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012章 俺乃阉人张飞

012章 俺乃阉人张飞

 热门推荐:
    不需要合计一些什么,白小黑内心已经有了计较。

    关键要看糜夫人怎么说,现阶段也没办法和糜夫人交流一些什么,四武将所呈现的是一种四角包围的形式。现在和糜夫人商量一会如何应对,简直是很作死的一种行为,一切都要看糜夫人的临场发挥。

    曹老板怒不可歇,眼神盯着白小黑。

    微微眯起的双眼更是给白小黑一种武圣附体的既视感,恍若睁眼便要砍人。

    不敢与其眼神对视,白小黑只要转移视线,眼巴巴看着张辽。张辽的反应更是一脸一眼的为难!张辽所想的是,小兄弟你实在糊涂啊,竟然和我家主公抢女人,这不是找死吗!

    到了这边,曹老板言语算是足够客气,口称;“小白先生,是否故意惹怒本相?”

    本相一点毛病没有,毕竟是曹丞相。

    “不敢,小弟哪敢啊。”白小黑解释着;“此事说来话长,若丞相肯听小弟解释,小弟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坦言相告。”

    哦?听着像是另有隐情,曹老板忙道;“且说说看。”

    先让你说,说不好就砍了你的眼神。

    “唉。”白小黑转身看了一眼糜夫人,眼神扫过众人,开口道;“众将以为,丞相以为,糜夫人相貌如何?”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了糜夫人身上。

    糜夫人不能理解,他要干嘛?

    “不愧一城之美。”曹老板先表态。

    众将听闻,皆点头附和。

    等的就是这句话,白小黑面色神伤,微微叹气;“我不过是犯了一个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本是隆中一游民,幸得刘皇叔赏识,无奈出山。本意欲帮他成就一番帝王基业。可偏偏天不从人愿,刘备小儿却待我极尽刻薄,明知夫人为我所爱,却故夺之,我岂能善罢甘休?”

    言辞切切,表情生动,眼中含恨。

    就演技二字,堪称教科书级别的演技。

    曹老板为之动容,稍加思索后,便道;“听汝之言,前前后后均是汝一手策划。”

    策划?白小黑不太懂曹老板脑补轨迹,楞点头;“是!”

    “如此说来,糜夫人乃是汝之所爱?”

    “是!”

    得到白小黑的点头承认,曹老板更是感慨;“难怪,难怪汝提到大耳贼恨意翻滚。刘备小儿真无耻也,竟夺人妻,痛失所爱仍效力与他,实属小人行径!”

    只能内心对刘备说一声抱歉。白小黑并不反驳。

    曹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他都已经自行脑补完毕,没那个解释的必要。

    可曹老板的性格一向多疑,光是听白小黑的一面之词尚不可信。眼神看向了糜夫人,糜夫人也会是很聪明,选择了很直接一种方式,上前一把抱住白小黑,只留给曹老板一个绝美背影。

    行动代表一切,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两人关系匪浅。

    欣赏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而偏偏此时此刻的曹老板就很欣赏白小黑,撸着胡须感慨;“小白先生,真乃至情之人。吾意留先生辅佐本相,先生意下如何?”

    都被你这样一顿夸,小白只能点头;“正有此意。”

    “那,夫人?”

    “丞相,不!主公放心,夫人乃是我夫人,从此以后与那大耳贼再无半点联系。若是有朝一日能够活捉那人,我必绿之。”说这话时,白小黑也有轻轻拍打糜夫人后背,示意她不要放在心上。

    “好!本相日后必将甘夫人奉上。”

    ……白小黑不敢往深层次去理解。

    甚至都想说一句,知我者、曹老板是也!

    赵云已经是暂告安全,怀中抱着阿斗,哄着;“少主不哭,我们马上就要见到主公了。”哄着阿斗,也有对糜夫人说;“主母放心,等他日,云比活捉那厮。”

    赵云口中的那厮也就是白小黑。

    可怜的是,没人回答赵云。

    赵云也没多想,可能是主母疲乏,不想说话。

    从长坂坡一路狂奔,一刻钟后才算是来到一座桥附近,桥上有一人骑着黑马,看上去威风凛凛,手里更是提着一根油光蹭亮的蛇矛,嗓门更是夸张;“子龙,来人可是子龙。”

    “翼德!翼德将军!”

    果然是子龙!张飞一脸兴奋,驾马上前迎接,“子龙!”

    两人见面,话不多说,张飞只有一句;“子龙可速速离去,我来殿后。”

    “有劳翼德!云这就带少主与主母回去见主公。”

    主母?等赵云都快看不到马屁股,张飞这才诧异;“主母何在?”

    方才分明只看到子龙怀抱阿斗,不曾见主母?!

    想不通一个所以然,张飞只能叹气;“可能是子龙疲乏,言语有失。”

    叹气的张飞别有一番滋味,试问一个胡子拉渣的大黑脸,故作叹息,此情可堪一副世界名画。

    这座桥也是有名字的,名曰;当阳桥!

    张飞成名一吼就是在此,有美名曰,张飞喝断当阳桥!

    喝断当阳桥只是毛毛雨,厉害的是吓退曹操几十万大军。

    张飞也不是完完全全的莽夫,算算时辰差不多,立即命人道;“你们兵分两路,一队从东到西,一队从南到北,来回奔跑。记住,马尾要栓树枝,制造一种尘烟弥漫的景象。”

    交代好以后,张飞不在回头,一人一马立在桥头。

    很快,曹老板大军来到,围绕在曹老板左右的还是那些个武将、谋士,只是多出一匹马,马上有一男一女特显眼。白小黑有意让糜夫人落座后排,看到张飞时也有特意提醒;“前方桥头所立之人,正是张飞张翼德。夫人务必要抱紧我,切莫让翼德看到。”

    提醒是很有必要的,白小黑大概清楚张飞的脾气,若是让张飞看到他家嫂嫂身在敌营,更是与一个陌生男子共乘一骑。脾气上来的他必定会不管不顾,直接冲上来,到时候就是张飞的死期。

    白小黑丝毫不怀疑张飞有万夫不当之勇,可这边的武将也不是吃素的。

    为了保住张飞的一条小命,白小黑也是煞费苦心。

    可是有一点让白小黑看不是很明白,没等开口,先来一暴击,大家都听到了一声;“俺奶阉人张飞,谁敢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