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炮灰军嫂大翻身 > 210 看李一白小说的军嫂们

210 看李一白小说的军嫂们

 热门推荐:
    这日,田桑桑在菜地忙活回来,一身衣服灰扑扑的,一手扛着锄头,一手提着桶,桶是用来浇水的。

    远远的,看见前头聚集了一堆军嫂,她们的手里拿着报纸,好像在讨论什么有趣的事情。

    “我让我家男人给我念了,真的太好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射雕英雄传》这种小说!”

    “是啊是啊,就连我们家的孩子都爱听。”

    “这个小说和以前的小说都不一样啊!”

    “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写出这么有文采有故事的东西,这就是让我想一辈子,都想不出这般的。”

    “那是,人文化人靠一支笔就能吃一辈子,咱们怎么能跟他们比。”

    “杨铁心,真是英雄啊!”

    越走越近,声音也越来越清晰。田桑桑微微蹙眉,射雕英雄传?

    这是个架空年代,没有射雕英雄传,但是作为重生文娱小说里主角必抄的书,射雕英雄传确实是一部经典。

    虽说是经典,但并非金庸先生的经典之作,金庸先生后期的作品,水平比射雕高的有很多。

    但是,一说起射雕,田桑桑就想到了李一白。

    难道,李一白开始施展他的抱负了?

    秦兰因为上次菜地和床的事情,心里不太爽快。这会儿见到田桑桑,她忽然上前,笑道:“弟妹,你看我是乡下人,不太识字啊。你能不能帮我念念这段?”

    这里的军嫂有挺多是乡下来的,起码秦兰身边的都是,但是秦兰在这些军嫂中是领头的。

    田桑桑没拒绝,接过报纸,给了她一个询问的眼神,“是哪段?”

    “就是这个。”秦兰用手指了指。

    “哦。”田桑桑的目光在报纸上逡巡片刻,果不其然看到作者的名字,李一白。她微微笑了,念道:“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男男女女和十几个小孩,正自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说话。那说话人五十来岁年纪,一件青布长袍早洗得褪成了蓝灰色。只听他两片梨花木板碰了几下,左手中竹棒在一面小羯鼓上敲起得得连声。唱道——”

    田桑桑的声音是很好听的,音色好,这番念起来,饱含深情。再说射雕的电视剧她看过,也听过说书的,那说书先生念东西,靠的不就是这个抑扬顿挫的节奏。而她就很能把握节奏,该顿的顿,该上升的上升,该下降的下降,婉转悠扬,娓娓道来,别有一番巾帼大气。

    这时候接近黄昏,部队很多人忙着回来,其中就有男人。他们听到这声音,都不由得讨论起来:“那是江上尉家的吧?念的真有感情!”

    这些军嫂只觉得田桑桑念得真好,都被吊起了胃口,纷纷问:“唱道什么?”

    “接下来呢?”

    田桑桑开口:“唱道‘小桃无主自开花,烟草茫茫带晚鸦。几处败垣围故井,向来一一是人家。’好文采啊!”她笑着赞道。

    经过的林政委走近道:“弟妹,你这念得真好,我听得都心潮澎湃了!”

    林政委毕竟是政委,管思想政治的。这会儿聚众在一块朗读报纸,难免他不会多想。

    田桑桑将报纸还给秦兰,对林政委说:“这不,秦兰他们看小说呢,说是乡下来的不懂让我帮忙念念。我读过几年书,也认识几个字,再多的就不会了。也就随便念念的。”

    直接把问题抛给了秦兰。

    经过这件事后,大家都不敢再说田桑桑是乡下人没文化了。起码人不仅挺有文化,念的东西也朗朗上口,看来人江上尉稀罕她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过田桑桑并不在乎这些,她一直在想李一白的事情。

    《射雕英雄传》书是真的好,但架空作者本人好不好,那就是一个未知数了。可以说,李一白选择射雕英雄传是正确的,起码这部小说在当今文化大背景下,并不会引起什么冲突,还会引起热议,以前这部电视剧一出,就到了万人空巷的程度了。可这时候社会风气也是很浮躁的,就拿她自己今天出门看到的情况,满大街有很多特立独行的青年,边跳舞边唱歌,拎着录音机扭来扭去,张扬自我,潇洒不羁,只怕要出事。

    需要用什么来让他们沉淀沉淀,静下心来。

    田桑桑知道,李一白有金手指,那就是只要他曾经看过的东西,哪怕瞄过一眼,那些东西就会出现在他脑海里,自动给他凑完整。这点田桑桑是比不了他的,她也不需要比。她也想写作品,但她会挑自己曾经看过的,印象深刻的来。如果像李一白那样,很多一知半解,将来被问起来,难免不会让人起疑。

    田桑桑想起李一白就恼火。这次就看看他是傻白甜,还是白莲花了?

    在原著中害她儿子,这辈子就让他戳心戳心。

    心事重重的田桑桑推开房门。将锄头放在客厅角落里。

    沙发上坐着一大一小。江景怀从报纸上移回视线,淡淡抬眸,“怎么这么晚?”

    这句话的潜在意思是,怎么这么晚还没煮饭。田桑桑汗了汗,家庭主妇的悲哀啊。

    “你们等等,饭这就好。”

    孟书言坐在沙发上,双腿垂着,朝她伸出小胖手,“妈妈,你回来啦。”

    “饿不饿?”田桑桑搂过他软乎乎的身子,亲了亲他的脸颊。

    “不饿,爸爸在给我念那个射雕英雄传。”孟书言从她怀中仰起小脑袋。

    “你也看这个?”田桑桑不由惊讶地向江景怀看去。“你对武侠也感兴趣?”

    江景怀颔首:“嗯。写得不错。”

    写得当然很不错啊!那毕竟是金先生啊!可是李一白……

    田桑桑忍着吐血的冲动,慢慢地挪到厨房里。不可以,一定要把李一白比下去,不能让李一白用文化渗透的方式,悄悄地渗透到她家里来!

    晚间,收拾过后,田桑桑移步到书房里,阴阴地扯了扯嘴角!

    接受战帖吧,李一白!