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020章

020章

 热门推荐:
    这些家伙整天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吵,烦不烦。还未进门就已经听到争吵,贾诩对这种场面已经是见怪不怪,若是哪天停止了争吵,那才叫一个奇怪。

    “小兄弟,过来先。”喊住要进去通报的兵士,贾诩自然是偷偷交代说;“进去以后,不要说我来了。要回禀主公说,方才不小心看到了一只狐狸跑了过去,速度飞快,像是只假狐狸。”

    贾诩是曹老板账下的一流谋士,他吩咐的这些,没点身份敢不听吗?

    “不会有事的,一切有我。”看出这家伙内心的不安,贾诩特意安慰。

    这样做不容易得罪人,贾诩丝毫不担心曹操听不懂,听不懂就不是他曹阿瞒了。

    果然,曹老板听到兵士的原话,自然是眉头一紧,贾狐狸?

    喝退这些争吵不休的家伙,曹老板等待着。

    要等的人就在账外,眼瞅着文武都走的差不多,贾诩这才进去面见曹老板,见面先拱手;“主公。”

    “文和,果然是你。”

    “什么都瞒不过主公,主公英明。”

    英明个屁!曹老板心想,你要不要说的再清楚一点?

    当初贾诩投靠曹操时,就曾说过别人都夸他跟狐狸一样聪明,得了一个贾狐狸的外号。有关这个外号,贾诩也没对很多人说起过,曹操就是其中的一个。

    聪明人是不需要拐弯抹角的,贾诩很直接道;“主公。方才我有绑架糜夫人,从白小黑那边得到了一些消息。那家伙是否曾建议主公再讨董卓?”

    “本相正在为这此事发愁。文和,你且说说你的看法。”

    “一个字,讨!”

    “讨?”

    “是的,主公。”贾诩开始了铿锵有力的演讲,他道;“首先,主公挟天子以令诸侯已经引起诸侯的不满。此次可以借天子之口再讨董卓,其目的就是为夺回汉室之根基。主公只需要做到一件事,借天子之口堵悠悠众口。”

    能不能控制天子是曹老板需要考虑的问题,贾诩不管这些。

    听起来倒是很有诱惑力,曹老板合计了一下,目前平定辽东不久,正是需要养精蓄锐的时候,姑且搁置讨伐刘备以及江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无论刘备疑惑着江东都不是很好啃,曹老板很清楚这些。

    剩下的那些,例如西凉马腾,河北公孙瓒等等都不在曹老板的眼中,曹老板认为最大的威胁就是目前还没发展起来的刘备以及江东的孙权,只要灭掉这俩股势力就能够一统天下。

    至于死守洛阳准备颐养天年的董卓,更是不被曹老板看在眼中。

    “董卓本不足为惧,就算主公本部人马都可以轻松搞定。关键是,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自然是越多人参与越好。同等消耗的前提下,对主公来说是大大的有力。”

    曹老板眼睛一亮,算是被贾诩说着了。

    目前还有谁能和曹老板拼人头,谁拼都是一个死,曹营完全经得起消耗,可那些诸侯可没太多消耗的资本,这也是曹老板的优势。一瞬间就已经决定了,“好!文和和本相的想法不谋而合。明日一早启程返回许昌,刻不容缓!”回许昌是为了见天子,这事必须要天子亲自出马。

    玩消耗战,天子出马自然是最合适不过。

    大概是猜到了曹老板内心所想,贾诩只是笑了笑。

    看透不说透,提点也是要提点,“若是天子在场,主公以身作则,那么……”贾诩很阴险地笑了。

    曹老板也笑了。

    距离这里有一段距离的某个人也笑了,他躺在床里头,脑袋枕着一只手,盯着面前呼呼沉睡的美人儿,“小糜啊小糜,你可真是一个让人忍不住吃掉的美人。”伸手轻轻抚摸那张嫩红近在眼前的小脸蛋,某人心都加快了几分。

    伸出的那只手收回,某人叹了一口气,唉!

    这时候若是做出那种事情,还是个男人吗?白小黑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圣人,但也不做那龌龌龊龊之人,虽说是没人看到,可天知地也知。

    一晚的时间很快,睁眼在闭眼就已经天亮。

    昨晚白小黑有门外冷静了好一会,最终的选择还是在距离软塌不远的地上打地铺,这些天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虽说来到这里是第一天,可中途休息的时间都是如此,两人是秋毫不犯。反正是之前承认和糜夫人关系匪浅惹的祸,曹老板只给两人安排一间房,为怕别人看出破绽,住大院也不敢分房睡,怕别人看出点什么来。

    天未亮就已经睁眼,不想从被窝里起来就一直盯着那边的糜夫人,“要醒了吗?”眼睛看到糜夫人身体动了动,紧跟着就睁开了眼睛,瞪眼看上方好一会,左右转头,这才注意到早已经醒来的白小黑。

    一大早就脸红个什么劲?白小黑笑道;“早晨醒来,不是应该张大嘴巴打个哈哈的吗?大糜糜你为何一大早就脸红。先说好,除了昨晚我们两个莫名其妙躺一起外,我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打哈哈是打哈欠吗?

    大糜糜是谁?

    ……昨晚躺在了一起?

    糜夫人的三个疑惑,最后的疑惑让她瞪大了眼睛,“我……我们昨晚……躺在了一起?”

    不会吧?糜夫人简直不敢相信,看了看自身的衣物都还在,皱着眉头不相信,“又唬我。”衣服都还好好的,哪里是你说的那样。

    唬你?白小黑嘴角勾起,“这次真没唬你啊。”

    糜夫人慌了。

    虽说是大家闺秀也不是完完全全的白痴,本来就已经下嫁给刘备,下嫁前的那一晚,有听一位很有经验的老婆婆说过一些房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