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023章 一定是故意的

023章 一定是故意的

 热门推荐:
    从徐州出发前往许昌,按照正常行军速度,少则也需要好些天的路程。这年头又不是科技飞黄腾达的现代化都市,露宿野外安营是必须要经历的一件事,也是必经的一种程序。

    人虽然不是很多,也有浩浩荡荡好几千人。

    当晚。

    曹老板设宴款待白小黑,席间贾诩有冲白小黑使眼色。看到这家伙的眼色,白小黑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肯定是这家伙唆使曹老板设宴款待,这个贾狐狸究竟要玩什么花样。

    一直都有盯着贾狐狸的一举一动,眼瞅着这家伙一直敬酒许褚,白小黑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什么。这贾狐狸貌似酒量很不错的样子,观许褚目前微红的脸色,显然已经醉了七八分,再喝就要倒了。

    “小白先生,来,与本相共饮此杯。”

    白小黑哪里听得到,注意力全在贾狐狸那边。何况燃起的篝火中央还有翩翩起舞的妹子,虽然穿着很是保守,可实打实都是素颜朝天的靓妹,身段什么的更是啧啧啧。

    曹老板;“……”

    碍于面子,曹老板不好说第二遍。

    愣在原地,举着酒杯,一时间真是有些尴了个尬。

    不远处的斜对面,于禁满脸怒色,蹭的一下起身,怒气冲冲来到了这边,主公都来不及道一声,抽出随身佩剑,剑指白小黑,“混账东西!竟然敢无视我家主公。”跟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的,于禁怒不可歇。

    白小黑直接傻眼,满脸困惑。压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于禁的佩剑就已经架在了自己个脖子上。旁边还有端着个酒杯同样傻眼的曹老板,这一幕实在是让白小黑无解三秒,随后便想通究竟是咋回事。

    很明显是曹老板不知何时来到了这边敬酒,偏偏没有听到也没有感觉到曹老板来到了这边。都是这里跳过吵闹的缘故,这该死的误会啊!眼瞅着一众谋士、武将都站了起来,白小黑更是心底哇凉哇凉的。

    死倒是不至于,若是于禁要杀自己,早动手了。

    “混账!”曹老板也是怒了,“还不退下!”瞪眼看着于禁,也不晓得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

    以白小黑来看,估计就是做做样子。于禁如此忠心护主,当主公焉能不欣喜?

    要如何找一个合适的借口才好?白小黑想了想,起身鞠了一躬,抱拳道;“主公,实在抱歉。我从小就有散听之症状,又见许褚将军的酒量不如贾诩先生,实在是被吸引住了。主公莫怪。”说着,白小黑开始了一套让所有人不解的行为。

    一连倒了三杯,一连干了三杯,又道;“我们家乡的习俗,三杯酒莫怪。”

    还有这样的习俗?曹老板喝退众将,将一直举着的酒杯递给白小黑,还是那句说词;“来,与本相同饮此杯。”

    甭说一杯,再来个几十杯也是问题不大。不是白小黑夸口,没穿越的完全不了解这时代的酒水是什么,真的是一半酒一半水的酒水啊,那度数简直不能忍,也就是比啤酒高一点而已。甚至一度让白小黑认为,当初武松连干十八碗,干的也就是这样的酒水。

    和曹老板闲聊也算是一种很不错的体验,毕竟是一代鸟熊,说话什么的都是很有水平的。尤其是那一句;“小白先生,瞧这些姑娘各个都是上等美女。若有意,可随意挑选一人侍寝。”

    靠!白小黑很是惊讶。

    甚至都有了那么一丢丢的想法,可想到了糜夫人,那就……

    “无碍。另寻一住处咱歇一晚也无妨。本相让文员通知糜夫人一声即可。”

    你这当主公的,想的可是真周到啊!

    白小黑是有那么一点点心动,可行动上就,“罢了,罢了啊。主公的好意,属下心领了,身尚不能领。”

    人家不肯,曹老板也不能来硬的。聊了一会,也就回到了他的位置。

    再看贾诩和许褚那边,许褚已经是醉倒了。也听到了贾诩招手来,也不晓得吩咐了一些什么,随后也跟着一同离去。临走前也有冲白小黑使眼色,这次的眼色算是让白小黑领会,即刻就要展开行动!

    按照贾诩之前所交代的那般,白小黑需要弄一身夸张的行头。

    找个借口离开是必须的,白小黑一步三摇,揉着脑袋来到了曹老板身边不远,拱手道;“主公。方才我吹了一个牛,其实……属下不胜酒力。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想要先走一步。”

    “既如此,本相亲自想送。”

    白小黑哪里敢有劳曹老板大驾,忙各种理由拒绝。

    让曹老板跟着一起回去还了得,鬼晓得曹老板会玩出什么幺蛾子,搞不好会打乱贾狐狸的计划,那就不是很好了。

    回到和糜夫人一起暂住的营帐内,随便点了点头,白小黑开始了忙活。直接躺地上打滚,弄的满身泥污又顺手咬牙撕烂所穿衣物,走到油灯那边更是端着油灯烧衣服,点到即止的一种火烧,这边烧一块,那边烧一块。

    发型什么是完全不用打乱的,寸头打个毛线的乱。

    一举一动都被糜夫人看在眼中,糜夫人很懵啊,完全的不知所措,不晓得他发什么疯。愣了好一会,这才上前询问;“小白,你……”不晓得怎么说啊,不清楚要说你没事吧,或者是你疯了呀。

    “我很正常,很正常。”白小黑很快弄好了一切,还问糜夫人;“来帮我看一看,还有什么不妥之处。我这样子像什么?”

    还能像什么?糜夫人左看右看,只有四个字;“像个疯子!”

    “女人,你给我正紧一些。再看再报!”

    糜夫人简直忍不住笑,确定这家伙没疯。糜夫人细细观瞧,怎么都觉得,“好像是刚才大火里跑出来的样子,若是脸上抹点灰就更像了。”

    对啊!白小黑突然醒悟,“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很兴奋的样子,上前直接啃了糜夫人一口,转头又忙活去了。

    糜夫人;“……”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一定是故意的,

    定是故意的,

    是故意的,

    故意的,

    意的,

    &esp;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