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无题

无题

 热门推荐:
    也不算是什么计谋,白小黑主攻的是人性。

    生死面前,大家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这些跟随刘备逃亡的百姓大多都是拖家带口,谁也不想家人有闪失,这一路来已经是让人身心疲惫。如听闻曹军肯善待百姓,自然会双手投降,不做无意义的反抗。

    谁人的天下,对百姓来说有何区别。

    接纳白小黑的意见是必须的,曹老板有仔仔细细想过,这样也能慢慢让曾经弑杀的名声有所缓和。(虽说徐州是曹操和陶谦的私人恩怨,有就是有。)

    江边渡口,刘备一行人疲惫不堪。

    刘备身边也无几可信赖之人,军师有诸葛亮,武将有关羽虽其左右,小兵不过百余人,百姓上千口。而江边小船只有聊聊几艘而。艰难的抉择下,关羽声称;“大哥,请上船!”

    面红耳赤是关羽的特征,穿绿戴绿也是常态。

    如果说关于的特征很明显,刘备与诸葛亮的特征也很明显。

    人群中最亮眼的那一位,刘备双肩过膝,双耳虚长,慈眉善目者。

    诸葛亮的造型更是骚包亮眼,头戴四四方方一帽,手持洁白一羽扇,面相更是俊俏不凡,眼神更似空中繁星交杂,让人看不懂,读不懂。手持羽扇摇啊摇,盯着刘备并无言语。

    诸葛亮的意思很简单,希望主公上船先走一步。

    不说是明白刘备为人,这时候让其先走一步,刘备万万不肯离去,除非找出一个合适的台阶,有台阶的衬托,才能让其先走一步。

    但是,放眼四周,何来台阶可寻?

    但见一白马驮人疾驰而来,诸葛亮淡然一笑,台阶说来就来。

    “大哥!是子龙回来了!”关羽倒是看到了子龙。

    “果然是子龙!”刘备也看到了。

    “主公!主公!”子龙呼喊着。

    见到主公自然是开心的,也有他人认为的自言自语,“主母,已经安全了。主公正在冲我们招手。”是的,刘备是在冲这边招手,却没有跑上来的意思。

    马到近前,赵云翻身下马,一手勒着马缰,单膝跪地道;“主公。云,不负使命,成功救出少主与主母。”

    赵云连回头都没回头,为的就是避险。

    下马的方式也是第一次,很靠前的一种平衡下马式。

    主母?刘备很是差异;“子龙,主母?”

    “子龙,嫂嫂何在?”

    ……诸葛亮笑而不语。

    甘夫人上前来,带着哭腔;“阿斗,我的阿斗!”

    阿斗递给甘夫人,子龙这一回头,额……

    主母哪去了?子龙想说。

    “子龙辛苦。”诸葛亮不给子龙开口的几乎,冲刘备拱手道;“子龙的意思,主母暂时很安全。主公无须担心!”

    “军师,事情……”

    “子龙休要多言。这一路保护少主平安脱险,子龙幸苦了。暂且先到一边休息,稍后另有安排。”

    “子龙辛苦。”刘备搀扶着子龙起身。

    “军师啊,我……”

    “不必多言!且悄悄对我说来。”

    怪异一定是诸葛亮的座右铭,大家都不觉着有什么奇怪之处。

    眼见子龙身上无伤,刘备也没怎么表态,只是看了甘夫人怀中的阿斗一眼。

    若是白小黑在场,一眼既能看透刘备打算要干啥。

    军师的话最大,子龙值得按照军师的吩咐,起身凑到军师耳边低语,才开口没说几个字,军师挥手制止了子龙,神色顺便,大呼不秒,更道;“事不宜迟,还望主公速速登船离开。如亮所料不差,曹操定会派遣众多武将前来,打着投降不杀的口号,势必要活捉主公。”

    ……子龙心想,我没这样说啊。

    刘备闻听此言,更是吓了一跳。

    关羽的神色也是很不好看,握紧了手中的大刀。

    “事不宜迟。子龙,云长,二人听令!从现在开始,你们马上分头散步消息,说主公以主公的人格担保,就地投降不会有性命之忧!曹操要杀的只有主公一人,主公在反而会拖累百姓!去吧。”

    我怎么拖累百姓了?刘备表示不能理解,质问军师;“军师。当初要离开时,有说过有愿意随同一起走的百姓,可以跟着一起走,绝不勉强。可为何,现在反倒是本公成了……”

    “主公啊,亮自有打算。现在主公要做的就是赶紧上船,赶紧走。迟则生变!”

    诸葛亮不想和刘备废话,使了一个颜色给甘夫人。

    “夫君,为了阿斗。”甘夫人也不晓得怎么说,只能仗着儿子。

    宣传的口号是必须要喊的,赵云和关羽兵分两路,按照军师的意思大喊,凡听到两人呼喊着,一个个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可偏偏事有凑巧,有很不和谐的声音传来,喊着;“丞相有令,凡百姓投降者,必善待之!”

    有这句话的衬托,百姓们看刘备的神色可就有些变了。

    不是一种恨,只是眼巴巴希望刘备赶紧走。

    你家军师都已经看透,你还墨迹个啥?

    一双双眼神让刘备无法面对,无法直视,衣袖甩一甩,叹道;“也罢!”

    走是必须的,曹军大将都已经临近,还等什么。

    赵云和关羽也已经调转马头,保护主公的安全更重要。

    河边也没几条船,那些兵士们早已经登船,船上的百姓也在做着自身的思想工作,要不要跟刘备一起离开?诸葛亮倒是会来事,拱手喊着;“乡亲们,留下投降才是最好的选择。我主以人格担保,留在这里要比远赴他乡好。来日,我家主公定会重回旧地,到时就是再见面之时!”

    论忽悠,谁也比不过诸葛亮。

    本身刘备的名声就很不错,都已经以人格担保,大家能说啥?

    诸葛亮的唆使下,刘备也无奈跟着以人格表态了。

    百姓们纷纷下船,刘备一伙速速登船。敢等曹军来到江口,刘备已经是驾船离去好一段距离。东西两员虎将,赵云和关羽都愣住了,对视一下,关羽道;“子龙,各自突围!”

    “云长,保重!”

    两人的目标太明显,两人很默契。

    只是登船的刘备目睹兵分两路的赵云与关羽,徒感慨;“唉。子龙与云长还未上船。军师,这当如何是好?”

    军师诸葛亮立在船头,回头看了一眼刘备,摇着手中羽扇,微笑道;“主攻无虑。唉……”

    水花翻腾。

    军师掉了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