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015章 女朋友怎么说

015章 女朋友怎么说

 热门推荐:
    三日后,徐州。

    跟随曹老板有三天时间,这三天对白小黑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三天的时间里,曹老板并从未提及单独召见,着让白小黑很是疑惑。只得问糜夫人;“夫人,猜猜看。曹阿瞒是几个意思,这些天也不单独召见我?”

    夫人?木夫人有些羞羞,这个称呼听起来就跟他老婆一样的。

    你害羞个什么劲?白小黑也是有些搞不懂糜夫人羞的是啥,低头凑近了瞪眼看着,愣是没看到对方有任何反应。不知她内心有在合计一些什么,诈一声道;“喂。”

    这可怕糜夫人给下了一跳。白小黑手疾眼快,紧跟着一步上前,伸手揽住糜夫人那细细腰肢,小嘴花花;“有我在,不会让你摔个狗吃屎。”

    你……

    “放开我!”糜夫人很是气恼。

    这人也真是,换个词能死?狗吃屎多破坏气氛!

    内心是想着要抗拒不让白小黑靠近,可遵着内心的真实想法,糜夫人还真是不想抗拒这个男人。就这样,白小黑的起手式尽揽美人腰肢,略带深沉的眼神一眨不眨盯着对手。糜夫人只是傻傻看着这个男人,不言不语,脸颊羞红。

    砰!

    门开了,“你……们继续,打扰了!”进门来的张辽,看这架势,急忙退出房门。

    “还不放开我。”糜夫人都羞死了。

    心蹦蹦跳,言不由衷道;“以后,莫要这般。”

    “轻浮?”白小黑回头一笑。

    哼!糜夫人干脆扭过头去,不理他。

    这些天相处下来,糜夫人也算是明白这家伙就是一个嘴巴花花的男人,行为上倒是未曾太过出格。言语之间的轻浮也算让糜夫人慢慢习惯,习惯了这家伙那张有点油的嘴巴。

    糜夫人的事情只能是以后再说。白小黑不再多想什么,开门喊了一句;“文远兄,还在否?”

    张辽压根就没走远。回头一笑,面对的是一句;“文远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莫非,想学习学习?”

    “学习什么?”张辽不懂了。

    “姿势也。”

    姿势??张辽也不是太笨,张嘴即骂;“姿势你大爷!行了,为兄的嘴上功夫不如你,说不过你。”

    “嘴上功夫?”白小黑邪魅一笑,舔了舔嘴唇。

    张辽真想真身就走。摇头苦笑;“为兄再和你一起厮混下去,只怕学不得好。”

    “文远兄,错咦。岂不闻,男儿本色!”

    本色是用来形容这个的吗?张辽不想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很是正经道;“今晚主公要见你,特派我前来知会。”知会也就是通知的意思,白小黑没有什么不懂的。

    一直都在期待曹老板的单独召见。自然是要问清楚,“单独召见我一人?”

    “正是。”

    果然是机会来了。

    一切告知,张辽自然先一步离去,可不敢和这家伙继续聊下去,这家伙总是聊不到正事,总是说一些不正经的言论,张辽可抹不开脸聊这些。

    通知自然是要通知糜夫人,也要回房间准备一番,要面见的是曹老板,洗个澡穿戴整齐是必须的,用白小黑的话说,“时间还早。夫人可暂时回避一下下,不要偷看哦。”

    糜夫人的心里想法是,“我有病,偷看你!”可实际行动则是,“哼!”回答都不想回答。可敢等白小黑沐浴完毕,穿戴整齐以后,糜夫人还是上前,怯生生道;“我来帮你。”

    实在是看不过眼,这家伙穿衣服毛手毛脚的。

    也不能全都怪白小黑。以前生活的现代化都市,哪里穿的着这些长袍汉服什么的古装,看着挺别扭的。穿在身上也不如原来的衣服舒服,也算是马马虎虎。伸直了双手,任由糜夫人摆布,这样的经历对白小黑来说也是头一遭。

    一切准备就绪,“转个转。”糜夫人让白小黑转个转,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甭说糜夫人感觉不对劲,白小黑自己也别扭,嘿嘿傻笑;“有可能是我的头型不对。”伸手挠了挠脑袋上的小平头,怎么看怎么不和谐。还拼命解释说;“在我们那个时代,平头是检擦帅哥的唯一标准。”

    你说你帅,可以啊。先把那拉风的造型换成寸头先!

    糜夫人是听不懂这些,只是很好奇;“一千多年后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白小黑没有瞒着糜夫人,相信不相信是糜夫人的事情,白小黑没有隐瞒糜夫人这些。只是先前有特意提醒糜夫人一句;“这个秘密我只说过你一个人,对任何人都不要提及。否则,我会有性命之忧!”

    一开始的时候,糜夫人是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的,一度怀疑把小黑脑子有病,胡说八道。三天的时间相处下来,糜夫人都有那么一丁点相信了,实在是白小黑这个人很是不一般,说话的方式以及言行举止,很是另类。

    一千多年后的世界什么样,不是一两句就能够说清楚的。白小黑实在不晓得要如何对她说,要说怕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只能暂且作罢。临行前,有问糜夫人;“夫人,以后我叫你小糜。别人若问我们什么关系,你可回答说是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糜夫人不是太懂。

    女朋友的意思大概就是区分了性别的朋友,暂时也只能这样理解。

    甭说是糜夫人,换谁都会这般想。

    离开这所曹老板命人特意安排的别苑,一路景色让白小黑忍不住感慨;“古人真是奢侈。”房子都要搞这么大,大户人家的一间院子到另外一间院子都要走好长一段距离,一路上花花草草,假山流水,凉亭美景……

    可若细细想来,倒也没什么特别的。

    古代的穷古人家自然是没这种条件,有的甚至连一间可遮风避雨的茅屋也没有,流离失所和无家可归的更是随便屈指就可数,在屈指可再数。

    曹老板那边。

    已经决议要单独召见白小黑,自然是有做好一切准备。曹老板立身与小院内一凉台,身前有一青叶飘飘的果树,一颗颗有枣子般大小,碧青色恍若距离成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其实不然,这种果子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青梅!

    不远处,有一小石桌,桌边左右有两枚石凳,石桌上有一个热情腾腾的小茶壶,左右各自安放一小小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