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522节 咬骨头咬碎牙的白皮狗

第1522节 咬骨头咬碎牙的白皮狗

 热门推荐:
    费迪南大公收拢了他所有的部队,带着孩子们回家。

    他依旧是稳扎稳打,敌人冲阵,他的部队屹立不动,没有崩溃,土耳其人遂不敢轻举妄动,让他的部队顺利地撤退回到边境线上。

    奥地利军队的控制区前出了三十里,宽度达到一百里,开疆拓土,老将显威风。

    费迪南大公以前的苦功收到成效,他在各处建立堡垒,稳定一处再向前进,土耳其人不欲硬拼,让他得逞。

    虽然得到的地盘不多,但损失很小,这也是欧洲白皮捡到的并吃进嘴里的不多的狗骨头之一,其余抢狗骨头的白皮大败亏败,竟然死得比以前多得多,各个国家、各个民族都损失惨重,土耳其人杀得人头滚滚,“生意”兴隆。

    以往,白皮们知道土耳其人厉害,没人想去招惹他们,一直龟缩在堡垒中,凭借工事去打击土耳其人。

    待到“狗骨头”一扔出,白皮们眼红了,头晕了,蜂拥而上,忘记土耳其人是何等人也!

    16世纪到17世纪初期,基督教世界最大的祸患就是在欧洲东南方及南方侧翼兴起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了。

    自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以来,奥斯曼土耳其的陆军实力与海上力量再次崛起。

    到了1520年,奥斯曼帝国已经吞并了希腊、爱琴海诸岛以及波斯尼亚靠近亚得里亚海的达尔马提亚海岸,并且奠定了自己在巴尔干的霸权。

    奥斯曼帝国在1526年的莫哈奇之战中大胜匈牙利军队,匈牙利被其吞并。

    他们在克兰西瓦尼亚和摩尔达维亚建立了效忠于自己的从属国。这些战果在西方基督教世界与世界之间划分了一条漫长而又脆弱的边界,这道边界离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近的让人感觉恐惧。

    仿佛只要奥斯曼帝国的骑兵向前突一突,就能够打到维也纳的城下!

    这样的强国,白皮们利令智昏,竟然以为土耳其人的骨头好脆好吃,记吃不记打,争先恐后地扑上前去,然后被呼啸而来的土耳其骑兵们将他们送进了地狱。

    前后被杀的白皮竟然过十万之众,堪称是空前大劫。

    这一役杀得白皮们人人害怕,明知往东的城市里土耳其人的统治薄弱,那些奥斯曼统治区内的白皮来报知土耳其人的虚实,情报确切无误,然而非奥斯曼统治区内的白皮们竟然不敢进军,放弃了夺回基督的土地的大好良机。

    正宗白皮毫无建树,反倒是被他们看不起的异种白皮---俄国人收获良多,他们利用奥斯曼军队撤退的良机,进攻克里米亚汗国,夺取了伏尔加河流域的大片土地!

    西欧与中欧的白皮自认为是纯种白皮,而东欧白皮以俄国为首的斯拉夫人那是白皮黄心,表面上是白皮,实际上身体里是鞑靼人,即黄种人也,纯种白皮所看不起。

    但是纯种白皮不得不承认,这一次俄国人肝得比他们要好,他们在第聂伯河流域、南俄草原上大败克里米亚汗队,屠杀汗国民众,斩首五万之多,第聂伯河为之染红!

    13、14世纪之交,金帐汗国在索尔哈特(即旧克里木)设置总督管辖区。1443年,哈吉-格莱(1443~1466在位)在当地突厥鞑靼封建主的支持下,脱离金帐汗国,建立了独立的克里米亚汗国,定都巴赫奇萨赖,是欧洲最后的蒙古汗国。

    克里米亚汗国(1430~1783)是奥斯曼帝国(1299~1922)的一个附属国。从1584年·格来二世开始,在星期五聚礼上,以奥斯曼帝国苏丹的名称颂胡特巴。

    在奥斯曼帝国苏丹支持下,力图在第聂伯河流域、南俄草原等建设绿教国家,为此同俄国进行了长期的战争。

    现任国王为穆罕默德格莱四世,他狂妄自大,认为即使没有土耳其人的帮助,他也能够吊打俄国人,而没有进行及时的战略收缩,结果被老毛子抓住了战机,一举得逞。

    “……

    第聂伯河啊,第聂伯河,

    你宽广流长,

    鹤群在你上空飞翔。

    ……”

    如赞河一样的民谣,歌颂的正是第聂伯河,位于南俄草原上的一条大河流,那里土地肥沃,亩产量比许多地方要高上二三成,是一块福地。

    原本克里米亚汗国的鞑靼人占据着这片土地,进行放牧、种植庄稼与果园,还有养蜂!

    他们得知驻扎该地区的二万名土耳其骑兵部队撤离的消息,但他们没有舍得离开让他们生活富庶的土地,结果大难临头!

    哥萨克人来了,俄国人来了!

    哥萨克、是一群生活在东欧大草原包括乌克兰、俄罗斯南部的游牧社群,是俄罗斯和乌克兰民族内部具有独特历史和文化的一个地方性集团,以骁勇善战和精湛的骑术著称,并且是支撑俄罗斯帝国于17世纪向东方和南方扩张的主要力量。

    他们又叫“自由自在的人”或者“勇敢的人”,天生豪爽好战,是战斗民族中的战斗民族,只要给他们一个正当的作战理由,他们就会很痛快地跟着你一起去死。

    上个世纪,哥萨克组织中出现了一些军事组织,他们通过选举产生军队统领、百夫长和大尉,并由这些人组成哥萨克最高军事会议,统率自己的军队,此后一直待续,最近则在去年的1654年同俄国签定一项承认其自治权的条约,内容是俄国人不管他们的内务,而他们则为俄国人作战。

    俄国人得知了土耳其人在第聂伯河撤退的消息,他们的消息本来没那么灵通,这则消息正是由到来贸易的威尼斯商人提供的!

    威尼斯共和国莫名其妙地挨土耳其人殴了十年,作为苦主不但没拿到好处,还要赔钱,那股闷气可想而知,现在有机会斩土耳其人,为什么不呢?

    于是以哥萨克为前驱,俄国人在后阵,向着第聂伯河的克里米亚汗国的子民们发动了疯狂的进攻!

    他们以快马火箭猛袭居民点,进攻无所不在,无时不刻!

    情形反转,定居的克里米亚人变成了鱼肉,没有了土耳其人的撑腰,克里米亚人为战五渣,他们在第聂伯河西岸的土地丢失无遗,很快地,连东岸也都失去,俄国人的兵力直达亚速海!

    ……

    当然,正宗白皮是不会承认斯拉夫人比他们强,他们聪明了,也消沉了,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看土耳其人与华人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