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024章 我可以抱你吗

024章 我可以抱你吗

 热门推荐:
    “白先生,白先生可在。”

    营帐外有人喊着,白小黑明白时机已到。

    早先就已经和贾诩合计好一切,贾狐狸说过会派人来请,只要来人通知,即可出发前往许褚的所住的营帐。已经准备好一切的白小黑自然是不墨迹,“听到了,你且退下。”说着也有回头看了一眼糜夫人,“洗白白等我回来,我去也。”

    嘴巴贱贱一向是白小黑的作风,只针对糜夫人一人。

    糜夫人还没回过神来,支支吾吾,“洗白白是什么,洗白白?”

    火急火燎出了营帐,出门就有听到人喊,“不好了,不好了,着火了!”火光四起,从这里也能看到升腾的火苗。

    贾狐狸办事果然靠谱。白小黑心里美滋滋的,也懒得去许褚的营帐,直接去了贾狐狸的营帐,进帐有看到贾诩来来回回走动,待看清来人,自然忙道;“少爷来的刚好,我出去转悠一圈。接下来要如何说,不需要我提醒了吧?”

    废话!白小黑挥挥手道;“去去去。”

    把哥们当成蠢蛋了,忽悠一个许褚还不容易?

    贾诩离开的方向刚好是白小黑赶来的那条路,一路见到守夜兵丁,都有警告;“忘掉今晚发生的事情,不要大嘴巴到处去说。许褚将军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他丢脸的事情要烂到肚子里。”

    原来是许褚将军的营帐着了火,可是刚才过去的白先生怎么是从反方向跑来的,而且还像是刚从火堆里冲出来的一样,那模样可凄惨了。想法归想法,大家都明白贾先生是好心提醒,所过之处都是连连感谢;“多谢贾先生提醒。”

    突起大火可不是什么好事,曹老板那边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一群人拥簇着曹老板很快赶来了这边,“许褚将军无恙否?”曹老板随便询问一人,也没看出这人就是贾诩。

    贾诩回头,自然是拱手道;“托主公洪福。方才白先生半夜去大解,刚好路过这边。冲进去将许褚将军救了出来。目前两人都在我营帐内,主公请随我来。”

    贾诩带来,人群呼啦啦跟着走。

    贾诩营帐内,白小黑自顾自嘀咕;“老子真是太冲动了,吓死爸爸了。差点烧死老子,许褚这虎痴没事喝这么多酒干啥?喝多也不要玩火啊。若不是老子刚巧拉屎路过,你早凉了。”

    做做样子而已,就是说给来人听的。

    大家都听明白了,是小白先生救了许褚一命。

    是的,虽然这家伙说起话来奇奇怪怪,可最后的那句凉了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死了的意思。

    进帐能看到白小黑一副很是夸张的造型,偏偏许褚许褚还在呼呼大睡。曹老板很生气,命人端来一盆冷水来,“啪!”一盆水袭来,许褚顿时睁眼起身,一脸茫然。

    “许褚!”曹老板发话了。

    主公叫我?许褚看到了曹老板,忙起身,见礼;“主公。”

    “你这虎痴,平时虎头虎脑的也就罢了。今晚,因你醉酒险些害得白先生与你一起葬身火海,你可知罪。”

    许褚;“……”

    葬身火海是几个意思?且看白小黑目前的形象就足以说明一切,外带大家都有对许褚使眼色,许褚顿时明白了。一拍脑袋,“唉。都是酒醉误事。险些害了白先生。”许褚来到了白小黑面前,深深鞠了一躬,感谢救命之恩。许褚倒是也不笨,白小黑都已经这样了,足以说明问题。

    可人群中,郭嘉似笑非笑看着白小黑。

    看破不说破,郭嘉才没兴趣指出白小黑的破绽。

    对上郭嘉似笑非笑的眼神,白小黑也是有些心里没底,同时也意识到自身的形象略显夸张了一些,就算是从火海中把人给救出也不能烧成这幅熊样,身上的火窟窿是一个又一个的,更像是故意为之。

    当然了,白小黑本人是最清楚的。

    郭嘉不拆穿对白小黑来说也算是一种万幸,甚至连白小黑都在合计,是否是郭嘉也和贾诩一样看出了哥们自带霸王之气,故意试好之?

    回到营帐后,有关之前的事情也没有对糜夫人解释太多。白小黑是打算和糜夫人说道说道,关键是糜夫人已经睡了。睡了就睡了好了,偏偏还是侧身而眠,有意空出一块容榻之地。

    她是几个意思?莫非是故意的,故意给我留了一半床,莫非是她晚上害怕一个人睡?对!应该是这样没错了。白小黑很麻溜去掉了身上不怎么干净的行头,顺便擦拭了擦拭身子,感觉还行,偏悄悄来到了床边。

    “晚上一个人睡觉最吓人了,若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身体是情不自禁发冷。若是身边有个人一起睡,该多好啊。”也不晓得干嘛要说这些,白小黑苦笑了苦笑,又道;“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眼前,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而这一切的根本都是因为我不够优秀。她没有错,她想要的很简单,偏偏我给不了她要想的简单。我是不是一个废物,我想是的。梦里梦她千百遍,现实却待我如初恋的感觉,谁懂?”

    有时候人会陷入一种莫名其妙的纠结,此时的白小黑就是如此。

    “我想给她一个最后的一个拥抱,结束也是开始。”白小黑早躺在了糜夫人身边,同样是侧身,诉说着悄悄话。更是压低了声音,伸出了手,“知道吗?不管你知道与否,你是你,她是她。虽然你们有着一张相同的脸,但是你不是她,她也不会是你,永远不会。”

    “知道吗,此时此刻,我想你就是她,哪怕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来结束千年之恋。”

    千年太过遥远,可针对白小黑来说,千年一瞬而过。

    记忆是如此深刻,记得以前去ktv唱歌时,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阿妹的那首‘我可以抱你吗’此时此刻也只有这首歌能让白小黑宣泄那种压抑许久无言,他始终是没有落下那只伸过去的手,却唱起了那首;

    外面下着雨

    犹如我心血在滴

    爱你那么久

    其实算算不容易

    就要分东西

    明天不在有关系

    留在家里的衣服

    有空再来拿回去

    不去想爱都结了果

    &esp;不勉强你在为了我

    心不在留不留都是痛

    我可以抱你吗爱人

    让我在你肩膀哭泣

    如果今天我们将要分离

    让我痛快的哭出声音

    我可以抱你吗宝贝

    容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你也不得已

    我会笑笑地离去

    ……

    伤心地男人有一股难言的魅力,压抑的嗓门哼出这首歌,对一个女人来说,杀伤力爆棚。要知道,这时代并没有流行音乐,没有这种嘴巴就能清唱出的动人韵律,糜夫人算是被彻底带人无限想象。

    歌词中她听出了白小黑的心情,明白了有一个相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是白小黑曾经最爱的人,只是迫于一些不清不楚的原意分离,他很难受,他哭了,他想最后叫她一声爱人,叫她一声宝贝,转身笑着离去。

    这一去,便是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