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三国在线等 > 032章 这板凳舒服啊

032章 这板凳舒服啊

 热门推荐:
    被美女抱着的感觉不要太爽,白小黑不是什么圣人,没有选择推开貂蝉,反而是说;“若此时此刻抱着我的是一位丑女,我会毫不犹豫的说出一个字。”

    “什么字?”貂蝉问。

    “滚!”

    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貂蝉不怒反笑,“恩公,我很美?”

    “是的,你很美。”白小黑很认真。

    本就是无法反驳的事实,眼前站着的美人儿的却是一位美女。

    如果拿貂蝉和糜夫人比较,两人基本可以五五开,貂蝉是一位不懂世事的小姑娘,糜夫人则显得有些成熟,成熟只是针对心灵上的一种成熟。既然对方都已经表明了态度,继续推辞的话就显得有些过分,白小黑表示;“我可以带你走,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恩公,你要抛下我吗?”

    谁啊,谁要抛下你了!

    白小黑真的是一时无言,总而言之现在是不能带貂蝉走的,且不说那边的曹老板也在打着貂蝉的主意,一旦带回去的话,曹老板肯定会说,“老弟啊,还是你会办事。”到那个时候要怎么说,再解释什么都是多余的。

    把貂蝉暂时安置在洛阳也是不行的,就这个地方完全已经成了董卓的地盘,说个不好听的,不用挖地三尺都能找到貂蝉,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恩公,我可以看看你吗?”

    挥手拒绝了貂蝉想要一睹本帅哥那张迷死人脸的举动,找个理由说;“现在还是不要了,以后有机会的。若是被你看到了我这张绝世容颜和你一脸的夫妻相,我怕我会忍不住当场把你……你懂的。”

    懂什么?貂蝉摇头;“我不懂。”

    “不懂就不懂好了,没事的。”白小黑很是认真,双手抓着貂蝉双肩,很是认真道;“你相信我吗?”

    这话说出来真的是有些搞笑的,毕竟是第一次见面。

    “嗯,我信恩公。”

    好吧!

    人家都信了,白小黑只有说;“目前来说,继续留在这里是你唯一的选择。不久后,诸侯大军就要聚集洛阳城外,等一举击败董卓以后。那个时候,就是我要带你离开的时候。”

    当然也有想过王允这边,白小黑更是表示;“这老家伙是完全不用担心的,天亮自然是选择性忘记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到时候,你只需要告诉他,打他的是吕布就可以了。”

    吕布打人是不需要理由的,王允能想到的理由就是他本人太混蛋了。

    后面是不需要对貂蝉解释太多的,白小黑也是怕说太多会弄巧成拙。

    有句话是说,刻意的防备有极大几率被人看出早有预谋。

    之前有听到貂蝉和王允的一段对话,白小黑也明白貂蝉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明显接下来要怎么做。试问,若是貂蝉不够聪明,身处王允府上的这些年,为何还能是个姑娘?

    再试问,若是貂蝉不够聪明,为何第一次见到自己就下定了决心,认定了恩公?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性,貂蝉想要借助白小黑脱离王允,得到真正的自由。说什么当牛做马的报答,白小黑是不敢相信的。

    只是一个拥抱而已,就想迷惑哥们也未免把哥们想象的太不中用的了。哥们好歹也是去过大城市的,并没有在一声声靓仔中迷失自己!

    也就是这个时候,门开了。白小黑瞬间惊醒了来,“喊救命,别抬头。”一把推倒貂蝉,白小黑嘴角勾起了一抹很黎叔的笑容,“小娘皮,你喊啊,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用。大爷我现在就要你好看!”

    咸猪手是必须的,白小黑多多少少有些自甘情愿。

    貂蝉面色羞红,暗道这家伙太过分了,竟然敢摸我屁股?咬牙没有作声,貂蝉喊着;“救命啊,饶过我吧……”

    夏侯惇傻眼了简直,满眼的不敢相信。楞了好一会,这才上前拦着点;“白先生,你疯了不成?”

    好家伙,这家伙也太过分了。夏侯惇也是有点脑子的,当然能够看清楚此时此刻是什么情况,那边昏倒的老头一定是王允没错了。夏侯惇表示;“打昏王司徒也就算了,竟然还想要非礼王夫人。”

    白小黑;“……”

    貂蝉;“……”

    “白先生啊,你可真是好胃口啊。身边明明有一位闭月羞花的糜夫人,偏偏还找一位老妇人。唉!算了,我也不想说什么,找到貂蝉了吗?”

    两人直接无语。。

    白小黑心想,你特么就是看背影也能看出被老子非礼的这位是个美女啊。

    貂蝉心想,我的背影就那么恶心吗?

    挡在貂蝉身前是必须的,白小黑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貂蝉身上,气哼哼道;“若不是夏侯惇将军替你说清,今晚当然让你下不了床。别动,不许说话!”说完这些,这才意识道;“不好!好像我说漏嘴了,怎么办?”

    貂蝉都要吓死了,你干嘛说漏嘴啊!

    果然,夏侯惇表示;“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杀!”

    能够感觉到身下的人儿抖动,白小黑不慌不忙道;“不必,哪有这么麻烦。只是一位老妇人而已,杀之无益!量她也不敢到处去说,若真是搞出人命来,你我就会惹上大麻烦。”

    “也对。依你之见,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啊。白小黑表示;“办法只有一个。貂蝉已经被王允这个老家伙送给了吕布,为的就是讨好吕布。而我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一点来破坏吕布和董卓的父子情。你留在这里无意,尽早离开最好。”

    “我走?”

    “是的。”白小黑点头,很认真道;“小夏你可不要忘了,你只有一只眼睛。而且长相也是一幅很凶悍的模样。有点见识的人都能猜到你是谁,若是被人识破了身份,岂不是要玩完?而我就不同了,没谁认识我,也没谁见过我,我留在这里做内应是再合适不过。”

    话是这么说没错,夏侯惇还是问;“如何做内应?”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白小黑都有些不耐烦了,“当然是利用王允了!待会等他醒来以后就是一顿毒打,打一顿给颗枣,打一顿给颗枣,还怕搞不定这个老家伙。算了,不说了。今晚就是你离开的好时机,事不宜迟,快快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