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017章 回归的口号

017章 回归的口号

 热门推荐:
    聊一会也算让白小黑明白曹老板心中所想,被董卓霸占的皇城内皆是莽夫。

    “丞相,我很好奇一件事。”

    “但说无妨。”曹老板撸着胡子,亲自为白小黑斟满酒杯,并投入一枚青梅,单手示意白小黑尝尝看。

    不会是毒酒吧?白小黑也就是犹豫了一秒不到,端起酒杯来,浅唱了一口,一口酒下毒。眉头微微皱起,“这……这酒有毒!”眼神瞬间瞪大,挣扎着起身不稳,眼瞅着就要不行了。

    曹老板果断被吓一条,手中的酒杯也拿捏不住。

    为何这酒有毒?曹老板眼神的满是愤怒,回头看了一眼许褚,“许褚!方才有谁来过这里?负责酒水的是何人!”必须要查个明白。差一点先步入白小黑的后尘。若是先饮一杯酒,倒地不起的就要转换。

    许褚未来得及说领命,白小黑起身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嬉笑道;“方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玩笑,丞相务惊。许将军务惊。”

    务惊你妹啊!

    ……

    曹老板瞪大了眼睛,“玩笑?”眼神很是玩味。

    如今天下已经分裂,曹老板身为实力最强劲的一方诸侯,更是挟天下可号令天下诸侯。竟然敢跟本丞相开这种低级玩笑?眼神盯着白小黑,曹老板倒是想听听他接下来如何说,如何突然开这种玩笑。

    许褚也很生气,瞪眼看着白小黑。

    气氛真的有那么一丢丢压抑。微笑的白小黑描边正经,说道;“什么都瞒不过丞相。我相信许褚将军都已经看出我是故意假装中毒。”

    我哪里看了出来?许褚刚想反驳,曹老板即使制止了许褚。

    必须要制止啊,多好的台阶。

    尴尬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尴尬,曹老板却笑道;“本相的演技,可还行?”

    “神乎其神!”白小黑打呼。

    多好的拍马机会,焉能不配合?

    谈话总算进入正轨,白小黑懒得打听曹老板如何听闻或者见过貂蝉的容颜。只是道;“昔日,貂蝉曾与我有过一面之缘。虽只是一面,但见那貂蝉犹如月宫里的嫦娥,不食凡间烟火的仙女。身材也是极好的!”

    身材极好,曹老板不否认。只是追问;“何时得见?”

    “具体什么时候,有些急不得了。满脑子都是靓丽的倩影,如何记得清日子。”

    也对!毕竟貂蝉之美是极美的,曹老板有同感。

    “如今,貂蝉身在洛阳,又是王允的义女。按照我对王允此人的了解,这家伙就是一个专门拉皮条的,迟早坏事。”

    拉皮条的?曹老板当然不懂这话是几个意思,忙问;“拉皮条的,何解?”

    拉皮条的也就是那种很招人恨的角色。白小黑都不晓得要怎么跟曹老板解释,只能强行解说道;“一种很令人讨厌以及作呕的媒婆!专门替人保媒拉纤,不管男女合适不合适,为了自身的利益可以牺牲任何人的那种货色。”

    曹老板算是长见识了,原来拉皮条的是这种人。

    想通的同时,也是有些忧虑。毕竟王允是貂蝉的义父,又是汉室老臣,关键是他的为人也不是那种死忠死脑筋,是一个很有想法的老家伙。可以为了自身的利益牺牲掉一切,就怕这老家伙打貂蝉的主意,把貂蝉送给董卓,疑惑着是用来讨好吕布,哪一种都不是曹老板乐意看到的一种局面。

    “吕布倒是还行,董贼面向丑陋又极其恶心,若是……”

    什么意思?白小黑有点不明白曹老板突然冒出的这一句是几个意思。莫非曹老板真有一个专攻他人妻室的嗜好?这种嗜好的前提是,看中的那人的夫婿必须不恶心,恶心就会失去兴趣?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可能。白小黑决定了,直接言明;“想要得到貂蝉,很容易。小弟不才,倒是有一计可帮丞相拿下洛阳,夺回皇城。让天子名正言顺回到皇宫,更可以名正言顺的挟天……”话说一半就可以了,白小黑可不想一股脑都说出来。

    对方能明白就行,何须言尽?

    “此话当真?”

    “小弟愿立军令状!”

    发毒誓什么的远远没有立军令状好使,白小黑深知。

    “许褚!取军令状来。”

    “是!”

    不是吧?!

    能怎么样?完全没有想到曹老板如此爽快。

    这种事情,你如此爽快干嘛?!

    后悔药是没有的。白小黑也没想过后悔,想着是可以借立军令状的奇迹,刚好加入曹营,这样不失为一个安身立命的好归宿!若是去刘备那边,白小黑是没想过这种事,一来是还没解除和赵云之间的误解,二来是因为糜夫人的缘故。

    只是要喜欢的就要去争取,白小黑有着自身的信念操守。

    很快,军令状来了。细细观察也算是接触白小黑内心的疑虑,还以为军令状是什么,也就是a4纸的书面合约大同小异,签名画押而已。直接签名画上押,丝毫犹豫也没有的,这一点倒是楞曹老板很是欣赏。

    论美人到这里也算是就要结束了。白小黑半点不想和曹老板继续论什么天下美人,若是不小心论到糜夫人头上怎么办?刚欲开口说,既然军令状都已经立下,那我以后就是丞相的人了。可偏偏曹老板先开口;“先生以后便是本相的人。”

    终于承认了啊你!

    “当然,当然。”白小黑笑着举杯。

    酒杯落下,不等曹老板开口。白小黑先道;“如今的天下,群雄割据。小……属下有一个很不成熟的建议,希望主公可以采纳。”都已经成了曹老板的人,自然是不能自称小弟了。

    “不妨说来。”

    天下都已经落到曹老板这边,曹老板肯定有合计着另外打造一个皇城安置天子。白小黑要问的是,“主公可有另立皇城的打算?”

    “正有此意。已经开始实施。”

    “不可!”

    绝对不能让曹老板另立皇城。白小黑给个解释说;“另立皇城安置当今落魄天子。难免会落人口实!主公目前应当要做的就是昭告天下诸侯,继续讨伐董卓!打着让天下回归皇宫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