平。”许褚道。

    “将军所言甚是。”赵云也点头;“三局两胜制?”

    “好!就三局两胜。赵将军先请!”

    “客随主便,自然是许将军先请。”

    “非也。远来就是客,还是赵将军先请。”

    “然也。赵将军此举,虽为待客之道。于理不合也,还是许将军先请!”

    ……

    两人你来我往客套了许久,很久。

    许褚总算是撑不住,咬牙道;“你我如此继续推脱也非解决问题的根本,谁先谁吃亏。你我都非傻子!这样,你我一起如何?”

    “如此甚好。”

    糜夫人是完全听不懂,一脸茫然。

    要打就打,什么时候干仗都如此和谐,一股子文化人的酸臭味。

    两人同是上前,糜夫人实在担心,开口道;“子龙将军,不妨先放我下来?”

    糜夫担心的是耽误子龙的发挥。

    “主母务忧,不妨事也。”

    不碍事吗?糜夫人抬头侧眼刚好能够看到许褚一副很严肃的大脸,虽没有二弟那般面红耳赤,也没有三弟那般面色铁黑,可这家伙的身板强壮紧致,并非一般般的武将。

    子龙说无妨,糜夫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甚至乎,都想到了一种可能,一定是本夫人太美,子龙不想错过一丝一毫近距离相处的机会!(自恋是一种传统美德。且不知子龙若是知晓,当如何……)

    马上就要开打了吗?白小黑内心很是紧张,紧张中又有继续期待,许褚战赵云,究竟孰强孰弱?或许是白小黑太过期待与紧张,不经意间竟被趴在马背上不知所措的糜夫人撇个正着,惊呼出声;“子龙,快看!”

    看什么?赵云很是诧异,冲许褚伸手道;“将军稍等!”

    “你赢了!”许褚回了一句。

    压根就没听出赵云方才所说的是什么,收回左手拳,便问;“赵将军,方才……”

    “没事啊。”赵云咧嘴一笑,抱歉道;“承让,承让。”

    可是糜夫人动静大,挣扎着起身,喊着;“我们上当了!上当了呀!”

    伸手也不是,不伸手也不是,赵云真不晓得要怎么办。压根没时间想糜夫人所说的上当是何意。眼前的糜夫人在挣扎两下就要掉下马去!无可奈何,赵云闭上双眼,道;“主母,冒犯了。”

    凭着自身的直觉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赵云手上的动作极其熟练,将糜夫人一把拉起,方方正正安置在马背上。翻身下马前有嘱咐一句;“主母,小心些。”

    糜夫人哪里有心情顾得上小心不小心,眼睛死死盯着那边的白小黑,咬牙切齿道;“我们上当了!上了那家伙的当!他欺骗了我们,欺骗了我们……可怜的斗儿,斗儿……”

    循着糜夫人的视线看去,赵云也看见了白小黑。

    一瞬间的转变,赵云满脸怒气,暴喝出声;“无耻小人!竟然欺骗了我们,可耻……”

    ……许褚一脑门问号??

    什么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