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022章 今晚这般这般

022章 今晚这般这般

 热门推荐:
    问张辽的三个问题对白小黑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白小黑打算着如法炮制询问另外一位武将,只要回答和张辽的回答一样。那个想法便可以准备实施,可前提是要找一个靠谱的人,口才一定要好。

    贾诩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选。

    目前也没别的选择,只能贾诩一个选项。

    想谁来谁,准备动身之前,贾诩来到了这边。听说了白小黑的想法后,贾诩很是认同,“少爷的想法果然高明。”

    “高明吗?”白小黑都不敢确定。

    “必须高明,很有远见的一种想法。少爷有所不知,那些个武将都是死心眼,和欠债还钱一个道理,欠人一个人情自然是要还的。不然就不是武将的作风,撑死了也就是一个杂兵头头。”

    瞧不起武将也是正常的,白小黑听出了贾诩很不屑那种作为。便问道;“若是有人救了文和你一命,你当如何?”

    “有时候,死也是一种解脱。”

    白小黑;“……”

    这家伙,果然惜命。

    也对,若是不这样回答,也就是不是贾狐狸了。

    两人分开后,白小黑直接进房找糜夫人聊天去了,随便吃了点东西,跟着赶来这边的许褚一同上路。烦恼是不用不白小黑烦恼的,一切交给贾诩去处理就可以了,依照贾诩的聪明才智,白小黑想着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随军上路是很枯燥的,好在曹老板对白小黑照顾有加,有特意让人为其准备一辆马车。马车内安坐的自然是糜夫人,这年头女人是很不合适抛头露面的,除了一些女将除外,但凡有女眷在场,马车是标配。

    车内的氛围有些不可描述,一种无形的暧昧笼罩了车内的一男一女,相隔是有一段距离。可糜夫人时不时拿眼盯着白小黑,弄得白小黑心里发毛,心蹦蹦直跳,轻咳一声道;“如此的氛围,咱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啊?糜夫人啊了一声,“做什么?”

    “自然是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玩个游戏什么的。”

    “可是……我不会。”

    玩游戏都不会的吗?白小黑可就为难了,好歹你也是糜家的小姐,不能说堪比当代大儒,墨水一定是有的。那么,也只能;“这样,我们就玩猜谜。好比我说两人一前一后走,你猜是个什么字?”

    这问题已经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白小黑盯着糜夫人,生怕她猜不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走,前面有个人,后面也有一个人,自然是一个‘从’字。”

    “哎呀,不错额。大糜糜你很聪明。”

    糜夫人;“……”

    “大糜糜?”糜夫人必须要问;“为什么要喊我大糜糜?”

    没办法,糜夫人不懂啊。

    “不懂没事,反正你很大。”白小黑也是下作的很,伸手比划了比划。

    糜夫人一开始是看不懂,后来算是想明白了,“不要脸!”直接把头扭到了一边,干脆不理这家伙了。可糜夫人心里所想的是,怪不得这家伙一直盯着我胸前看,怪不得喊我大糜糜。

    也是这时代没有‘咪咪’这个谐音字,否则定会更羞。

    猜字谜是糜夫人的强项,以前在家经常和丫鬟冬梅一起玩,如今不显山不漏水的自然是隐藏实力。不理白小黑也仅仅只是维持了一分钟不到,回头冒出一句;“若是猜不出来,怎么办?”

    可以啊,白小黑都为之惊讶。心想着糜夫人一定是这方面的行家。干脆道;“猜不出来很简单,若是你猜不出来就亲我一下,我猜不出来我亲你一下。”

    糜夫人;“……”

    当场石化,怎么都不为过。

    合着你的意思就是想亲我呗?

    不知怎地,糜夫人内心倒是有些雀跃。

    嘴上是不能服输的,糜夫人瞪眼;“干脆我直接亲你一下算了,还玩个什么。”

    “好!”

    糜夫人;“……”

    “我可没说,是你说的要亲我一下。虽然我这个人很传统,可大糜糜你的要求,无论是多么过分的要求,我眼睛都不眨一下,统统答应。来吧!”

    糜夫人;“……”

    这家伙闭上眼睛撅着嘴是几个意思,是要我……

    激烈的思想斗争开始了,最终憋出一句;“滚啊!”

    白小黑被赶出了马车。

    像是什么‘不要脸’‘滚啊’这些词都是糜夫人从白小黑那边学来的,用起来是出奇的好。

    可出了马车就很尴尬,抬眼直接对上一张笑眯眯的大脸,许褚咧着一张大嘴,冲白小黑微笑着。

    笑你妹啊!白小黑果断皱眉;“没想到,许褚将军竟然有听人墙角的嗜好。”

    “老毛病,老毛病改不了了。”

    不思悔过,还说什么老毛病?白小黑实在对许褚无语的很。许褚自动上门也算是给了白小黑一个再次印证的机会,上前主动询问;“许褚将军,我们来做一个问卷小调查。我问什么你说什么,配合一下如何?”

    “问什么说什么,就是问卷小调查?”

    聪明。白小黑打了一个响指,又道;“这个问题很关键,是一流武将必须要经历的三大要点。”

    还有这种事情?许褚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忙点头;“只管问来。”

    “许褚将军,若是有人对你有救命之恩,而那个对你有救命之恩的恩人有朝一日落在你的手上,你会如何做?”

    这是什么问题?许褚心想,救命恩人的救命之恩自然是要报答的,回答自然是;“不得不报!”

    “倘若,那人是你家主公点名要你杀的,当如何?”

    许褚这就有些为难了,可为难也是和之前的张辽一样也就犹豫了一下下,随即点头;“救命之恩不能不报,我想主公也能体谅。”

    张辽让主公自行体会,你让主公体谅?你们的主公曹老板未免太难了。

    “最后一个问题。若是已经立下了军令状,又当如何?”

    啊?还立了军令状?这才真的是让许褚为难了,想了又想是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咬牙道;“大不了一死!从此以后,各不相欠。”

    回答算是没出乎白小黑的预料,和张辽的回答一模一样。

    剩下的也就不必询问了,白小黑已经是心中有数。

    等许褚离开以后,身披白色披风的贾诩来到了白小黑这边,伸手指了指离开的许褚,道;“他就是第一个试金石。今晚安营扎寨后,见营帐火起,少爷记得如此这般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