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018章 有洁癖的贾诩

018章 有洁癖的贾诩

 热门推荐:
    计策是一个很不错的计策,曹老板目前还拿不定主意。草草结束了这场青梅煮酒论美女论一个就结束的会议,回去以后,直接命人找来奉孝。一等二等等到奉孝来到此处,曹老板果断相迎;“奉孝,快快来。”

    “主公,何事找我?”

    郭嘉自然是不晓得主公找他何事。装迷糊道;“莫非是那小白不识抬举,言语羞辱了主公。若是如此的话,请主公批准我与他单挑!”

    ……

    “奉孝啊。此处就你我二人,何必扬言单挑?你自幼身体就不好,还贪恋美色,如今身体都已经被掏空,拿什么何人单挑。这次找你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奉孝你拿个主意。”

    敢当面揭短的也就是曹老板敢当面揭短郭嘉,最相信的也是郭嘉。

    当年辽东一战一统,全靠郭嘉诈死后的遗计。

    “主公,非我不想为主公谋划。关键是我的智商已经到达顶峰,需要突破另外一种捷径。许褚,夏侯惇,于禁将近等等,各个都是计谋超群,主公不妨询问一下几人的意见。”

    你逗我玩呢?!

    “奉孝!”也罢,曹老板叹了一口气,“上次是我的不对。这次就满足奉孝你一次,一回合截止,切莫掏空了身体。你去吧!”连连挥手也是没办法,曹老板真的是感觉头疼的很。

    他心里很清楚郭嘉是个牛脾气,账下的文武各个都是牛脾气,但凡不是关乎主公的安危,这些家伙天天不着调。就拿此时此刻的郭嘉来说,其实郭嘉已经猜到了一个大概,不着调也就是让曹老板自行决定。

    郭嘉乐呵呵的走了。曹老板也有特意吩咐许褚,“跟他一起回去,门外听着点动静。一回合结束,休要听到解释!”解释就是辩解,辩解就是忽悠,曹老板甚至许褚嘴上功夫不如郭嘉,一旦被忽悠就等于是跳进深坑,出来是甭指望。

    听听大家的想法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曹老板命人召集武将,不敢惊动那些个谋士。惹得返回住处的白小黑遇到张辽都很诧异,“文远兄,你说什么?”都不敢相信的,还以为张辽开玩笑。明明听张辽说,曹老板召集一众武将商量事情。

    商量事情这种事情就是找人拿个主意,找谋士才是正确的选择。

    那些个武将跟着凑什么热闹?

    长坂坡那次,白小黑是有听见识过武将的不靠谱,谋士的不着调。可最后,赵云冲来之时,那些个武将都很正经啊。莫非,那时看到的指示幻觉不成??

    想不懂一个所以然,白小黑也懒得想。有专门的小斯带路,一路欣赏着不错的景色,回到了糜夫人所在的房间,推门喊了句;“小糜,你在哪啊小糜。”房间内乌漆嘛黑的,连半个人影也未曾看到。

    喊了一会也没人回答,白小黑可就奇了怪了。

    点灯后,仍见不着人,白小黑就笑了,“想和我玩捉迷藏是不是?”等我抓到你的时候,看不好好调戏与你。

    没错了,一定是在床下躲着!

    “唉,没有?”

    原来是藏在了衣柜!

    “又没有?”

    ……

    房间内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个遍,找不到人,白小黑顿时慌了起来,这若是把糜糜夫人给弄丢了还了得?按照之前和糜夫人的相处判断,白小黑绝对有理由相信糜夫人不会招呼不打一声就离开这里,就算她要走,门外的丫鬟也不会允许。

    “两位姐姐,你们可曾看到糜夫人?”没办法,白小黑出门着急问两位丫鬟。

    “没。”

    “没有。”

    没有?白小黑皱眉;“怎么可能没有?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这边,中间可曾离开这里?”白小黑分明记得。方才离开这里之时,这俩小丫头刚好回到这边,怎么可能没看到。

    “没。”

    “没有。”

    一次摇头说没有,两次还这样说,就有问题了。

    从两人眼神中的闪躲,白小黑看懂了一些什么。怒喝道;“说!刚才是谁来过这里,不说死!”想要好好说话都不行了,不发狠不行!

    俩小丫鬟能吓坏了,一直摇头。

    吗的!白小黑也是无奈了,一手一个直接掐脖子举了起来,“不回答我的问题,你们只有死路一条!不管是谁,只要你们一五一十把实情说出来,我保你们不死。”

    两人都快喘不过气了,其中一个支支吾吾道;“我……我说……”

    “快说!”白小黑松开了两人。

    一番逼问下,两人总算是说了出来,说来人是曹老板身边的一个谋士,很喜欢笑,穿着很是另类,是他带走了糜夫人。可怎么问都问不出那人的名字,属实让白小黑着急。

    观两人也不敢说谎,白小黑这才作罢。

    一个很喜欢笑的谋士,穿着另类。另类?白小黑突然醒悟,“贾诩!”一定是贾诩没错了,只有这家伙整天挂着一个笑脸笑眯眯的,穿着很是另类。虽然只有一面之缘,白小黑还是能够看出贾诩就是一个整天笑眯眯的家伙,长着一副甜不唆唆的脸。

    随便找人是打听不出贾诩的住处的,白小黑只能让这俩丫鬟带路。

    基本上,谋士的房间都是挨着的,武将也都是挨着的,为的就是方便交流。可偏偏贾诩是一个例外,他住的是一个单独的别苑,“那位先生素有洁癖,不喜欢和人挨着一起住,性格也是跟古怪的。”其中一个小丫鬟,对白小黑解释着。

    贾诩有洁癖?白小黑才不管这些,“管他有什么洁癖,若是让老子找到他,非先揍他一顿不可!”当然,揍一顿也是确定糜夫人安然无恙的前提下,若是糜夫人有任何闪失,白小黑绝对不会轻饶了贾诩那个混蛋。

    这些天都没和这家伙一起交流过,甚至见都很少见,他搞的是什么鬼?

    “对了。他是如何带走糜夫人的?”这一点很关键,白小黑必须问清楚。

    “是扛着出去的。”

    等等!白小黑神情一怔,“抗出去的?”

    “是的。当时糜夫人看上去像是神志不清,也有可能昏迷不醒。”

    &esp;“到了。就是前面那个……”

    到了就好啊!来不及听她俩废话了,“贾诩!你个混蛋,给老子等着。”嘴上骂骂咧咧,加速跑了过去。白小黑是真怕贾诩是个色胚子,若是对糜夫人做出点什么来。

    后果,白小黑简直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